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人士在黨報開懟美國副總統,於是我們專訪了他

2018-10-04 16:16:26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演講,公開指責中方干涉美國內政,甚至干預美國中期選舉。美國抗議中國“干涉內政”……確定劇本沒有拿錯?

彭斯副總統還大言不慚地宣稱,中國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的”,“在過去的25年裡’我們重建了中國’”。美國重建了中國……逗我呢?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美國副總統此番奇談怪論,想必讓廣大國際問題愛好者的髮際線又退後不少。奇談怪論本不值一哂,可也怕“謊話說了兩遍他就當真”,不能被搞懵圈了、帶跑偏了,甚至連“中國發展世界受益”的基本道理都懷疑起來了。

今天,人民日報上有篇挺重磅的文章,有理有據,洋洋灑灑數千字,在黨報上公開逐條懟了彭斯。署名也挺神秘:“鍾軒理”。

一般來說,這種人格化的署名方式都有來頭。於是,我們今天專訪了鍾大俠,請他給我們講幾句。

面對麥克風,鍾大俠上來就吟了一句詩:“涇渭由來兩清濁!”看著鴉雀無聲的台下和始終保持禮節性微笑的島叔,鍾大俠連忙咳嗽了兩下說,他今天來主要就講一件事:給中國對世界的貢獻,算算賬。

這個賬該怎么算?鍾大俠伸出三根手指:

“首先,可以從推動世界發展的角度,算一算中國做出多少貢獻;

其次,可以從促進世界和平的角度,看一看中國做了哪些事;

第三,可以從維護國際秩序的角度,評一評中國究竟有沒有破壞國際規則。”

(一)

三分逗,七分捧;凡是表演跆拳道的,總得有個拿木板的。島叔沒讓鍾大俠失望,當即站起來提出一個問題:如彭副統領所言,數字是不會騙人的,美國對華貨物貿易存在巨額逆差,這是事實吧?這不就是美國“吃虧”了嗎?這不就是一種“不公平”嗎?

鍾大俠搖搖手:貿易賬可不是這么算的。

一部iPhone手機,中國組裝完成後再以工廠成本價“買回”美國,就被記錄為進口產品,算作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於是在美國白宮那裡,iPhone的進口對美國來說就成了一個巨大的損失,請問這種算賬法科學嗎?蘋果公司難道是傻子嗎?在產品價值鏈中,跨國企業拿到的是大頭,中國企業拿到的是小頭,只是一點加工費、辛苦錢,把這全算作中國“賺了”的人,不是壞,就是蔫壞。

還沒等島叔充分消化吸收,鍾大俠又反問道:“如果美國肯賣高科技產品給中國的話,還會有這么大逆差嗎?比方說,美國的福特級航母賣不賣?一艘按150億美元算,賣給中國4艘,馬上就能填上600億美元的逆差。”

這就很6了。

“我們來聽聽美國人自己是怎么說的。”鍾大俠拿出一份隨身攜帶的檔案念了起來:“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2017年4月報告,美國若將對華出口管制放鬆至對巴西的水平,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可縮減24%;如果放鬆至對法國的水平,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可縮減35%。”

大俠總結道:所以說,貿易是相互的,各取所需,你情我願。只要有市場需求,就會有買有賣。中國從不強買強賣,也不刻意追求順差。問題不出在“中國不買”,而出在“美國不賣”。

島叔又問:“美國國內有說法,中國‘搶走’了美國人的飯碗。你剛剛也說有許多美國工廠到轉移到了中國,那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錢,可能確實讓美國跨國公司掙了,但工作崗位都歸了中國?”

鍾大俠說:“我就知道你要問這個問題。我們再來看看美國人自己是怎么說的。”

他把適才念的檔案翻了過來,繼續念道:“美國波爾州立大學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相比1979年時美國製造業崗位數的巔峰,當前美國的確失去了約700萬個製造業崗位,但其中88%的原因在於工業自動化水平的提高減少了對勞動力的需求,與中國沒有關係。美國企業在哪設廠,從根本上說是由資本的逐利性決定的,不是誰想拉就能拉來的。”

(二)

島叔再次發招:美國還指責中國借“一帶一路”之名,行“地緣政治擴張”之實,利用“債務陷阱外交”來擴大影響力。彭斯甚至點名道姓地表示,“可以問問斯里蘭卡。它承擔了巨額債務,讓中國的國有企業建立了一個商業價值令人質疑的港口……它可能很快就會成為中國不斷壯大的藍水海軍的一個前沿軍事基地”。副統領言之鑿鑿,該是實錘吧?

