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帖:早子時、夜子時之辨

2019-03-19 09:37:29
古代計時用語例說
日晷
又名“日規”、“圭表”,古人利用日影測定時刻的儀器。《晉書·魯勝傳》:“以冬至之後,立晷測影,準度日月星。”時古人稱時也為“時辰”。自漢起,一晝夜分十二個時辰,以十二地支名之,即子時、丑時、寅時、卯時……亥時,每時辰合現在兩個小時。
更古人計時的一種單位。古人代銅壺滴漏計時,一夜分為五更,每更約合現在的兩個小時。每夜約戌時入更,也就是晚上7點開始為一更天,約兩個小時,亥時(21點至23點)為二更天,半夜子時為三更天,丑時四更天,寅時五更天,天將明。
點古人計時的一種單位。古代用銅壺滴漏計時,把一夜分為五更,一更又分為五點,每點約合現在的二十四分鐘。魯迅《阿Q正傳》:“宣統三年九月十四日——即阿Q將搭連賣給趙白眼的這一天——三更四點,有一隻大烏篷船到了趙府的河埠頭。”刻計時單位。古今計時單位中都有“刻”,只是每一刻的長短略有不同。古人用銅壺滴漏計時,將一晝夜分為一百刻,每刻約十四分鐘多一點兒;今天用鐘錶計時,一小時分為四刻,每刻十五分鐘,每晝夜九十六刻。
刻漏古人發明的一種計時儀器,也叫“漏刻”、“漏壺”、“壺漏”、“銅壺滴漏”。刻漏與日晷在我國起用較早,歷代所用刻漏種類也較多,大致有兩大類:單壺和復壺。單壺較早,只一隻壺貯水,計時短且精度低;復壺中較著名的要算元延年間的了,這種刻漏有四個銅壺,由上而下,互相迭置,上面三個壺底有小孔,最上一銅壺盛滿水後,水即逐漸流入以下各壺,最下一個壺內裝一直立浮標,標上刻有時辰,水漸高標也漸升,看標可知時辰。賈公彥《周禮正義》引東漢馬融的話說:“漏凡百刻。春、秋分:晝夜各五十刻;冬至:晝則四十刻,夜則六十刻;夏至:晝六十刻,夜四十刻。”梁啓超《譚嗣同》:“時八月初三夜,漏三下矣。”“漏”即“刻漏”,“漏三下”指三更時。香篆古人用的一種計時器,亦稱“百刻香”。這種香,形似篆文,故名“香篆”。因燃香長度與時間推移成正比,香長可分十二時辰,又分一百刻,總共燃一晝夜,所以又名“百刻香”。
金柝古時軍中守夜用以打更的器具,也稱“刁斗”。銅器,像鍋,三足一柄,白天用來燒煮食物,夜晚用來打更報時。《博物志》:“番兵謂刁斗曰金柝。”《木蘭詩》:“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農曆為何沒有“閏正月”?
我國的農曆由來已久,其淵源可溯於夏朝,故又有"夏曆"之稱。農曆平年為12個月,閏年有13個月,這已成為人所共知的常識。但是,你可知道農曆的閏月是如何設定的,為什麼閏月設定在夏季的多,設定在冬季的少呢?在我們的記憶中似乎從未有過閏正月,因而也就沒有"閏春節",這又是為什麼呢?問題還得從地球和月亮的運動情況談起。
年、月、日的定義
自古以來,人類的一切活動都離不開時間。而要計算時間,就必須引入時間的單位。人類的一切活動又都是在地球這個舞台上進行的,因而晝夜交替、四季更迭的現象自然而然地被人們用作為最基本的時間單位。
地球的自轉給我們帶來了時間的第一個自然單位,這就是"日"。地球繞軸自轉一周為一"日",它是晝夜交替的周期。地球繞太陽的公轉運動帶來了第二個計時單位,就是"年"。地球公轉一整周為一"年",這是四季變化的周期。最後,月亮繞地球的運動為我們建立了第三個時間單位"月"。
任何運動都是相對的,天體的運動也不例外。無論是地球的自轉、公轉,還是月亮的運動,都需要相對於一些參考點來加以觀測。因此,在天文學上由於所用參考點的不同便有不同的"年"、"月"、"日"。我們生活中所用的"日"每天長度相等,稱為平太陽日。平太陽日已經不是一種自然的時間單位,它是假定地球公轉軌道為一正圓形、地球自轉軸與公轉軌道平面相垂直時,地球相對太陽自轉一周所經歷的時間。決定四季變化的時間周期稱為回歸年,它的長度等於365.2422平太陽日。最後,月亮圓缺變化的周期稱為朔望月,長度等於29.5306平太陽日。顯然,年和月的長度並不正好是日的整數倍,這就給日常生活中的計時問題帶來了一些麻煩。如何利用年、月、日這三個單位來計算時間的方法稱為曆法,其中包括一年的日數,一年中不同月份的日數如何確定,以及置閏的規律等內容。
陽曆和陰曆
曆法中年和月的長度是日長的整數倍,它們不再是時間的自然單位,分別稱為歷年和歷月。陽曆又稱太陽曆,是根據地球繞太陽公轉周期所定出來的曆法。陽曆的每一歷年都接近於回歸年。在一長時間內,歷年的平均長度應儘可能與回歸年相等。在這一前提下,每年劃分為12個歷月,它們沒有天文學上的意義。因此,在陽曆中,便採用與回歸年最相近的整日數來計算年的長度,一年365日。
很明顯,如果陽曆的歷年長度每年都為365日,那么由於每一歷年比回歸年長度短0.2422日,長此以往,差數不斷積累,季節就會不斷向後推遲。比如,經過720年後,積累差數達到半年左右,那時春分出現在十月,而七月則成為一年中最冷的月份。這樣,必然會造成寒暑顛倒,歲時混亂。為了克服這一點,陽曆規定設定閏年,閏年為366日,而把含有365日的年份稱為平年。置閏的規則可用三句話來表示:非世紀年的公元年數能被4整除的為閏年,世紀年(如1900年,2000年)的公元年數能被400整除的為閏年,其餘的年份為平年。於是在400年內計有閏年97年,平年303年,平均長度為365.2425日,和回歸年的長度只相差26秒,經過三千多年後才相差1日,這是很精確的了。現行的陽曆為羅馬教皇格里高里八世在公元1582年所頒布的,並且從第二年起陸續為世界各國所採用,因而又有格里高里歷或格里曆之稱。
