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神秘的清朝古書里,記載著如何讓老虎耕田,讓狗讀《周易》

2019-03-13 22:33:19

清末民初,有一本百科全書,叫《清稗類鈔》,它記載了清代的朝野遺聞,上至順治下至宣統,間或上溯到天命、天聰、崇德年間,有關社會經濟、學術、文化的內容全在上面有所體現。

比如它介紹了當時的時歷

「崇德丁丑十月朔,太宗以漢文曆書頒行滿洲、蒙古,初用大統法也。大統法創於明,即元之授時,本西域扎瑪里鼎所撰,而郭守敬等參改者也。」

介紹了紫禁城的規制

「大內之制,悉因明舊,無所損益,但易大明門為大清門,余正衙便殿皆仍之。惟各朝房舊在午門外者,後皆移於景運、隆宗二門外,蓋國初御門之典在太和門,後改御乾清門,因亦移入,即唐代之常朝也。常朝五日一舉,故御門五日為期,凡題本大除授,皆於此降旨。鹹豐中,因文宗違和,此典久輟,及穆宗親政,無請行者。」

介紹了皇家的規矩

「順治初年,孝莊後諭:“有以纏足女子入宮者,斬。”此旨舊懸神武門內。」

甚至還有太平天國領袖洪秀全寫給美國大使館的外交信

「朕聞貴國重人民,事皆平等,以自由為主,男女交際,無所軒輊,實與我朝立國相合,朕甚嘉賞。……凡貴國人民來我國者,皆上帝之子孫,必以兄弟相待。以後兩國永久和好,朕有厚望焉。」

當然,還有意境特別恬淡韻致的風俗

「蘇州花圃,皆在閶門外之山塘。吳俗,附郭農家多蒔花為業,千紅萬紫,彌望成畦。清晨,由女郎挈小筠籃入城喚賣。昔人謂金陵賣菜傭亦帶六朝煙水氣,而吳中賣花女郎,天趣古歡,風姿別具,亦當求諸尋常脂粉之外。」

不過,今天我們想說的是裡面腦洞最最最最大的一則:黔人豢虎耕田

換成今天的話,就是:貴州人馴化野生老虎種田

讓老虎耕種?到底是確有此事,還是痴人說夢?

讓我們來看看是怎么回事:

原文:

黔多山,重巒深谷間時有虎跡。山居之農善捕虎,捕必生致之,以術豢養使之馴,能代耕牛之役。捕時,多設陷阱,誘以餌,使入。既得虎,縛其足而柙之,日按時投以食,食多穀類,稍雜以肉。虎初不欲食,飢甚,始稍稍食之。積數日,如其力已疲,乃以鐵錘敲其牙,去之務盡,復剪伐其爪,使平貼如牛蹄。遂緩其縛,而柙則如故。日仍按時給以食,久之漸習,而食有加。察其狀,至食盡若有餘求,別故弛柙門而縱之。虎既去,不三日,必復來,蓋爪牙既去,不能攫獲他獸;即攫獲,亦不能啖食也。

農見虎之復至也,初不與以食,虎搖尾乞憐,乃以索系其頸,以曩食食之。惟就食之地無定所,或屋前,或屋後,或屋左,或屋右。錫虎以名,每食,輒指置食方向,呼而與之。久之,虎與人習,解人意,偶訓之以簡語,則狀若傾聽,意若領會,前後左右各知其方。苟執名而呼之曰:「某來前。」虎即趨而進。曰:「退後。」虎即慴而退,左之右之,固無不宜之矣。於是架之以犂,使習耕,初猶須人之董率也,繼惟坐而叱使之,無不如命。且力強而性奮,無牛之惰,有牛之功,故農不畏之而轉喜之也。日之夕矣,牛羊下來,耕虎雜其中,于于偕行,牛羊與虎,固耦俱無猜也。

所以,按照書中所說,想把老虎馴化耕田能手,到底需要幾步?

STEP 1:

通過馴化 讓老虎愛上吃大米

首先,你需要改變老虎的飲食結構,方法就是向籠子裡投放煮熟的穀物,在穀物當中稍微夾雜一點肉類食品。

老虎處於食物鏈的頂端,對穀物類食品肯定不屑一顧。不過,餓了幾天后,它會不得不開始吃你投在籠中的食物,一開始它只是去吃摻雜在其中的肉類,但肉類太少,且都夾雜在穀物當中,結果不得不將米飯也吃進去。

長期食素,老虎的體力肯定下降,此時你需要在它喪失攻擊力時,對其身上的裝備進行改裝,將適合捕食的部分全部摘除:用鐵錘將它的利牙敲掉,用大剪將它的爪子剪掉,讓它身上的裝備不再具備攻擊性,讓虎爪跟牛蹄沒有區別,“使平貼如牛蹄。”

卸掉了攻擊性裝備的老虎繼續被關在籠子裡,繼續食用煮熟的穀物大米,此時尚未徹底改變飲食結構的它,當然吃不飽,此刻,你需要故意將它放出籠子,放虎歸山,當老虎發現自己的利牙和鋼爪消失殆盡,“不能攫獲他獸,即攫獲,亦不能啖食”時,儘管無奈,但它最終會回到你的家中。

STEP 2:

猛虎家畜相安無事

老虎回來後,馴化將進入關鍵性步驟:訓練它懂得人意。剛回來時,你可以故意不給它食物,這樣老虎不得不搖尾乞憐,於是用繩子系好它的脖子,依舊用穀物餵養它。

餵食的過程就是一個馴養的過程,同時你還可以跟養狗一樣,給老虎取一個名字,然後喊著它的名字餵食。餵食地點不限定,“或屋前,或屋後,或屋左,或屋右……每食,轍指置食方向,呼而與之”,每次餵食的時候,就喊它的名字,指著放食物的地方,叫它去吃。

