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創業就是土狗變成狼,從游泳池到大海的過程|中航愛創客

2019-03-11 16:47:05

俞敏洪說,創業就是一條,就像游泳一樣,把自己跳到水裡就行了。創業,實踐比理論更重要。同時,它也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對於創業者來說,開弓難有回頭箭,一旦選擇了創業,可能再也不會想回到原來的生活狀態中了,這也許就是創業的魅力吧,它給人帶來刺激、挑戰和自由。

創業人人都能幹,同時必須付出行動才能成功。儘管今天是孫陶然校友攜他的書《創業36條軍規》在北大舉辦活動,但是光看書,恐怕起不到太大作用。

我考上北京大學之後,很想談戀愛,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談,於是買了很多談戀愛的書籍來看。但是直到我大學畢業,依然沒有談過一次戀愛。這就是我想要講的意思,光讀書是不管用的。我當時背了無數個戀愛訣竅,但是一走到女生面前就慫了,所以也就從來沒有一條是用上過的訣竅。等到我大學畢業,後來在北京大學當上老師,有了自信之後,我沒有用書中任何一條戀愛訣竅,追求第一個女生的時候就成功了,現在她成為了我的夫人。對此,我遺憾得不得了。創業也是如此,實踐比理論更重要。

當然,有理論指導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當有戀愛經驗的人來告訴你怎么談戀愛,像孫陶然不光談過一場戀愛,從藍色游標、恒基偉業、拉卡拉,他談過多次戀愛,三個公司都做的非常成功。像他就有資格來告訴你創業怎么做。但是我看了他的書,看來看去,我覺得36條真的太多了,等我讀到第36條的時候,我早就忘記了第一條是什麼了。

創業就是一條,就像游泳一樣,把自己跳到水裡就行了。只不過跳下去的時候,你稍微要有一點關注。如若你不會游泳,一跳下去就是深不見底的大海,此時若是沒有人救你,那你就死定了。你可以先從能夠觸得到底的游泳池開始學習游泳,等到你會遊了之後,就可以游向大海了。

小時候學游泳,我就是從水渠里學會的。農村裡的渠道,水很淺,但是夏天又有水,放了水之後,我就在裡面撲騰,慢慢撲騰到池塘里,小河裡,後來緊接著就撲騰到長江里。我8歲就游長江了。現在,我在大海里游泳,基本上可以一直游下去,除非趕上鯊魚,那是實在沒辦法。

創業也是這樣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但是如果有人幫你,比如說像孫陶然和我這樣的人,你可以大膽一點,有把握一點。我訓練兒子游泳的時候就是這樣,一上來就是他夠不著底,但是我能夠得著底的地方,於是他拚命撲騰,於是他學會游泳的速度,比我小時候學會游泳的速度要快很多。

這裡面涉及到創業的兩個要素。第一個要素:你必須從安全的地方開始。創業不是大躍進,不是一上來就要做大,創業要非常專注,從小事做起,逐漸做成大事。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比較安全,當然,創業的起點可以不一樣,如果完全靠你自己做,可以慢慢地從零做起,我相信藍色游標剛一開始也是沒多少錢,就是幾個朋友湊了一點錢,因為當時中國還沒有投資界,我做新東方是從自己當時每個月工資120元裡面,拿了60元錢出來買了10盒英語磁帶,為此,夫人和我大鬧一通。120元可是一個月的生活費,我突然一天之內就花掉了60元,在我老婆心目中,我永遠是一個LOSER,凡是我花出去的錢,都是掙不回來的。這就是我之前在我夫人心中的形象。但是我說,這一次,我一定要成功。當然,後來我真的創業成功了。

就好像游泳一樣,我是從小河溝開始游的,這樣就算不行了,也不至於將命丟了。現在的你們可以大膽一點,所謂大膽一點,就是你要告訴我們這些投資人,你一定會變成一個游泳健將,但是你現在還不會游泳,你要告訴我們你的商業計畫和商業模型。如果真的有束縛住你的東西,我們就可以給你安排一個游泳池,或者大海,給你資金,對你進行保護。還是你在游泳。這就是我們投資人的角色。

我也投資過一些大的創新項目,我是把自己當教練看的,我們並不是給你一筆錢,說你們自己去游泳吧,這個特別不靠譜,因為大量的年輕人,你給他錢,就好像你告訴他說,給你一個大海,你自己去游吧,結果他觸不到底就淹死了。

我們每投資一個項目,都是把自己當教練看,只不過我們教練的方式有不同,我是實戰出身的,創業就是真的你要跳到水裡去,這非常重要。你得跳下去。

第二,創業一旦開始,很難有回頭路。道理非常簡單,創業是把一條家狗變成一隻狼的過程。從小到大,你需要學習,這還算比較安全,不管你成績好不好,工作以後,不管你對老闆有沒有意見,老闆每個月都會給你發工資。從這個角度來看,你一直處於安全範圍之內。創業實際上是把你從游泳池突然扔到海里的過程,當你一旦下海之後,只要你在大海里游習慣了,肯定不會再選擇游泳池。

你現在讓我回到北大去當老師,當教授,這件事情幾乎不靠譜,我寧可窮的去要飯,我也不會回到北大當老師了,我寧願把自己賺的錢捐給北大都可以。曾經北大跟我說,你資助北大,給你3棟樓的命名,一棟叫“俞樓”,一棟叫“敏樓”,一棟叫“洪樓”,我說我的錢不是用來造樓的,我的錢是用來支持在中國可能還沒出現的一代又一代的企業英雄,這是我對我的錢的定義,這些一代又一代的企業英雄,我支持他們,若是成功了,結果我就有更多的錢了,最後拿點錢出來造3棟樓也可以。如果不成功,那我也心甘情願,因為錢畢竟用在該用的地方——用在創業者身上。