陰曆又稱太陰曆,是依據月亮運行的周期所定出的一種曆法。制訂陰曆的原則是使每一歷月都接近於朔望月,歷月平均長度應等於朔望月。然後,使歷年的長度儘可能接近回歸年。由於朔望月的長度為29.5306日,陰曆的歷月是大月30日,小月29日,交替相間,以使歷月平均長度接近於朔望月。當然,這樣做還是存在著不小的差異,因此在目前伊斯蘭教徒所採用的回曆中,規定在360個歷月(即30個歷年)中大月占191個,小月為169個,從而在歷月和朔望月的配合上作了很大的改進。
純粹陰曆的歷年也有平年和閏年之分。平年354日,包括六個大月和六個小月。閏年355日,在十二月末增加一天,包含七個大月和五個小月。這種曆法並不照顧到歷年平均長度和回歸年長度的配合,久而久之,兩者相差甚大。比如說,對於用陰曆記年的一個68歲回族老人來說,實際上他只過了66個春秋。
由於陰曆的根本特點在於歷月平均長度等於朔望月,每個日期就必然與一定的月相相對應,比如陰曆十五大致就是滿月。陽曆的月是不能反映這一自然現象的。但陰曆的歷年則不能反映出季節的變化,和農業生產及人們的日常生活脫節,因而已很少為人所用。
陰陽曆和節氣
陰曆的曆法完全根據月亮的運動,陽曆則完全依據地球的繞日公轉。我國沿用已久的農曆並不是完全用陰曆,也不是完全用陽曆,而是兩者並用。一方面,農曆以月亮繞地球運行一周為一月,平均歷月長度等於朔望月;這一點與太陰曆原則相同,所以也叫陰曆。另一方面,農曆設定閏月以使歷年平均長度儘可能接近回歸年,同時設定24節氣以反映季節的變化特徵。農曆集陰、陽兩歷的特點於一身,所以稱為"陰陽曆"。
陰陽曆的歷月長度和回曆一樣,有大小月之分:大月30日,小月29日,就是所謂月建。但農曆歷月的安排卻不同於回曆,回曆中大小月機械地相間排列,而農曆的月建大小則要經過推算後決定,比回曆更為精密。農曆規定月初必合朔,月朔之日定為初一。月建的大小取決於合朔的日期,即根據兩個月朔中所含的日數來決定。由於兩個朔望月的長度並不正好為59天,因而一年中的大、小月數也不一定相等,有時可能連續出現兩個大月或小月,以使歷月的平均長度儘可能與朔望月相近,其剩餘的差數則依靠閏月以及閏月月建的安排來調節。
朔望月和回歸年是兩個難以相合的周期,它們的餘數都很零碎,而我國的農曆卻把作為陰、陽兩歷基礎的這兩個自然周期調和的十分成功。早在春秋時代就已發現,如果在19個陰曆年中插入7個閏月,那么總長度便和19個陽曆年長度幾乎相等。這種"十九年七閏法"在古歷中稱為"閏章"。實際上19個回歸年=6939.60日,而235(12×19+7)個朔望月=6939.69日,兩者僅差2小時9分36秒。為了進一步說明農曆置閏月的規則,我們先要來對節氣作一番解釋。
二十四節氣是我國農曆的一大特點。由於長期以來把農曆稱為陰曆,因而不少人都誤認為節氣屬於陰曆,實際上節氣完全取決於地球的公轉,可以稱為是陽曆的一部分。節氣反映了地球在軌道上運行時所到達的不同位置。由於運動的相對性,它們也就是太陽在黃道上運動時所到達的不同位置。規定太陽黃經等於零時稱為春分,以後黃經每隔15°設一節氣,共有24個節氣。從春分開始,依次為清明、穀雨、立夏、小滿、芒種、夏至、小暑、大暑、立秋、處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立春、雨水、驚蜇。正因為如此,節氣在陽曆中的日期比較固定。例如,春分總在3月21日或22日。少量變動由陽曆歷月長度不等以及閏年增加一日而引起。相反,節氣在陰曆中的日期卻是變化不定,同一節氣在陰曆不同年份中出現的日期前後可相差達一個月。現在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節氣屬於陽曆而不是陰曆。
農曆的置閏規則
24節氣又可分為"節氣"和"中氣"兩大類,簡稱為"節"和"氣"。古人從冬至起中氣、節氣相間安排,於是小寒為節氣,大寒為中氣,依次類推。一年共12箇中氣和12個節氣,一般情況每月各有一個中氣和一個節氣。每一中氣都配定屬於某月,不能混亂。
節氣的定法有兩種。古代曆法採用的稱為"恆氣",即按時間把一年等分為24份,每一節氣平均得15天有餘,所以又稱"平氣"。現代農曆採用的稱為"定氣",即按地球在軌道上的位置為標準,一周360°,兩節氣之間相隔15°。由於冬至時地球位於近日點附近,運動速度較快,因而太陽在黃道上移動15°的時間不到15天。夏至前後的情況正好相反,太陽在黃道上移動較慢,一個節氣達16天之多。採用定氣時可以保證春、秋兩分必然在晝夜平分的那兩天。
農曆置閏的方法同中氣的劃分和採用定氣方法密切相關。由於兩個節氣的長度平均約為30.5日,而陰曆歷月平均約只有29.5日,因而每月中節氣所在的日期必然會較上一個月推遲1~2天。如此下去,總會有一個月只有節氣而沒有中氣。這一個月被規定為"閏月",作為該月所在農曆歷年多餘的第13個月。既然節氣嚴格按回歸年長度周而復始地出現,根據上述規定來設定閏月必然能保證農曆歷年的平均長度與回歸年十分接近。十九年七閏法就是這樣來置閏的。
