2018:悲歡透心骨•苦樂亦成詩 【美文版】

2019-03-14 11:31:23

1·☞

霜風雪雨誰相問,冷暖炎涼只自知。

縱使悲歡心骨透,終究苦樂亦成詩。


時分秒,長短快慢不停地轉。

元角分,守信終歸餘額不足。


花開花落,雲捲雲舒,又是一年。

2018,風雨走過。2019,如期而至!


時光任逝,朔風逆旅,坎坷泥濘,一道一程。

戊戌之年,暮然回首,走過不惑,進入天命。

回眸一驚,歲月奔騰,光陰屈指,五十而整。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這個一直讓我覺得遙不可期的年齡,如今悄然而至。甚感光陰易逝,去得那樣匆匆,來得這么突然。


2018,我的天命之年,悲傷涼骨,多事之秋。家父越發老弱多病、兄妹家事悲愁痛心、晚輩奈何徒留心病、這這那那鬧心的婚姻。


消失的風景,離別的人,傷痛的心……


“曾經以為,傷心是會流很多眼淚的。原來真正的傷心,是流不出一滴眼淚。”縱然再苦,五十歲的男人,也要勤而不匱,扛起生活的擔子。即使再累,也要頂風冒雨,給家一個避風的港灣。處在這個不敢大悲大喜、這個“明天理、順天意” 的況景,有時,笑無頭緒,傷而茫然。


一年歡喜煩憂,一年辛酸苦樂,日復一日地流走,春夏秋冬地來過。歲月讓自己不斷成熟,卻也刻下了失落與傷痛。生活在矛盾中輪迴,事物沒有完美,不會任你想像!


歲末年初,終點起程。辭舊迎新的鐘聲,悠揚悅耳,催人奮進,又似警鐘長鳴,震撼人心。那宏亮豪曠的顫音對我們來說,既是一種暗示,又是一種召喚,她意味著生活中的一切是可以從頭開始的。


太陽每天都是新的,從頭再來,終不為遲。


孔子的“知天命”,是在告訴我們要順應自然,樹立一種對人生的正確認識,豁達地看待得失成敗,擁有一顆樂觀的心。“知天命”,不是聽天由命,無所作為 ,而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努力作為,樂以忘憂,榮辱淡然。


2019,走近了,走來了。


歲末寒冬,風雪飄零。我該在家裡燒起火爐,清茶一壺,清心一刻,清詞一卷,靜候每一場雪的到來。等心中積滿了雪花,便會化作春雨,潤澤新年……


2·☞

雪鬢霜鬟歸晚暮,滄桑滿目惹心傷。

當年田野農家漢,逐雨追風趕艷陽。


2018,父親兩次住院,身體狀況是一年不如一年。年邁體弱,加之肺心病頻發,身體不可逆轉地一天天老去。


父親老了,耄耋九旬,雪鬢霜鬟,遲暮滄桑。每次住院陪護,看著父親吸著氧氣,輸著液體,點點滴滴似在敲擊著我的心門,我們兄弟姐妹七人都揪心地疼痛、憂慮、不安,都害怕那是老人的最後時光。


回想前些年,父親還能爬坡上坎,遊山玩水。還能和我們一起乘飛機,遊走武漢長江大橋,看風吹浪打,望龜蛇茫茫,登臨黃鶴樓,賞天下美景。


如今,父親走上幾十米,就會氣喘吁吁。每次我推著輪椅上的父親,就不免心頭酸楚。傷光陰易逝,感時光不待。


歲月匆匆,兄弟姐妹在父母的養育下,如一顆顆小樹苗,粗壯茂盛起來,為人父、為人母,經少年、歷青春、過不惑、知天命、越花甲。而父親卻一天天衰老虛弱下去。每次給父親洗澡擦身,總是心酸心痛。歲月像一把利刀,無情地在父親瘦弱的容顏身骨刻下道道滄桑。由於多年的操勞,父親日益消瘦憔悴,皮膚皺巴巴的,那一根根銀絲白髮,日漸疲憊的眼神,透著歲月的滄桑。


