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關係的雷區是低情商男人

2019-03-09 09:52:36

Moon姐姐
歲月情感煲一碗湯

之前,我們就曾在媽媽在一起上推送過一些文章,一直想告訴姐妹們的就是:婆媳關係好壞的關鍵其實是在男人身上!今天這篇文章從古代一個著名的婆媳事件出發,向大家說明了婆媳關係有一個低情商的男人夾在其中,是一件多么致命的事情!

自古以來,婆媳關係這道難題中存在著一個永恆的解析式,解析式邏輯清楚則難題可解,解析式混亂無章,則婆媳成仇,這個解析式就是為人兒、為人夫的那個男人。

對於婆媳關係,我的心理陰影面積是從中學時讀《孔雀東南飛》開始的,然而隨著年齡漸長,見識增多,回過去再看,才發現悲劇的始作俑者是一個低情商的老實男:焦仲卿。與其說是惡婆婆逼死了劉蘭芝,不如說是沒用的男人逼死了好女人。

當劉蘭芝向經常出差的焦仲卿傾訴他不在家時,婆婆對自己百般挑剔,賭氣說你們家既然這么不看好我,就把我休了算了,此情此景,每一位曾經與婆婆交火的女子應該都遇到過,男人哄一哄勸一勸買點胭脂水粉討好一下,滅火隊員其實沒那么難當。

焦先生不然,不拿水龍頭,偏拿噴火槍,去自己老媽那兒點了一把火。“兒已薄祿相,幸復得此婦,結髮同枕席,黃泉共為友”,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你養個兒子這么不中用,燒高香才娶了個好媳婦。如果世間有哪個當媽的,在兒子說出這種話的時候,沒有想到撞牆一百次,一定不是親媽。

於是,親媽為了證明自己的兒子並非“薄祿相”,立志休了劉蘭芝,為兒子娶千年美女“秦羅敷”。

“我自不驅卿,逼迫有阿母。”男人辭別老媽,回媳婦這兒又澆了一桶汽油。

劉蘭芝穿戴整齊,打扮得美如天仙,淡定地辭別婆婆,淚別小姑,顯然已經做好了與這個家庭永訣的準備。

女人開始新生活其實沒有那么難,即使在漢朝,劉蘭芝歸家十餘日,先後兩個官二代上門求親就是明證。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在一根筋先生焦仲卿一再要求甚至騷擾下,劉蘭芝不得不許下永不分離的宏願。

時間是一切的敵人。誓言誠可貴,時機價更高,被休後的劉蘭芝回家等待前夫的訊息,等來的卻是一個又一個提親人。推掉一門親事不難,又推掉一門也不難,為難的是焦先生那邊,像是游泳池裡放了一個響屁,只看到冒泡聽不到動靜。

終於,迫於兄長的壓力,劉蘭芝要嫁入豪門了。既然人家誠心來求,不計較你是否有婚史,想來是傾慕已久,更何況送彩禮的隊伍有四五百人,這場聲勢浩大的傾城再婚,堪比“豪門棄婦”朱玲玲嫁給身家200億的羅瑞康,人家好歹還苦戀了八年才修成正果,你劉蘭芝回家不到半個月就搞出這么大動靜,堪稱史上對惡婆婆最有力的還擊。

勵志故事的大幕已經拉開,新生活裝扮得花枝招展向劉蘭芝招手,偏偏攪局的又來了。有些男人,做正經事的時候比蝸牛還慢,攪局倒是跑得比兔子快,且擅於冷嘲熱諷,以死相逼。

“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問題我是解決不了,但要死也得拉個墊背的,可憐劉蘭芝本是心向明月,腿一軟就被帶進陰溝,稀里糊塗許下生死願。

一個沒有能力幸福的男人,與一個異常接近幸福的女人,陰差陽錯地走上了同一條道路。男人最嚴重的缺陷是無藥可救、不分場合的低情商,女人最嚴重的缺陷是沒有前提、毫無理智的忠貞,惟有各懷嚴重缺陷的男女才會雙雙走上殉情的道路。

先不說愛情是否值得你為它死,單說是不是會有一種愛情能到走投無路的地步,答案也是否。通往每一件事至少有六扇門,你守著一扇門死磕,門不開就撞牆,身為觀眾,任何細微的同情都是辱沒智商。

“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劉蘭芝的故事,淚點在此。什麼叫惡婆婆?韓劇《秘密花園》里金社長的老媽,兒媳婦都生幾個萌娃了,還是不讓邁進家門半步,劉蘭芝的婆婆顯然不是那個級別,否則你害死我兒子我還同意你們合葬?負分滾粗!

所以,劉蘭芝似悲劇的重點不是賢媳惡婆,而是低情商的男人。他們自以為誠實公正,其實專司火上澆油,絲毫不懂自己的戲分既不是包青天也不是關雲長,而是和珅、韋小寶,專司和稀泥,以討好領導為己任,以讓所有人開心為原則,對太太說老媽不對,求你原諒,對老媽說,媳婦無禮,請您大度,然後悄悄地給兩個女人手裡各塞一張銀行卡,“只給你一個人,別讓人知道”。

人生總有難題,低情商男人焦仲卿明明自己戴了墨鏡卻以為天黑,上吊耍酷,還拉上一個前程似錦的妹子,一千多年來,一直在扮演受害者。時至今日,我們身邊依然有這樣的男人,永遠長不大,永遠不會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甚至不懂站在對方角度去思考問題,所謂耿直Boy,或者真是應了那句話:你不是情商低,而是太自私。

如果一個男人告訴你,

我媽說你壞話,

你要做的不是恨他媽,

而是甩他兩個大耳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