由於定氣方法的採用,冬季一節一氣的平均長度約為29.74天,比朔望月長不了多少,節氣逐月向後推遲得很慢,所以冬季設定閏月的可能性就很小。相反,夏至附近地球運動得慢,交節氣也慢,一氣可達16天之多,因而夏季及其前後幾個月,如農曆三、四、五、六、七月,閏月設定較多。在公元1821年到2020年的200年中共有農曆閏月74個。其中閏正月、閏十一月、閏十二月一次也沒有,而閏五月最多,達16次。無怪乎我們碰不到閏正月,也過不到"閏春節"了。
北京時與地方時,早子時與夜子時之辨
目前命理界有觀點認為子時有早子時,夜子時的區分,以及台北時間與真太陽時(地方時)的區別。關於這個觀點,無極心法是不採信的。也就是說無極心法一入子時則換日柱,而且我們一律套用該地區的法定時間對中國大陸大多數地區法定時間是台北時間。
古代創立命理學的時候就沒有早、夜子時之辯,是因為經濟不發達,時間觀念不太重要。步入21世紀的今天,經濟特別發達,時間就是金錢的時間特別重要而造成的。坐火車,要全國統一’時間,乘飛機,全世界必須統一時間,年月日時為計算時間的單位,每一天的分界線,規定是0點0分,例如23點59分59秒還屬今天,0點01分開始(應該是0點01秒開始)就算明天了。這是時間常識,人人皆知的。命理學上的一個時辰是2小時,子時是23點到1點,換成公曆,則子時所在的時辰屬於兩天——第一天的結尾1小時與第二天的開頭1小時,所以就出現早子時與夜子時的問題了。正因為國際公曆以O點0分作為兩天之間的分界點,所以今天有些命理學者在其著作中都承認要分早、夜子時,也都主張早子時換日柱,夜子時不換日柱。正因為如此,也給學習者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無極心法體系採用入子時即換日柱的作法,即23點00分就用次日的日柱。
以0點0分為兩日的分界線,是國際上普遍認同的公曆日子分界法。現在世界各國使用的曆法,大概分為三種:陰曆\陽曆、陰陽曆。(我國還有個曆法叫乾支歷,八字的排列就用的乾支歷)陰曆又叫回曆,陽曆又叫公曆,陰陽曆是陰曆和陽曆相結合的曆法,我國叫農曆。公曆每年12月,以1月1日即元旦為新年的第一天,以每月1日為這月的起點,大月31日,小月30日,2月平年28日,閏年29日,日與日的分界線以0點0分為標準。農曆每年十二月,三年一閏,五年再閏,以正月初一即春節為新年的第天,以每月初一日為一個月的起點。而我們命理學上所采的曆法,既不是陽曆,也不是農曆,而是套用乾支歷姑且叫作命學歷吧。在命理歷中是以立春為新一年的第一天,以月節為每個月的起點,即以立春換年柱,以月節換月柱,既不是以元旦、春節換年柱,也不是以每月1日、初一換月柱,所以,以子時為一日的交界時,即子時換日柱實際是命理曆法的規則。而絕不能把子時拆成兩半,來給子時之半換日柱。其實,那種取子時之半——早子時換日柱的作法,實際上是混淆了公曆時間與命理時間的不同。注意你自己是在學命理,不是在學曆法。命理學,一千多年以來,就已經有了套非常明確的命學曆法原則與具體分法,不過,僅僅是沒有命學歷這個名字而巳。命學曆法規定得非常清楚明白:立春換年柱,不是元旦或春節換年柱;月節換月柱,不是1號或初一日換月柱。那么理所當然地是子時換日柱,而絕不是子時之半——早子時才換日柱。
夠了,適可而止。講到這裡,凡屬命理學者,都會毫不遲疑地同意一個共同的結論:一律用子時換日柱,不要再在早、夜子時的問題作文章丁。因為一律用子時換日柱,不但完全符合命學曆法原則精神,而且符合五鼠遁時,同時,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混亂。
另外當今命理學還有北京時與地方時間,還有用真太陽時。無極心法在時間的採用上,一律用法定時間國內就用台北時間。那么對於台灣或國外,台北時間不是那些地方的法定時間。因此對那些地區的人就用他們的法定時間。也就是說他告訴你什麼時間就用什麼時間。不用去換成台北時間。
記住我們的行為規範都是以法定時間為指導。比如我們早上9:00上班,我們8:40分出門這一切的行為都是以法定時間為依據。我們並不是通過所謂真太陽時(地方時)作為我們行動的指南。理解了這點那么我們採用法定時間而不是地方時間就不會有什麼異議。
問:「找人算斗數,明明有很清楚的醫院紀錄,為什麼會把我的出生時辰調早至前一個時辰?」
答:「這是『出生時辰』與『命理時辰』的分別。」
問:「什麼是『出生時辰』與『命理時辰』?」
答:「『出生時辰』,是出生時鐘錶紀錄的時間。『命理時辰』,是命盤上用的時間。出生的時間,是靠醫護人員去紀錄的,可以肯定,與嬰兒呱呱墜地那一刻的真正時間是有出入的。這是人為的因素。
另一個是自然的因素。手錶上的時間,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大自然時間。因為地球環繞太陽運行的軌道是橢圓型,而且又歪了一邊,所以,真正的太陽時間和手錶上的時間,並不相同。手錶上的時間,可以稱之為「平均太陽時」,是假設地球運行的軌道是圓形。用「平均太陽時」,也等於假設了每個小時中所包含的時間,是等量的,即是09:00-10:00,與10:00-11:00,當中的時間長度是一樣的。另一個是「實際太陽時間(真太陽時)」,即是地球走橢圓型軌時的真正大自然時間,每個小時的長度並不是等量的。」