我是翩翩君子,表面上看至少是這樣,但是我們這些人的心,真的是養野了的,養野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從北大這樣一個學術氛圍出來之後,結果發現,外面的世界才真正符合一個個體的人可以奮鬥的世界。

馬雲也當了五六年的老師,也跟我一樣出來做了一個英語培訓班,我做事情成功的機率其實比馬雲高。但是成功的機率高並不等於未來的事情能夠做大。馬雲做阿里巴巴是他做的第五個公司,我們開培訓班幾乎是同時開的,2年以後,我的培訓班從13個學生變成了5000個學生,他的培訓班從20個學生,最後還是20個學生,然後,他又開了一個翻譯公司,又辦了一個中國黃頁,後來到北京跟朋友又開了一個公司,4家公司都沒有太成功,他最後做成了阿里巴巴。

這是一個不斷積累的過程。馬雲並沒有說前面4家公司做是失敗了,我就回去繼續當老師了,原因就是他的心已經野了,當一條狗變成狼之後,儘管生存上比狗要艱難很多,吃了上頓沒下頓。我從北大出來時,內心也是充滿了恐懼,因為這個月的工資就再也不發了,只是一旦當你習慣了狼的生活之後,要你再回到正常的狗的狀態,幾乎不可能。而且我也鼓勵這種狀態,人的生命就是一種擴張,就是一種興奮,就是一種在未知的道路上探索,當你遇到了很多你沒有預想到的事情之後,你的人生就得到了意外之喜。當然,這當中伴隨著很多艱難、痛苦與絕望,按照美國心理學研究的最終結論,如果一個人在奮進的道路上遇到了艱難困苦絕望,並且由此創造、培養了自己的堅毅的能力和思維模式——任何艱難、困苦、絕望,都是為了你未來做成一件大事所必然產生的準備。美國人用了幾千萬美元研究得出的結論,就是我們孟老夫子所講的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當你一旦有了這樣的心智以後,做事情成功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一旦你下海,進入了狂野狀態之後,這個心智模式你是不能不養成的。我後來能夠把新東方一步步做起來,就是因為有這樣的一個心智模式。

我總結人生中遇到的幾個挫折,後來發現這些挫折對於我來說帶來的都是好處。高考前兩年失利,第三年考上了北京大學;在大學期間得了一場肺結核,以為自己的人生從此就要完蛋了,結果在醫院裡讀了300多本書,背誦了10000多英文辭彙,結果變成了我們班辭彙量最大的人;因為辭彙量最大,我留校當了老師,因為辭彙量大,我在中國第一個教GRE辭彙;因為教GRE辭彙,想起來開辦新東方。

那些相反的東西,是另外一個你的生存道路的新的展現。大家在電影中看到《中國合伙人》里的成東青,成東青是黃曉明演的,黃曉明演了“我”的角色,獲了好多大獎,這次結婚居然沒有邀請我(笑),成東青在美國大使館喊“美國人民需要我”,我沒這么賤,我沒有這么喊過,但是我喊過“我需要美國”。我到美國大使館連去了3次,拒簽。當時覺得所有的朋友都在國外,夫人在家裡天天嘮叨“誰誰誰又出去了。”當時覺得自己很悲慘。如果我當初去了美國,現在我頂多是美國某所大學的教授,甚至連終身教授都算不上。於是我只好留在中國。當是就是覺得好像所有的路都被堵上,但是天無絕人之路,結果新東方就出來了,我後來換了一種心智模式。所以,任何一個等待、絕望、生命中的傷痛,都有可能反過來,把你一輩子打造的更加完善、完美。如果你這么想的話,你遇到很多事情,就會敢於繼續往前走,去探索了。

如果創業失敗了,你就像馬雲那樣想,馬雲的阿里巴巴,最後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把所有朋友再次招回杭州,在一個小別墅裡面,馬雲告訴所有的人說,這是我們做的第5家公司,我們一定能夠把它做成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他哪裡來的這個自信我不知道,當時十八羅漢聽他講話的時候,可能內心也是不太相信的,不相信也要把錢拿出來,於是成立了一個50萬人民幣的一個小公司,當時1999年,新東方的存款已經到了3000萬人民幣,我要知道馬雲需要錢的話……可惜我當時跟他都不認識。

相信自己能夠做成事情,這非常重要。我在大學讀了那么多談戀愛的書籍,也沒有談過一場戀愛,其實如果我當時勇於去追求女生,而不是去讀所謂的戀愛兵法,在大學裡無論如何是能夠追上一個女生的。後來當了老師以後,有了勇氣,追我看上的第一個女生,結果也就追上了。有這樣的心態、勇氣、行動,在行動中間不斷地完善,創業這件事情就離你不遠了,創業成功這件事情也就離你不遠了。

至於說創業的早和晚,其實無所謂,馬雲做阿里巴巴的時候年紀也很大,孫陶然做了3家公司,加起來市值也不如一個阿里巴巴。我做新東方20多年,現在也就50億美元的市值。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人生道路上幾十年,因為點燃自己的熱情和激情生命,於是有了比你原地不動更好的、更加值得回味的、甚至能夠給世界留下痕跡的交代,這才是最重要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