此刻此情,總讓我想當年那個縱橫鄉野,逐雨追風的農家漢子。小時候,父親在我的心目中是高大、強壯、寬厚、挺拔的形象,趴在父親的肩膀上,充滿了安全、溫馨、幸福。


父親乾農活是一把好手,他不但善於耕作,而且善於盤算,當時家裡人口多、嚼用大,只有土裡刨食維持生活,日子的維持升華都是由他操勞。因他善於用腦子生活,便負責生產隊的外交採購,因此,至今鄉里人還叫他“外交部長”。父親生活原則很強,外賣外買,公私分明,分文不取,在村里可謂德高望重。


父親乃一介地道的農民,資深的菸民。閒暇時刻吸菸,歲歲年年種煙,朝朝暮暮盤煙,逢集趕場賣煙。


父親盤煙,遠近有名。他種殖曬制的葉子煙,總比別人家的葉子長、色澤亮、油潤好、價格高。打我記事起,我家屋裡屋外都散發出一股濃濃的葉子煙味道。


穀雨前後,移苗育栽,菸葉在父親的培植下發瘋旺長,一天天拔高、增寬、變長。這時,父親便讓我們每天去捉圓滾滾的煙蟲。每棵煙需打頂、留葉、抹杈,因為這是個講技術經驗的活,打頂和留葉都由父親自己完成,我們便負責抹杈,土話叫打煙孫。


到了七八月份,父親操持一把小巧鋒利的煙刀,在他上下左右乾脆利落的揮舞下,一張張修長、油亮、厚實的菸葉鋪落滿地。等葉子被太陽曬得微軟,我們便跟著父親,屁顛屁顛地一張一張拾起運回,然後用繩子穿起,編成幾十個長排,晾曬在房前煙棚。過幾日,每天晚上要一排一排地裹起來發酵,早上還要一一打開晾曬。在起早貪黑,艱辛複雜,勞心勞力的盤制後,葉子煙幹了,成品堆滿了煙房。往後逢集趕場,父親便背一些去煙市,葉子煙便換來了一家人的柴米油鹽,我們的衣帽鞋襪,上學的書費學費……


我們兄妹七個,就是在這種環境下,在慈母嚴父的養育中,伴著葉子煙的香昧與嗆味,漸漸長高長大。


如今,父親隨我們進城幾十年了,而我還是常常回憶起父親盤煙的歲月,葉子煙的味道時時縈繞在我們的腦海心際。


十分懷念那種味道,那種日子。那是童年的歡樂,家的味道,父親的記憶!


3·☞

寸草春暉頌母賢,噓寒問暖道千言。

舉杯喚酒從容度,去病消愁笑百年。


2018,最寬心的事,莫過於母親的安康,母親進入91歲高齡。 耄耋之年,九旬上壽,尚四方行走,且笑談自由,更心智明淨。每日斟酒小杯,健康快樂!


我們兄妹七人,最敬重的人,是我們的母親。


母親,一位平凡的鄉村婦女,一位平凡而又偉大的女性。母親含辛茹苦養育兒女,在我們的心中,母親就是我們的天!


母親自幼家境貧寒,八歲就在富人家做丫頭、當長工。解放後,母親一直在村委工作,連任當地婦聯主任36年。


母親不識字,不會讀文章,只識天書地理、人情世故。


母親很早就入了黨,積極參加黨組活動。土改前後,黨的活動是秘密的,母親每次去召開黨組會議,連父親都不透露,皆以割豬草、上山打柴為名外出開會。


那時黨員思想覺悟真讓人敬佩和懷念。有一次生產隊組織挖土豆,中途大雨,地里挖出來的土豆尚未拾起來,當時哥哥姐姐就去拾了一些。誰知母親大發脾氣,硬是讓把土豆還回,並放回原處。


母親的為人鄉里鄉親無不信服。村里人憨厚純樸,但又愛認死理,兄弟間、姐妹間、妯娌間、婆媳間常吵常鬧,誰也不讓誰,誰也不聽誰,每當不可調和時,便跑到我家向母親告狀。


有時一方來,有時雙方來,這時我家就成了“法庭”,母親就聽他們“陳述”,而後又開始苦口婆心地講解釋答,問題多在當時就解決了,似乎比我在部隊做思想工作要管用的多。


我敬重母親,不僅緬生命之源,更感養育之恩!