答:「也可以用實際操作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星盤上顯示的特點,必須與問命者的形性、往事等相符,這個盤才能作為依據去預測問命者的未來。所以如果用提供的時辰起出的星盤,與形性、往事不符;而調前一個時辰則吻合,便會用前一個時辰的星盤。」
問:「為什麼有人說我是寅時盤?也有人說我應該是卯時盤?」
答:「應該採用那個時辰去起盤,是術者依據星盤的顯象和問命者的形性往事去確認的。不同的術者,因為門派不同、功力深淺、對問命者的瞭解、環境限制﹙例如不能親見問命者,便少了『形性』的運用」等等,而會有不同的判斷。」
問:「那豈不是漫無準則?」
答:「也可以這麼說。不過,就算在同一套考核標準下取得資格的西醫,對同一個病人的病情,也會作出不同的診斷及治療建議。不同的律師,對同一件案件,也會作出不同的判斷及訴訟建議。」
問:「那麼完全不懂斗數,如何分辨?」
答:「『驗者為大』,唯有看誰能夠在『定盤』階段,更準確地道出問命者的往事了。當然,術者的分析必須是依據星盤而來,而不是『套口供』或從其他途徑而得知。」
問:「斗數用五行嗎?」
答:「不同的流派,對於五行在斗數中的應用,都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在推斷時,五行會佔一定的比重;有的則可以完全不涉五行。但唯獨是疾厄宮,五行的運用卻很重要。」
問:「什麼是『早子時』與『夜子時』?」
答:「古代中國,把一天的時間分成十二個時辰,每個時辰佔兩個小時。子時是23:00-01:00,『夜子時』是23:00-00:00;『早子時』是00:00-01:00。」
問:「那麼在23:00-00:00出生,起盤時應該當作是當天出生,還是下一天出生?」
答:「這個問題,不單在斗數有爭議,在子平也有爭議。有人認為根據古人習慣,23:00已經是子時的開始,應該當作下一天計算。也有人認為,00:00才是子時的中正,稱為『子正』,才算是新一天的開始。」
問:「斗數用節氣嗎?」答:「不同於子平八字,子平是非用節氣不能論。雖然有人提出要用節氣計算月份去安立命宮;也有人提出,要按節氣定月份去排佈月系星曜。不過,用陰曆去計算月份,始終仍然是現今的主流方法。」
問:「有那些星曜是月系星曜?」
答:「當中影響力較大的,首推左輔、右弼。」
問:「那我們有辦法去分辨,是應該據節氣月份安星?還是應該據陰曆月份安星?」答:「就以陰曆四月的左輔、右弼為例,是兩星同度在未宮的。有些陰曆四月的日子,按節氣計算,還是在節氣的三月,左輔、右弼便會分別安在午宮和申宮了。以戌年為例,申宮便會成形「單星」右弼在流年夫妻宮的情況了。蒐集足夠數量的這種命盤,便有助區分是應該據節氣月份安星、還是據陰曆月份安星了。」
問:「學斗數,要背安星法嗎?」
答:「這要視乎是『入門』還是『進階』了。入門的時候,可以先由十四正曜開始。因為安星法,始終是一些記誦式的東西,而對於剛開始起步學斗數的人來說,恐怕會澆冷興趣。當然,安星法是非常重要的基本功,如果一開始就立心要把斗數學好,時間花在基本功上,是不會浪費的。」
問:「那麼當對十四正曜有基本的認識後,要開始讀安星法了嗎?」
答:「這是一個不錯的學習次序。讀安星法,不一定是要死背安星口訣的意思。例如『紫微子午』、『紫微醜未』、『紫微寅申』、『紫微卯酉』、『紫微辰戌』、『紫微巳亥』六個基本盤中正曜的位置,可以是熟而能記--見得多了而記在腦海中;也可以是背安星訣而來。熟知十四正曜在不同的基本盤的位置,便是進階的必須條件了。因為當深入去探討星曜組合的意義時--例如說『機巨卯酉多浮蕩』--還要翻書去找星曜的位置,思考組合時便不能夠一氣呵成了。
『進階』學習,安星法是不可或缺的。」
問:「找人算斗數,明明有很清楚的醫院紀錄,為什麼會把我的出生時辰調早至前一個時辰?」
答:「這是『出生時辰』與『命理時辰』的分別。」紫微排盤都是從子平八字那推演而來的。 而排八字,都是用太陽真是排盤。 如果按照你所推的命理時辰排盤,子時的盤,排到亥時,那時柱的地支跟原來也有所不同。 我想紫微,八字論命都是殊途同歸。 論命的結果必然相同。如果改變了時柱地支,紫微和八字排盤上有了差別。 一般人很少用。
八字時辰問題
子時該如何計算
問題 晚上 23點之後應該算隔天嗎?
解答 每天的 23點之後在換算八字時,應該算是第二天的開始。 例如某 年 某 月 2 日 23:00 換算八字時也會等於輸入某 年 某 月 3 日00:00的八字輸入以上的時間通常會得到相同的八字,除非正巧的這段時間之間正好是農曆節氣的交界才會有不同(那也太巧了)。因為古代是沒有「幾點幾分」這回事,只有什麼「時辰、幾刻」(一刻等於現在時間單位的15分鐘)所以這只是「時間單位」的換算上的問題而已。而現在的23點至隔天的凌晨1點之間正好是第二天的子時。依據古法,晚上「11:00」之後,就算是第二天的日子(第二天的子時),這是古代和現代的「時差」(時間單位的差異)。因而出生在晚上11:00之後的人,有時候會覺得迷糊,不知該怎么辦?