STEP 3:

訓練老虎耕田

通過餵食的訓練,老虎漸漸和你熟悉了,它漸漸地能領悟到你的意思,至此,命令它去耕田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於是架之以犁,使習耕。”老虎耕田,“力強而性奮”,力量大,幹勁足,將會有一種比牛還要牛的氣勢。

最後,文章描繪出一幅頗有喜感的畫面——

夕陽西下,耕田歸來,農民們肩荷農具,老虎與牛羊並肩而行,大家相安無事,其樂融融:“日之夕矣,牛羊下來,耕虎雜其中,于于偕行,牛羊與虎,固耦俱無猜也。”

那么,這個馴虎法到底可信不可信呢?

事實上,從生物學角度來看,由於老虎的消化器官只能分泌脂肪酶、蛋白酶等幾種酶,其中不含澱粉酶、纖維素酶,一種酶只能分解相對應的一種物質;而“食素”,主要是以消化吸收澱粉、纖維素為主。老虎吃下去這類東西無法消化,所以只能食肉。

由此可見,讓老虎食素,訓練老虎耕田真的只是古代農人的一個美好幻想。

不過,說到馴化動物,中國古人確實有著極豐富的想像。

還是這本《清稗類鈔》,裡面寫過另一個故事:光緒年間的台州,有一人教狗學人語,歷經十餘年,這隻狗竟能讀書。表演時,取一冊《禮記》,狗讀《檀弓》篇,不錯一字;又取《周易》,讀《繫辭傳》,也非常熟。這狗讀書的聲音非常響亮,惟發音時稍強硬,不能如人語之便捷。(忽然想到同樣是教狗說人話的美國小說《巴別塔之犬》,細思極恐…)

事實上,早在周代,《周禮·夏官》上就有“服不氏”等職,專門負責調教馴服動物。據說,春秋戰國的衛懿公養馴的仙鶴,可以進退有節,聽音樂而舞蹈。而一位叫”黃公“的藝人,則以上演馴服老虎的驚險節目而聞名於世。

到了漢代,《平樂觀賦》中曾記載“馳騁百馬,有仙駕雀,狐免驚走,禽鹿六,白象朱首”等壯觀場面。可見對於這種馴服動物以娛情的事情,上至政府下至百姓都很重視。

甚至在清代,為歡迎西方人而舉行的宴會上,還讓那些訓練過的老鼠進行了表演:兩隻用細鏈條拴在一起的老鼠,按主人的命令把鏈子纏結起來,然後解開。這種“特技老鼠”的確出乎人的意料,使觀看的俄國人伊台斯勃蘭德由衷讚嘆:“這些卑微的動物的表演是我看過的表演中最驚人的。”

不過,老鼠所能表演的遠不止這些。在民間,百戲伎藝中的調教老鼠,其成就更是驚人:

清人筆記中說,在蘇州玄妙觀,有一山東人表演的“鼠戲”:將一高約兩米,形如傘蓋的木架安放在地上,架內有一似戲場之地,十餘只鼠盤踞,還掛著圓圈及各式槍刀耍物。鑼一響,這些老鼠便上演各劇,有《李三娘挑水》、《孫悟空大鬧天宮》等,它們還能用爪抓住竹刀木槍,鏇轉而舞。

而元代陶宗儀在《南村輟耕錄》中還寫到了“蛤蟆戲”:

場上設一小木椅,大蛤蟆從乞丐身上所佩的布袋中躍出,坐在小木椅上,接著八隻小蛤蟆從口袋中躍出落地,環對著大蛤蟆,寂然無聲。乞丐喝道:“教書!”大蛤蟆便“閣閣”叫,八隻小蛤蟆都跟著大蛤蟆“閣閣”叫,大蛤蟆叫幾聲,小蛤蟆就叫幾聲,如同先生教學生。乞丐突然說“止!”這“蝦蟆教書”當即絕聲……

據記載,漢代有馴駱駝、馴虎、馴猴;宋代有魚跳刀門,使喚蜂蝶,熊翻筋斗,驢舞柘枝等,這都是令人意想不到的。

嗯,說個比較可愛的吧,北宋時期,《泊宅編》里說和州烏江縣高望鎮升中寺的僧侶,馴養了一,有客來,此貓便前去迎接並走報主僧,見來的不像正經人,便緊緊尾隨,一步不離……

真是一隻讓人省心的喵啊,不過還有一隻猴兒比它更棒。

清代沈日霖在《粵西瑣記》里記載到: 山西陽朔產猴,於文王先生有一猴,已被高度馴化,有客人來,猴便為他們送煙,一手接筒,一手持火,點完煙還會把火吹滅,小猴跪著拱手,最後兩手作叩頭狀而去,因此被人們呼為“禮猴”。

(猴賽雷康康表示不服)

最後,分享一則最具浪漫色彩的故事,出自清代王國璠的《台灣雜錄》:

慶曆年間,有一個名叫張九哥的伎藝人,曾為燕王表演。他取一匹帛重疊,剪成蜂和蝶,蜂蝶隨著張九哥的剪子飛去,或聚到燕王衣服上,或聚到美人釵髻上,這場面使燕王大悅。片刻,張以怕失去燕王的帛為由,招呼蜂蝶一一飛回,一匹帛又完好如初……

不管是真是假,誰說我們中國人是個缺乏幻想的民族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