五十年前,母親在沒有任何物質醫療保障的前提下忍痛將我生於湖北利川一個叫盤龍的小山村。


五十多年,無論我走到哪裡,做些什麼,如何評說,這一切都與把我送到世間的母親相關聯。


兒行千里母擔憂。記得那年報名參軍,母親是捨不得我走的。報名前,娘兒倆坐在山村土屋灶前,她對我說部隊如何嚴格,不是好玩的,天天要疊鋪蓋,疊得要象豆腐塊。不能隨便出去,上個廁所都要請假,等等。


後來,到部隊新兵連訓練時,我驚嘆母親是預言家,被子還真是要疊成豆腐塊,請假最好的理由便是上廁所……


母親一直是有心人,如今己九十高齡,心裡還是那么敞亮明白。


在兒時的印象中,母親就是體貼我,寬容我的那個人!


在長大的日子中,母親就是幫助我,教化我的那個人!


在持久的認識中,母親既是物質的,又是精神的!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我們永遠生活在母親的心裡中,我們永遠走不出母親的世界,我們永遠報答不了母親的養育之恩!


4·☞

七子同根連骨肉,離愁別緒俱酸辛。

由他雨打風吹去,往後餘生各自珍。


現代漢語,有一個美麗的辭彙,叫兄弟姐妹。


鄂西施南,涼城利川,那個名叫盤龍的小山村,承載著我們兄弟姐妹太多的悲歡苦樂!

我們兄弟姐妹七人,兩哥三姐一妹,一母同胞,血濃於水。忘不了故鄉的童年趣事,放不下他鄉的思念牽掛,曾經一路相扶風雨走過,曾經一路歡笑青春萬歲。任歲月聚散離合、喜怒哀樂,終究剪不斷手足之情,割不斷血脈相連。七子同根同心,餘生陪伴,溫存自珍!


朝花夕拾,流年細數。年年祭祖踏青,走近故鄉的山山水水,我總會循著年少的舊路,回味尋找曾經的過往。


大姐排行老大,我排行老六。從年齡上,懸殊最大,我很小的時候,大姐己青春芳華。對大姐年少的事,沒有太多記憶。記憶最深的是,大姐出嫁時,鄉親們抬著柜子,棉被,嫁妝等彩禮,一行送你去那個叫雙水村的劉家。後來我去過大姐家,那時覺得山路好遙遠,好難走。


有一年,二哥當兵回家探親,去大姐家,要我帶路陪同。說實話,那時尚小,一點都沒譜,憑著一點記憶,帶著二哥翻山越嶺,一路心驚膽戰,生怕給解放軍帶錯了路。姐夫家房子分兩處,上下相隔幾十米,上邊是新修磚房,下邊是老舊木屋。吃飯在木屋,大姐臥室在新屋二樓,沒有固定樓梯,是一個移動式的簡易木梯,我第一次上去,爬到近半,腳下一滑,踩了個空,好在手臂掛住,險些掉在地上。


後來大點,便記憶深刻了,大姐在白岩國小當了校長,我的國中學校與大姐鄰近,她家自然成了我食宿的落腳地,大姐和大姐夫也成了我的衣食父母。在後來多年,大姐對我們小弟妹的生活、學習、工作都關愛有加,讓我一生不忘,心存感念。


在父母的良好教育下,我們兄弟姐妹血濃於水,互相關懷,心相連,情相牽。大的帶著小的,一帶一路,一個個長大成人。從大局上說,大的吃苦最多,奉獻最多。從細節回憶,大的總是最牛,偶爾也欺負小的,大哥就曾欺負過我。


大哥長我十四歲,打鬥爭搶,我自然不是他的對手。有一次我拿了他的橡皮槍(彈弓),他發現後,把我追到菜園子邊,兩手抓住我,我動彈不得,無力反抗。他搜遍全身,也沒找到,其實我藏在床上的。等他一鬆手,我便跑到廂房,把門栓插上,大哥追過來,使勁敲門,又氣又笑的對我說:“我跟你鬧著玩呢,快開門,只要不弄壞了就行。”我哭著說:“才不信你,你滾,就不開門。”然而,過了幾分鐘,大哥翻窗而入,我無可奈何,橡皮槍被他輕而易舉地拿走了。