周易與天文歷數的關係
八卦是在古天文學的基礎上發現的,它與天文在紀協同發展起來的,也是古代天文歷數的最初形式(無文字元號)。因此,通過古代歷數,可以證實八卦與天文學的兼融關係。八卦與六十花甲數一起,不僅可以動態地反映天象,而且還能推演歷數。所以八卦與甲子都是象數兼賅的。它們既是天體運行的客觀標誌,又是協調律歷度數,統一紀理年月日時周期的象數符號。八卦與甲子的相繼出現,並有機地結合起來反映天地陰陽之象,這充分說明,古人認識到它是宇宙萬有客觀規律,故稱其為“天道”、“神道”。
“歷數”是天時推移的根據和可靠標誌。《史記》曰:“黃帝考定星曆,建之五行,起訊息,正閏余......各司其序,不相亂也”可見我國早在黃帝時代已經有了精確的曆法。我國古代是陰陽合曆。它以陰曆為基礎,以置閏之法協調陰陽曆,即三年一閏,五年再閏,十九年七閏始能齊一。也就是說,當太陽視運動為十九周,月行二百三十五周,恰於冬於朔日夜半子時相會。可見,古代是以回歸計年,朔望計月,365日而成歲。平年354日,閏年384日。
易學觀念,在描述天地(萬物)方面,簡直是世界上最自然、最簡單質樸的方法論了。古人以地球為觀測點,日月星辰的視運動為觀測結果。因此,日月星辰每天從東方升起,經過南方(所謂上經天運動),落入西方;此外,日月星辰每年從西向東的運動。北半球人們只能觀察到地平線以上一半天空的天體運行情況,當然還有地平線以下觀察不到的“北方”。所以,古人時空觀念中,是以上為南、下為北、左為東、右為西(所謂面南而立,向明而治)。天體複合運動不論何等複雜,然而,運用太極、河洛、易卦乾支體系等極其簡單、質樸、明了的圖象和算式,就能如實地、動態地再表達出來;不論其陰陽曲線、圈與點、陰爻或陽爻、卦、乾支等的陰陽位置、性狀,都具有具體、鮮明、時空向量等物質運動的內容。
根據《焦氏易林》、《易緯乾鑿度》、漢代卦氣說、爻辰說、月卦說及近人鄒學熹《易學十講》等資料介紹如下:太陽日周期歷十二時辰為一日,合今二十四小時,一千四百四十分鐘。《焦氏易林》依序卦順序一卦值一日,而坎離震兌值二至二分。乾值甲子,坤值乙丑,直至未濟值癸亥。周而復始,六周盡三百六十日。以一日十二時辰再分,則以乾坤兩卦代表晝夜,乾坤計十二爻,每爻當一個時辰,十二爻當十二時辰。並以十二地支記十二時辰,十二訊息卦相配以表示陰陽消長變化之象。再以乾坤兩卦三百六十策,其餘每卦得六策。坎離震兌四卦計二十四策,以演二十四氣。三百六十策合周天三百六十度。
《堯典》說:“以閏月四時成歲”。一歲十二個月計三百五十四日,閏年十三個月計三百八十四日。《周易》以乾坤至渙共五十九卦,計三百五十四爻,以當十二月三百五十四日。六十四卦計三百八十四爻,以當閏年十三個月三百八十四日之數。卦氣五日一候,每月六候,十二月計七十二候。每月配五卦,十二月配六十卦,餘四卦坎離震兌分主四時。每月五卦計三十爻,一爻主一日,五卦以當六候;十二月六十卦,以當七十二候。在六十卦中,每月以辟卦為主,故稱十二月卦。以十二月卦表示二二月二十四節氣晷景的變化。從冬至子月起的六個月,晷景從最長不斷縮短,《周易》以復、臨、泰、大壯、央、乾六卦,表示陽長陰消之象。從夏至午月起的六個月,則晷景從最短不斷增長,《周易》以後、遁、否、觀、剝、坤六卦,表示陰長陽消之象。
一年四時,每時三個月,四時為十二個月,以春夏秋冬表示之。天球以二十八宿為刻度,四象分布四方。每時更一象限,四時更四象限為一周天。古以二分二至定中星,易卦以坎離震兌四卦紀四時。春分點在東方,青龍七宿居之,象徵春三月,萬物發陳,故以震卦配之。夏至點在南方,朱雀七宿居之,象徵夏三月,萬物蕃茂,故以離卦配之。秋分點在西方,白虎七宿居之,象徵秋三月,萬物成熟,故以兌卦配之。冬至點在北方,玄武七宿居之,象徵冬三月,萬物閉藏,故以坎卦配之。古法還以五星定四時。一年之中,每星各占七十二日,五星恰好三百六十日之數。乾坤二卦策數亦為三百六十策。土木火三星軌道大而在外,計之恰好乾之策二百一十六;金水二星軌道小在內,計之恰合坤之策一百四十有四。古以卦紀年,兩卦值一年,六十四卦恰值三十二年。《易緯.乾鑿度》說:“法於乾坤,三十二歲而周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萬有一千五百二十坼,復於貞也”。就是說,每年兩卦合一歲周天之數,即三百六十度。三十二對卦值三十二年即為:360*32=11520(策)。所以《繫辭》有“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坤之策百四十有四。凡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二篇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之數也”的說法。
此外,八卦的先天圖和後天圖是紀理天文、歷數的總結,反映了天體運行規律即年、月、日、時各個周期(詳見先天八卦與後天八卦)。由此可見,古人正是套用易卦反映了宇宙萬有客觀規律。故《繫辭》曰:“觀天之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八十年代,朱燦生教授從本世紀月亮運行的百年數據中,發現了現代天文學從未有過的數據規律。將這些數據規律用極座標圖表示,則形成一個太極圖。不僅如此,還發現月亮運動的數據在座標下,總是落在六十四個特徵點上。這些數據規律當完成一個周期才完全重合。朱教授的論文在國際上引起巨大反響。通過現代科學證明,六十四卦的確是一個反映宇宙規律的動態的自組織、自調節系統。近年來,國外對六十四個遺傳密碼的發現,更充分證明了六十四卦的科學性。

擇日用“子時”的乾支套用差別

眾所周知,每日的乾支取用是從夜間23點“子時”開始的,子時包含了23點和0點兩個小時。
有人認為過了當天夜裡23時,日的乾支即應以次日的乾支為準;如“甲子日”夜間23時過後,即進入“乙丑日”。
但也有人認為只有過了0點後,才是用次日乾支。如“甲子日”0時過後,才進入“乙丑日”,23時以後~~0時之前,仍應視為甲子日,但時之乾支應據“乙丑日”取定。
23時:01分~59分,謂之夜子時;0時:01分~59分,謂之早子時。
如擇日用子時,應以用“早子時”為好。
各位有何看法?

