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豪寧捐美國大學,不捐中國大學?真相是…

2019-03-13 18:37:33


作者:A股君、天氣晴

12月7日,盛大創始人陳天橋宣布成立10億美元基金支持腦科學研究。首批將向加州理工學院捐款1億美元,用於大腦基礎生物學研究。

訊息一經公布,立即引起社會的巨大反響。

有人指責陳天橋崇洋媚外,有人為陳天橋辯護。

網上有熱文更直指中國高校企業化,使得高校拜金風氣瀰漫,因此得出結論:“聰明”的華人華僑不會給中國大學捐款。

事實果真如此嗎?

富人和華人華僑寧捐美國大學,不捐中國大學?

確實,近幾年確實有些中國富人和華人華僑頻頻捐款國外大學的訊息見諸報端,引發熱議。

尤其是兩件華商給美國哈佛大學捐贈巨款。

第一件捐贈,2014年7月24日,中國SOHO集團創始人潘石屹、張欣夫婦向美國哈佛大學捐贈1500萬美元,設立哈佛中國貧困學生助學金計畫。

潘石屹、張欣夫婦在哈佛捐贈儀式上

第二件捐贈,2014年9月8日,擁有香港上市公司恒隆集團和恒隆地產的陳啟宗、陳樂宗兄弟,通過家族基金“晨興基金會”,向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捐贈3.5億美元(約27億港元),創下哈佛378年校史上金額最大的單筆捐款。

陳樂宗、陳啟宗兄弟

通過這幾次新聞,有人就此得出結論,就是中國的富人和海外華人華僑就是寧願捐贈國外大學,而不願捐贈中國大學,陳天橋這次對哈佛的捐贈再次讓大家把關注的目光投向這個話題。並有文章借題發揮,抒發了一下對中國教育的不滿,認為中國高校的企業化和對教育的不重視是導致這個現象的原因。

不得不承認,這個結論很有煽動性,但要同意這些結論之前,不妨先問一句,得出結論這個事實真的經得起推敲嗎?

如果說華人華僑吝於捐贈中國大學,不知道李嘉誠和邵逸夫兩位是不是會氣的暈倒。

1981年,華人首富李嘉誠與同鄉莊世平兩人捐資共同促成了汕頭大學的建立,且目前汕大是李嘉誠基金會唯一持續資助的公立大學。根據汕頭市外事僑務局統計,改革開放至2014年底,李嘉誠捐資汕頭大學已經達到約45.9億港元。汕大官網顯示,李嘉誠基金會對汕大(包括長江商學院)承諾捐款將逾62億港元,相當於人民幣49.6億元。

除了砸錢以外,對於自己一手創辦的汕頭大學,每年的畢業典禮,李嘉誠都會親自到場進行畢業演講致辭———2014年《無心睡眠》,2013年《現實的造夢者》,2012年《我很在乎未來》……每次致辭的內容都飽含其對年輕人的期待。

已故香港電影大王、邵氏影業的創始人邵逸夫先生從1985年開始,就在中國大陸地區持續捐資辦學。至今,逸夫教學樓範圍遍及中國大江南北的大學、國小等學堂。

據不完全統計,邵逸夫向內地捐贈的款項已達25多億港元,用這些捐款興建的教學樓、圖書館、科技館等項目已達3000多個,受惠的高等院校遍於內地大江南北,逸夫樓、逸夫圖書館、逸夫會議中心等等,已經如繁星般點綴了內地的浙江大學、天津大學、南京大學、華東師範大學、雲南大學、西北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北京大學等多所名校。

此外,給母校捐款的富商我們也可以數出一長串,比如李彥宏、馬雲、郭廣昌、黃怒波……

報告顯示,北京大學2015年累計接收校友捐贈20.17億元,雄霸2015中國大學校友捐贈排行榜100強榜首。清華大學13.89億,屈居第二;武漢大學11.29億,躍居全國第三;北大清華武大校友累計捐贈超10億,躋身中國大學校友捐贈“十億俱樂部”,堪稱中國校友捐贈最慷慨的大學。

2015年中國大學大額捐贈校友名單

序號

捐贈校友

校友企業

學校名稱

捐贈金額

1

盧志強

泛海建設

復旦大學

7億

2

董鈞

清控科創

清華大學

2億

3

邵根伙

大北農

中國農業大學

2億

4

吳剛

九鼎投資

西南財經大學

1.2億

5

馬雲

阿里巴巴

杭州師範大學

1億

6

汪潮湧

信中利國際

清華大學

1億

7

李平

東土科技

四川大學

1億

8

郭廣昌等

復星集團

復旦大學

1億

9

許開華

格林美

中南大學

8000萬

10

劉毅

九安醫療

天津大學

6000萬

11

邵根伙

大北農

浙江大學

5000萬

12

虞鋒

雲鋒基金

復旦大學

5000萬

2015年馬雲曾給自己的母校——杭州師範大學捐過1億人民幣,為什麼沒有同樣的轟動效應呢?