後來,我又喜歡上了大哥,因為,那個橡皮槍的使用權最終歸了我。再後來,大哥給了我無數的關愛。大哥買風衣,我們三兄弟一人一件,那時我感到好洋氣,心裡好溫暖。我上初三時,大哥把我安排在他上班的政府食堂吃飯,享受幹部待遇。再後來,一直到我穿上軍裝,我拿到了真槍實彈,大哥還記著我喜歡吃小乾魚,時不時寄來包裹,讓我在異地他鄉,感受到家的味道,感受到濃濃的親情。


颯爽英姿展軍容,身著迷彩戴花紅。青春芳華尚精武,參軍入伍最光榮。我8歲時,二哥光榮參軍入伍。帥帥的二哥,穿著綠軍裝,胸戴大紅花,一直留在我的記憶中。


那年春節,二哥回家探親。大年初一早上,二哥把三姐、我和妹妹叫到一塊,給我們每人5元錢。那個年代,我們幾個未見世面的鄉村娃娃,感覺5塊錢好多啊!接著,二哥又帶我們去翻他的行李包,大大小小的袋子裡,有花生、紅棗、糖果,尤其那種酒心朱古力糖,我們從未見過,覺得好稀罕,那是我記憶中擁有的最珍貴的糖果。


二哥退役後,最初在城裡新華書店上班。我14歲那年,高燒42度,坐著手腳都不能動,大姐送我去衛生所輸液,退燒後,肚子又痛,病因不明。二哥知道後,便把我接到城裡,做了個化驗,其實就是蟲炎,吃了藥,第二天便好了。二哥帶著我在書店門市,庫房到處玩,在書店食堂吃飯,還教我打桌球。那時,我心裡感到,有二哥在城裡真好,心裡充滿著安全感和幸福感。在以後的生活、學習、工作中,直至現在,二哥在物質上、精神上都給了我莫大的關愛。二哥,我好想你!


二姐排行第四,比我大8歲。從小到大,二姐在我心中,永遠是眉清目秀,正直善良,樂於助人,聰明幹練的印象。小時侯,與鄰居哥哥姐姐一起玩,常常會發生爭執,我總是尋求二姐的保護,二姐每次總是站在我這一邊。二姐每次從外面回來,都會把好吃好玩的留著帶回給我。


記得有一次,二姐還在村里當民辦教師,我跑到學校,當時肚子餓的咕咕叫。二姐住單身宿舍,有個煤油爐,她把紅薯切成片,用豬油拌炒,然後和麵條一起煮上。熱騰騰的一大碗,化豬油的醇美,掛麵的麥香,紅薯的微甜,色味俱佳,回味無窮。每每念想,那是我吃到的最好的味道,那是姐姐的味道,歲月彌香,一直都在。在成長的路上,二姐的手始終拉著我,為我撐著清涼的綠蔭,為我遮風擋雨。以至於我去部隊多年後,大大小小的事我還是依賴於二姐。


二姐在事業上,嚴於律己、兢兢業業、盡職盡責,在自己的崗位上做的非常出色。歷任村民辦教師,團委書記,婦聯主任,司法所所長等職。先後被授予“感動利川年度新聞人物”、“全州十佳司法所長”、“全省優秀司法所長”、“全國巾幗建功標兵”、“全國模範人民調解員”、“全國人民調解能手”等56項榮譽稱號。


老五老六,便是三姐和我。三姐大我剛剛兩歲,與我年齡最近,在歲月的記憶長河中,承載著我們許許多多的美好的念想以及成長的經歷。


故鄉最誘人的季節是農家四月天。我們莊稼地里有一條水溝,當節氣進入四月的時令,春雨潤物,水溝兩邊的野竹筍破土而出,嫩嫩的、鼓鼓的,袒露出迷人的春色。那時的物質生活貧乏卻又充滿了童年歡趣,搬竹筍便成為我和三姐樂此不疲的事兒,將竹筍剝皮,白嫩嫩的,放水沸煮,撈起破開切段,加泡菜爆炒,即成舌尖上的美味。每日早上,三姐便負責割豬草,我負責割馬草。三姐幹活利索,用不了多久便割滿背筐豬草,而後就去搬竹筍。可我的馬草沒割滿,回家怕爸媽責罵,而又想去搬竹筍,三姐總是在我們搬完竹筍後又幫我割馬草,總是幫襯著我。