九千大師,,其對早.晚子時的看法...值得參考

以下為九千大師的說法:

最近很多人重提夜子時和早子時的問題。最近很多人重提夜子時和早子時的問題。對於這個問題,我在不同的場合也為大家分析過。對於這個問題,我在不同的場合也為大家分析過。在就這兒我來個小總結吧。在就這兒我來個小總結吧。
在紫微斗數的《安星訣》當中,子時給劃分為兩半:前一個小時是當天的子時,稱為夜子時;而後一個小時是新一天的子時,稱為早子時。在紫微斗數的《安星訣》當中,子時給劃分為兩半:前一個小時是當天的子時,稱為夜子時;而後一個小時是新一天的子時,稱為早子時。很多人心中都有個疑問:中國時曆法明明是以子時之始換日,為什麼偏偏在紫微斗數中以西方的時間觀念位換日呢?很多人心中都有個疑問:中國時曆法明明是以子時之始換日,為什麼偏偏在紫微斗數中以西方的時間觀念位換日呢?是不是安星法有誤呢?是不是安星法有誤呢?
堅持子時之始為一天的分野的人是鑒於子時在一天十二時辰中排在首位,所以很順理成章地把子時之始,即每天的十一點,當成是一日開始的時刻。堅持子時之始為一天的分野的人是鑒於子時在一天十二時辰中排在首位,所以很順理成章地把子時之始,即每天的十一點,當成是一日開始的時刻。更甚者,會有人批評早子夜子的說法,是強加西方思想進入中國術數的行為,所以批評紫微斗數的《安星訣》是有錯誤。更甚者,會有人批評早子夜子的說法,是強加西方思想進入中國術數的行為,所以批評紫微斗數的《安星訣》是有錯誤。
其實,有研究中國曆法的人都很清楚,子時是自古以來也是在中間換日的。其實,有研究中國曆法的人都很清楚,子時是自古以來也是在中間換日的。
李淳風在唐朝制定《麟德曆》時,就在《新唐書?曆表》中明確指出:“古曆分日,起於子半”,以子時的中點,即零時十二點,為一日之始。李淳風在唐朝制定《麟德歷》時,就在《新唐書?歷表》中明確指出:“古歷分日,起於子半”,以子時的中點,即零時十二點,為一日之始。漢初伏生的《尚書大傳》中也指出:“周以十一月爲正,色尚赤,以夜半爲朔。”子半和夜半,就是指子時的中間。漢初伏生的《尚書大傳》中也指出:“周以十一月為正,色尚赤,以夜半為朔。”子半和夜半,就是指子時的中間。以子時之中點換日,是中國曆法的常識。以子時之中點換日,是中國曆法的常識。
古人並非是鬧著好玩、隨心所欲地以動物來代表時辰,當中其實大有玄機的。古人並非是鬧著好玩、隨心所欲地以動物來代表時辰,當中其實大有玄機的。時辰以十二生肖為代表,早見於西周,而時辰的陰陽就以其形態所代表的雙單數來決定:時辰以十二生肖為代表,早見於西周,而時辰的陰陽就以其形態所代表的雙單數來決定:
牛(醜)蹄分、兔(卯)缺唇且四爪、蛇(巳)無爪但舌分、羊(未)碲分、雞(酉)四爪、豬(亥)蹄分;這六種都是屬陰。牛(醜)蹄分、兔(卯)缺唇且四爪、蛇(巳)無爪但舌分、羊(未)碲分、雞(酉)四爪、豬(亥)蹄分;這六種都是屬陰。
虎(寅)五爪、龍(辰)五爪(五爪金龍)、馬(午)碲圓(單)、猴(申)五爪、狗(戌)五爪;這六種都是屬陽。虎(寅)五爪、龍(辰)五爪(五爪金龍)、馬(午)碲圓(單)、猴(申)五爪、狗(戌)五爪;這六種都是屬陽。
偏偏鼠(子)是前足四爪後足五爪,其實是代表上四刻是屬夜之陰,後四刻是屬日之陽。偏偏鼠(子)是前足四爪後足五爪,其實是代表上四刻是屬夜之陰,後四刻是屬日之陽。(你不相信,捉一隻來看看)! (你不相信,捉一隻來看看)!
(以上資料見於明代學者郎瑛所著《七修類稿》中的《十二生肖》) (以上資料見於明代學者郎瑛所著《七修類稿》中的《十二生肖》)
古人的智慧一絲不苟,從十二生肖的定位中也可見一班。古人的智慧一絲不苟,從十二生肖的定位中也可見一班。 ] ]
所以,紫微斗數把子時分成夜子時和早子時換日,並非借用西方思想,而是有中國歷史的依據的。所以,紫微斗數把子時分成夜子時和早子時換日,並非借用西方思想,而是有中國歷史的依據的。(原文請見《九千飛星》) (原文請見《九千飛星》)

早子時與晚子時
子時在預測中的定位
民間不少地區流傳“命不運算元”或“子時不占”之說。據說:子時出生的人命很難算準,在子時占測諸事也難得測準。究其緣由,關係到子時應隸屬哪一天的問題。子時歸屬的日子不同,命局當然大不一樣了。不僅子平(四柱)預測如此,凡將日子、時辰為原始信息輸入的其他種種術數,諸如紫微斗數、六壬、奇門等等,似無一不存在由於子時歸屬不確而導致測不準的問題。
眾所周知:子時始於晚11點,終於凌晨1點。那么,究竟是如眼下多數術數家那樣,把認作一天中第一個時辰的子時之初(即晚11點)作為一天的開始,還是如今日曆法所要求的那樣將子時一分為二:以“子半”(即晚12點)作為一日之始呢?