新聞上講“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就是新聞”,華人華僑回報母校再正常不過,因此,媒體對華人華僑給中國大學捐款的報導並不多。很多新聞甚至只有短短兩三行。

而捐款給美國大學,尤其不是自己母校的美國大學,卻極易遭受崇洋媚外的指責,有長篇累牘的報導,甚至引發全民熱議。可以說,正是因為華人華僑給中國大學捐款缺乏新聞性,才使得媒體只關注給美國大學的捐款。而媒體的這種報導方式,又讓大家形成了華人華僑更喜歡給美國大學捐款的印象。

之後,會不會有更多的企業家、富豪為博眼球、博話題而給美國大學巨額捐贈呢?不得而知。

中國高校企業化?

中國的教育固然有很多問題,但不能抱著國外的一切都是好的,中國的一切都是差的,甚至連問題都沒有搞清楚就盲目攻擊,難免讓人對其有鍵盤俠的觀感。

以高校企業化為例,很多美國頂級的大學正是企業化管理的能手。

眾所周知,美國頂尖大學中,私立大學占絕大多數,很多耳熟能詳的大學,例如:哈佛、斯坦福等。甚至有說法是,美國排名前20的大學都是私立大學。雖然不一定完全準確,但是也反映出了美國高等教育中,私立大學的重要性。

公立大學的資金來源於國家稅收或是州政府的補貼。那么私立大學的資金來源呢?捐贈。數據統計,私立大學的收入中,捐贈占比30%以上。

在大學排名中,私立大學的籌款能力也是一項非常重要的考察項目。私立大學有健全良好的資金籌集和投資運作機制,哈佛大學就設有“哈佛管理公司”,用於管理哈佛大學收到的捐款。據哈佛大學的通報介紹,這家公司擁有非常出色的投資能力,截止到2013年6月,這家公司的平均收益達到了13%.

美國大學中,校董會是最高權力機構,實行公司化管理,主要通過籌措資金、批准學校預算及物色任命校長等途徑為學校的發展“掌舵”。公司化管理的好處在於能更專業地“斂錢”、更透明地“花錢”。

每年校董會上,最重要的環節也是學校的財務狀況,而不是學術研究情況。在私立大學中,校長比起學術能力、決策能力,籌款能力才是校董會看中的。像哈佛,擁有北美最古老的校董會,也是美洲現存最早的公司。

與此相比,中國高校在90年代以來,雖說開始了企業化運作。但是,主要以設立下屬院校、開設社會課程和發展學校下屬企業為主。

查看《北京大學2015年部門決算》可以發現,北京大學收入仍然以財政撥款為主,事業收入也主要是高等教育的學費收入。經營收入和附屬單位占比非常低。

問題在於,國內高校下屬院校或單位,與合作商業機構辦學時,通通打著名校的名義招攬學生。本來繼續教育事業,給高校專家和社會人士提供了一個溝通的機會,有利於學術研究轉化為有實用價值的成果。但是,各種商業化的培訓泛濫,甚至打了法律的擦邊球。如此形式的經營,切切實實的損害了學校的名譽。

話說回來,國內高校也確實存在給“有錢”、“有影響力”的校友或是社會人士濫發榮譽的現象。這不僅損害了高校的權威性,也很大程度上加深了高校“拜金主義瀰漫”的公眾印象。這是高校企業化中需要克服的地方,但不能因噎廢食,一味指責。

真正的問題在哪?

近年來,受中國經濟發展印象,很多校友和企業家願意給母校或名校捐款。但是相比於美國大學公司化運作,國內大學在接受捐款的操作上,明顯落後很多。

查看美國大學官網可以發現。很多大學網站都公布了捐贈賬號,和捐款熱線。接受現金、支票、信用卡等多種方式捐款。而國內大學的捐款渠道,相對來說難以接觸到。

另外,每到校慶日等節日,美國大學會群發募捐郵件給往屆校友,尋求捐贈。國內大學目前尚沒有形成這種“慣例”。

美國大學為鼓勵捐款,一般都設有校友會及從校友中遴選產生的監察委員會,“巡視”和監督學校發展。對大筆捐款,冠名權和成為校董也是理所當然的。另外,捐款後,學校有更高几率錄取捐款人的子女等都是透明的潛規則。

相比來講。中國高校的捐款存在使用不透明、去處不告知等諸多問題。這不僅僅是高校捐款問題,中國的慈善捐款都存在這樣的問題。賬面不公開透明,機構冗餘問題嚴重。行政機構介紹捐款前不公開,遮遮掩掩,接受捐款後,又說不清錢款去向。

另外,企業捐贈後,想取得相關捐款權益,如命名權也非常艱難。例如,真維斯集團與清華大學達成捐款意向後,原本計畫將清華第四教學樓更名為“真維斯樓”,後因師生反對和社會爭議而作罷。

再加上政府也沒有出台相關政策鼓勵對高校進行捐贈。在美國,企業可以通過捐款給美國高校免除稅收,得到政策優惠、宣傳聲譽等得到名利雙收的機會。然而在中國,不僅受益不多,還可能背負罵名。

而其他如降分錄取等潛規則,則是被明令禁止的。這不僅導致了權利尋租,並且讓更多的潛在捐款人,將目光轉向了美國大學。

可以說,美國大學在籌款能力、款項管理能力,捐款公開程度都比中國等高校要強很多。這些都值得中國高校學習。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