三姐身體不好,身患支氣管炎,到中學留了一級,至高中時,和我成了同班同學。桃李春風,姐弟同窗,那一段與三姐一起學習生活,同甘共苦,倍受三姐呵護的美好記憶一直印在心中。那時生活條件差,記憶中,我和三姐的校園生活很清貧,過得緊巴巴的。然而在一伙食上,三姐是想方設法調劑,又似乎比別的同學都吃的好。三姐不知在哪裡弄了一個小巧的煤油爐子,一到吃飯,她總能弄點豬油,將所帶的土豆鹹菜之類,或小炒一下,或做成菜湯,雖簡單之極,但熱乎乎地就飯,卻也吃得香美而又舒心。從年少到如今,與三姐素心為伴,得三姐關愛呵護。感懷,姐弟同窗。感恩,姐弟情深!


我們兄弟姐妹七人,妹妹排行老七。妹妹出生那天,一大家人在山上開墾的地里種土豆,大哥從家裡挑肥上山,神氣地說,“告訴大家一個好訊息,中華民族又增加了一名女將。” 媽媽在46歲時生下了妹妹,我當上了哥哥。


妹妹小我五歲,當然推我為首領。妹妹一直記著我的“跳跳糖”。她說,她把每次悄悄從爸爸的荷包里摸的零錢以及平時存下的零錢,都給了我,期待能給她帶回我誇誇其談的城裡的“跳跳糖”,說吃在嘴裡直跳直跳,好玩極了。“跳跳糖”沒有,錢也不知幹啥了。還有一次,我指使妹妹順著我弄的一個鉤鉤,爬上菜園桃樹上摘桃,桃沒摘下來,人下來了,妹妹下巴摔破了,著實嚇住了我。背著妹妹跑到隔壁叔叔家讓叔叔止血。叔叔在手裡邊說邊畫,然後快速把手按到妹妹傷口。村里人都說他有止血的法術,真真假假不知,反正是個迷。現在想來,也許就是他懂得按壓止血的原理吧!


童年的記憶中,我承諾帶給妺妺的'跳跳糖″永遠沒有帶回,“跳跳糖”成了傳說。我作為“首領”,也沒帶好妹妹,她下巴至今還留著受傷痕跡。我當兵後,去了北京,妹妹考入湖北第二輕工業學校。有幾次,我都趁妹妹放假上學之際探親,送她去學校,幫她收拾行李,鋪床掛帳。平時,我也會從戰士津貼中節約些錢,為妹妹買單放機、電熱毯、衣服什麼的。兄妹感情那真叫一個好!


如今,我和妹妹生活在一個城市。年少時,我們都一貧如洗,我沒照顧好妹妹。長大後,妹妹有了出息,方方面面把我照顧得很好!


一路風雨聲,兄弟姐妹情。同胞遙相應,知我伴君行。兄弟姐妹,彼此相扶相承相伴。兄弟姐妹,就是煩悶時送上綿綿心語或大吼大叫,寂寞時歡歌笑語或款款情意,愉悅時如痴如醉或痛快淋漓,得意時善意提醒或一盆涼水。在傾訴和聆聽中感知親情,在交流和接觸中牽手感恩!

5·☞

消愁釋憒舞輕盈,俯首撩拍躍縱橫。

球似紅塵常起落,悲歡苦樂任平生。


人們說,運動是一種生活態度。


也許是由於從小在鄉野奔跑,習慣了那種運動的狀態。也許是多年的軍旅生活歷練,忘不了每天的鍛鍊。在我的生活中,運動伴我素麵朝天,歷和煦春風、經炎炎夏日、著無邊秋色、過冰雪寒冬。


運動,是我對生活的一種態度。


我喜歡手握球拍,在球場上釋放激情。我喜歡早起晨跑,在樹林中戲鳥喊山。喜歡挑戰自我,喜歡陽光地生活,喜歡流汗的感覺。


2018,淒寒傷苦,然感謝自己尚在運動中。

2018,奔跑依然,忘了苦忘了傷且忘了痛。


2018,“羽過添情”羽毛球俱樂部走過5周年。5年,漫長而又短暫的時光。5年,我們伴著潔白的羽毛飛舞,留下了辛勤的汗水,唱響著運動的歡歌,凝結著深厚的情宜!