一日分為12個時辰由來甚古,據云夢睡虎地秦墓出土的竹簡《日書》的記載,早在秦代已開始用十二地支來表示一天中12個時辰了。然而歷代術數書儘管汗牛充棟,卻對日始何時的問題罕有說明。民國初袁樹珊在《命理探源》一書中,根據明人萬育吾關於一日分為一百刻的論述推斷:“子時的上半個時辰屬於前半夜是昨日,下半個時辰屬後半夜是今日。”此說在術數界有一定影響,但由於其說不古和證據薄弱,故不被多數術數者所朱信。多數術數者鑒於子時在一天12時辰中排在首位,故而很自然地在把子時當作一天中第一個時辰的同時,也就將子時之初(即晚11點)作為一日開始的時刻了。這就不奇怪在術數復甦的大陸,九年前競在傳媒上發生過一場有關新年伊始的討論:要不要在農曆除夕11點鐘時來迎接新年到來。
其實,曾為唐朝制定《麟德歷》(施行於公元665~728年)的術數大權威李淳風早早就明確指出:“古歷分日,起於子半”(見《新唐書·歷表》),即是說古代的曆法。都是以子時的中點(即晚12點鐘)作為一日的開始。更早更權威的證據見於漢初伏生所傳《尚書大傳》。該書言:“周以十一月為正,色尚赤,以夜半為朔。”東漢奉詔總結經學的名著《白虎通》,亦徵引和重申了伏生之說。正者,為改朝換代後重新確定的一歲之首月,朔為初始。上引伏生之言是說:西周以農曆十一月為正月,崇尚赤色,並以夜半為正月初一日的開始。伏生所說的夜半也就是李淳風所說的子半,這是一個曆法常識問題,可由實測證明。
在古代文獻中,“夜半”與“日中”是兩個使用頻率很高的特定時刻概念,且二者相隔剛好半天,即:夜半=日中-半日。而所謂“日中”即指一日之中點,也即太陽正當頂之時,用日圭測之則在圭影最短的時刻,那恰好在當地正午12點鐘時,與之相隔半日的“夜半”理所當然地在當地晚12點鐘時,此時刻正是子時的中點――子半。由此可見,從西周起,曆法就把與“日中”相隔半日的“夜半”作為一日之始。用12地支記時表後,子時恰被日子的更替時刻所平分:後一段為子正或稱早子時,屬今日;前一段為子初或稱夜子時,屬昨日。一日始於早子時之初,而終於夜子時之末。
對於術數家而言,一天十二個時辰有十一時辰無須再細分,唯有子時還須進一步分清:是屬於當日的子正(即當地凌晨0~1點鐘)還是屬於昨日的子初(即當地晚11~12點鐘)。
《七修類纂》曰:仁和郎漢雲,地支肖屬十二物,人言取其不全者。子以庶物,豈止十二不全者哉。以地支在下,各取其足爪於陰陽上分之。如子雖屬陽,上四刻乃昨夜之陰,下四刻今日之陽。鼠前足四爪象陰,後足五爪象陽故也。醜屬陰,牛蹄分也;寅屬陽,虎有五爪;卯屬陰,兔缺唇且四爪也。辰屬陽,乃龍五爪。巳屬陰,蛇舌分也。午屬陽,馬蹄圓也。未屬陰,羊蹄分也。申屬陽,猴五爪。酉屬陰,雞四爪也。戌屬陽,狗五爪也。亥屬陰,豬蹄分也。
上已說明“如子雖屬陽,上四刻乃昨夜之陰,下四刻今日之陽。鼠前足四爪象陰,後足五爪象陽故也。”是以子時應分早子時與晚子時。
時辰己見分曉,如何排八字前人皆做論述,茲不贅述。

到底有沒有早子時晚子時
到底有沒有早子晚子,是冬至建年還是立春本來不想談得,這么基本的問題,我還是經常看到有人在爭論,而且從沒有結果,各執一詞。在我斗數研究文章中有關曆法的論述已經闡明了,大家可參看。現在再轉一遍文章,作者是研究鐵板神數的,他的研究結果與我相同,可互參。
數術預測divination易學難精,作為高級數術的康節神數更是如此。康節神數起手便要立出全息科式,年、月、日、時四柱中,最難的是確定時柱。有人馬上說,這有何難,我早就學了。學是學了,學對還是學錯,就難說了。可以肯定的是,當今世界上,真正懂得立時柱的決不會太多。否則,本文就無必要了。要知道,康節神數之“神”,決非浪得虛名。
至少在殷商時代,我國古人即把一晝夜分為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個時辰,並分別以夜半、雞鳴、平旦(昧爽、昧旦、平明)、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昃)、哺時、日入、黃昏、人定來指代。《尚書·牧誓》:“時甲子昧爽,王朝至於商郊牧野。”《尚書·無逸》:“自朝至日中,仄,不遑暇食。”
數術界中,普遍以23~l點為子時,1~3點為丑時,依次類推。見下表:表1 傳統時辰、鐘點對應表(表略)數術界中,幾乎人人都將表1《傳統時辰、鐘點對應表》奉為圭臬,敬若神明,然而,它是錯的!表1中,時辰與鐘點的對應關係,既不符古傳真髓,亦脫離現代實際,更經不起“一式一解”科式的檢驗,這個無情的事實,不知當今易壇有沒有人或有幾人敢於、肯於正視、面對、承認。但是,這畢竟是事實!
下面分七個方面來論述箇中原委:
一 子時為23—1時無歷史依據宋代the Song Dynasty(960-1279)以後,人們把每—個時辰平分為初、正兩部分。從子初子正一直到亥初亥正,初或正都等於一小時。現代“小時”(即小於一個時辰之意)的時間概念和稱謂即由此而來。在中國古代的典籍史料上,根本找不到古人計時起迄於晚上11點(23點)的依據。遍考現代人編撰的數術資料,雖都沿襲以23—1點為子時,卻從未見人道明其佐證及古典出處。二子時始於0時——《史記》中的證據我國最早的曆法寶典當推偉大史著《史記》中的《歷術甲子篇》。《歷術甲子篇》以“歲名焉逢攝提格,月名畢聚,日得甲子,夜半朔(旦)冬至,正北,十二,無大余,無小余;無大余,無小余”為曆元(人稱“天正甲寅元”)開始進行推算的,其曆元近距是周考王十四年,即公元前427年。
上面引用部分的意思是,在甲寅年甲子月甲子日,合朔與冬至midwinter的交氣時刻同在“夜半”。“夜半”是幾點幾分呢?“無大余,無小余;無大余,無小余”,前一個“無大余”指合朔(初一)那天的乾支數次是“0”,即甲子日;“無小余”指合朔的具體時刻是“0”,即0點0分。後一個“無大余”指冬至那天的乾支數次也是“0”,即甲子日;“無小余”指冬至的交氣時刻也是“0”,即0點0分。以上充分證明,“夜半”子時,指的是深夜零點零分,古人計時從“夜半”子時即零點開始。
或許有人還有疑惑。貴州教育學院副院長,《中華傳統天文歷術》一書作者蔣南華教授長期從事古天文曆法的教學研究工作,蔣先生利用上述《歷術甲子篇》中數據和月實(29日)推算上下數千年的月、日乾支和朔、閏,一絲不亂,這是無可爭辨的事實。
三從“隅中”“日中”的含義分析,亦證明子時始於深夜零點《左傳·昭公五年》孔穎達疏:“隅謂東南隅也。過隅未中,故謂隅中也。”也就是,太陽處在地球赤道theequator線以南,即東南方向,故謂東南隅,是太陽正要達到而未達到地球赤道線上空時的日象。如果太陽已達到赤道線的上空,那么它就不是處於隅中,而是處於正東,即二月春分theSpringEquinox“日中”之時了。日中,是太陽正當頭頂之時(即中午12點,午時),卯月春分的天象,同時也是晝夜平分的意思,“中”者半也,即平分之意。春分這一天,白天和晚上的時間一樣長(白天為上午卯時六點至下午酉時六點,晚上為下午六點至第二天上午六點)。秋分theAutumnal Equinox (16th solar term),則是太陽由北回歸線tropic ofcancer向南回歸,正對地球赤道線上空時的日象。此時太陽當頂,為中午12點正——午時之始。古人正是以“夜半”(零點)即子時,“正北”牽牛初度為起迄點,並驗之以二十八宿的“四仲中星”(“日短星昴”“日中星鳥”“日永星火”“宵中星虛”)的酉時中天宿位和太陽回歸運行規律來進行安排的。—日十二時辰,分為“正北”子,“正東”卯,“正南”午,“正西”酉四個時段,每個時段均為三個時辰(即六小時)。《歷術甲子篇》“正東……(後)小餘8”,化為現代時刻為8∶32=X∶24,即卯時始於六點正;“正西……(後)小餘24”,化為現代時刻為24∶32=X∶24,即酉時始於18點正;“正南……(後)小餘16”,化為現代時刻為16∶32=X∶24,即午時始於中午12點正。

四從現代科學角度出發,毫無疑問,子時應為0—2時首先要明白幾個天文概念。查詞典得知:時區timezone——為了統一時間標準,國際上規定把全球按經線longitude分成24個區,稱為時區。地方時——以當地所看到太陽升至最高位置的時刻(即太陽視圓面中心通過當地子午線的時刻)定為正午noon,並以此為標準確定一天中其它時刻的時間。區時——各時區均以本時區中央經線的地方時作為全區共同使用的時間,稱為區時。我國使用的台北時間Beijingtime,是北京所在的東八區的區時,即東八區中央經線東經120°的地方時,是我國統一使用的標準時。研究清楚上述天文概念,誰都會得出,台北時間中午12點正,在東經120°的地方,太陽位置達到最高,為巳時和午時的臨界點。12點1分1秒,太陽高度回落,午時開始,與數術體系中的“午時——陰生”相符。同理,子時始於0點1分1秒,此時,太陽位置剛上升,符合“子時——陽生”之理。簡單地講,一陰n一陽u之謂道,子時始於0時,午時始於12時。依次即可定出其他時辰對應之鐘點。上面所述同時亦證明了“早夜子時”之說之謬。於是,就得到了下面這張時辰與鐘點對應表。表2現代時辰、鐘點對應表 時辰 子 醜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根據天色和古人生活規律用文字解釋 夜半 雞鳴 平旦 日出食時 隅中 日中 日昳 哺時 日入 黃昏 人定 始於現代時刻 0 2 4 6 8 10 12 14 16 18 20 22終於現代時刻(點分秒) 1點59分59秒 3點59分59秒 5點59分59秒 9點59分59秒 9點59分59秒 11點59分59秒13點59分59秒 15點59分59秒 17點59分59秒 19點59分59秒 21點59分59秒23點59分59秒
五數術實踐證明0~2時為子時不但在理論上證明0~2時為子時,而且可在實踐中得到印證。如1999年12月26日湖北省南漳縣趙林聲先生給金先生來信時談及“0~2”時的時辰定法在數術實踐中的套用。全信引於下:老師:您好!您的大作我經常拜讀,受益不淺,特別是近期刊於《易數之友》上的“再談如何確定時辰”我很感興趣,並有同感。我家世代研習《鐵算盤》,此術與鐵板神數完全不是一個系統,與大六壬和奇門聯繫較緊。我爺爺教我用時就是您文中提到的時辰,即子時為0~2、午時為12~14時,等等,再轉換成當地時間。當地時間換算是以西安為中心點,確切的說是以西安市西邊的蒲城縣為中心點,而這個點在東經109°38′,這也是我國從古到今的最權威報時點,“台北時間”的中心點就在該處,而不在北京。先生文中“東經120度以外的地方運用時,先應把台北時間換算成當地地方時間,才能查此表”不知是何意?為什麼用120度?如果可能的話能否將此表寄一份來?關於現行的年、月定法能否來信或來電告知一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