5年前,我們幾個羽毛球愛好者,相約球場。建了個微信群, 我給球隊取了個名,叫“羽過添情”。後來,我們有了一名帥帥的,熱心的,能幹的,懂得付出的隊長。兒子大學學的平面設計專業,為“羽過添情”俱樂部設計了漂亮的隊標logo。5年,“羽過添情”俱樂部從最初6人發展到現在32人,在當地頗有名氣。球友們相處極好,關係融洽,共同分享打球的樂趣!


“羽過添情”傳遞的不僅僅是對於羽毛球的熱愛、對於運動的堅持,更是一種團隊珍惜榮譽、珍愛友情、永不放棄、永遠攜手的精神!


幾年來,“羽過添情”俱樂部一直為鄉村學生捐款,固定扶持貧困學生,積極參與當地公益活動。球隊隊員積極加入恩施市義工協會,以服務社會,助殘扶弱,傳播文明的宗旨,為政府分憂,為百姓解難,樹立了良好的形象。


這個團隊的友誼和榮耀,來自於每一個隊員的豁達包容和無私奉獻!


羽過添情,你我同行。羽過添情,快樂心情!

羽過添情,愛的團隊。羽過添情,飛得更高!



6·☞


紛沉歲月牽愁緒,似水流年況味辛。

苦樂成詩開口笑,美篇和韻洗愁心。

2018,那些紛繁的瑣事,那些無端的愁緒,不堪細數明辨。索性,以文字取暖,以文字譴憂。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雖才疏學淺,而我喜歡文字,不管是寂靜深夜,還是日光閒暇,總許文字與心靈相約。


七字仄難平,長短難入韻。常常將一首詩寫到無味,將一片詞填到無韻,卻忘了憂傷,樂此不疲。縱使悲歡透心骨,終究苦樂亦成詩。


2018,入美篇一周年,愛上美篇,戀上美篇。


入美篇,在關注、點讚、互評的美圈輪迴宛轉中,與美友萍水相逢,賞讀不同的詩情畫意,感知各自的真情實感,體會內心深處那種意想不到的收穫!是為“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一首詩。關切是問,而有時,關切是不問。


一片詞。或易安之婉約悽美,或東坡之豪放激情。


一次旅行。風光稻城,或是巴黎,原諒空氣太過甜蜜,只許我說你聽。


一段親情。執手相看,親子於心,母愛無邊,父愛如山。


遇見,每一天,每個人,每件事。也許是兒時的夥伴,也許是校園的師生,也許是職場的同事,也許是途經的陌生。


亦或是眼前的至親,亦或是他鄉的故人,亦或是念念不忘的鄉情,亦或是記憶中的流年。


2018,有幸再作學生,甘為學生,向美編請教,向美友學習,在美篇以詩詞隨筆等形式,記錄自己的心情,抒發生活的感悟,行文寫心,走筆達意。


在習字作文中,2018年我主要學習詩詞,以詩詞的形式抒寫了《十二生肖》、《十二星座》、《金陵十二釵》、《三十六計》、《二十四節氣》、《93大閱兵空中梯隊》及自己對生活所感所悟,共260首詩詞。


在美篇組織的活動中,菊花詞《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獲得美篇第二屆詩詞大會優秀獎、古風詞《三生桃花醉紅顏,數夜青燈為君燃》獲得美篇盤子古風女神大賽最具人氣女神獎。詩詞《萬物皆有靈性,十二生肖傳情》、美文《感悟收穫,冷暖自知》及《鞭炮聲中憶年味》被入選“美篇早茶”欄目。


2018,感恩美篇、美編美友!

2019,從頭再來,你我同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