“荒謬之極。”鍾大俠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些想笑:“我說你們可能不信,那我們聽聽斯里蘭卡駐華大使卡魯納塞納·科迪圖瓦庫是怎么說的吧。”

他引用起大使的話來:“如果誰說中國政府給錢把斯里蘭卡拖入‘債務陷阱’,我不同意,這絕對是錯誤的結論。漢班托塔港的安全事務完全由斯里蘭卡軍方負責。中國從來沒有向我們提出過任何要求,我們從來也沒有向中國提供過什麼”。

“沒辦法,內心陰暗的人,看誰都陰暗;內心骯髒的人,看誰都骯髒。”鍾大俠攤開雙手,“美國二戰後一直將地緣政治作為外交指導思想,把世界看作玩瓜分地盤遊戲的‘大棋局’,發動或參與了世界上30多場戰爭,幾乎每兩年新增一場。這樣一個好戰成性的美國,加之要么盟友要么對手的二元對立世界觀,也就無怪乎他們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甚至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君子了。”

那么,在美國打著“世界警察”和“維護和平”的幌子發動戰爭時,中國在乾什麼呢?

首先,中國從來沒有為了石油或是資源發動過戰爭,從不使用“邪惡國家”、“失敗國家”、“糞坑國家”這種除了製造矛盾外無助於解決任何問題的詞語攻擊別國。

其次,中國堅定發揮著和平與安全維護者的作用。截至2017年上半年,已累計派出維和軍事人員3.5萬餘人次,是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中,派出維和部隊最多的國家。

同時,中國從未主動挑起貿易爭端,充分履行入世承諾,還加大對發展中成員特別是最不已開發國家成員援助力度,促進縮小南北發展差距。截至2018年3月,已對36個建交且已完成換文手續的最不已開發國家97%稅目產品實施零關稅。

(三)

島叔接著問:彭副統領指責中國“不遵守國際秩序”,中國的許多作為都被扣上“破壞國際規則”的帽子,被說成是“修正主義國家”,甚至被說成另起爐灶、另搞一套。這你怎么破?

鍾大俠回了四個字:“簡直可笑。”

鍾大俠先舉了世貿組織的例子。“當今世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個小區里過日子,難免磕磕碰碰。中美都是世貿組織成員,經貿上出現一些問題,理應到世貿組織這個居委會去解決。但美國卻拋開了居委會,僅憑自己家的家規,蠻橫地處理小區事務和鄰里糾紛。這種做法,不僅是沒有公德心的表現,也違反了當年住戶們一起立下的關稅減讓誓言。”

“最無語的是,美國總統在聲明中居然嚇唬中國,稱如果中國針對美國的農民或其他行業採取報復性行為,美國將立即對額外大約267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徵收關稅。”鍾大俠一拍桌子:“好一個只許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

鍾大俠又拿“中國加群”與“美國退群”做了對比:中國自1971年恢復在聯合國及其所屬一切機構的合法席位以來,一直在不斷“加群”。當前中國已加入400多項多邊條約,參加了所有聯合國專門機構和大約90%政府間國際組織,全面融入當代國際秩序。

《國際組織年鑑2017—2018》數據表明,中國對國際組織的參與率正在快速接近參與率最高的法、德等國水平,並且增速在主要經濟體中是最快的。同時,中國還提出了共商共建共享的“一帶一路”倡議,創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都是對現有國際秩序的有益補充和完善。

反觀,二戰後主導國際秩序的美國,而今卻在不斷破壞國際秩序,不斷“退群”、威脅“退群”,甚至“廢群”。美國已經退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移民協定、伊核協定等。此外,美國還要在西方內部早已形成秩序的汽車、鋼鐵等領域“推倒重來”,使歐盟、日本都感到震驚。

“加群者多助,退群者寡助。事實證明,中國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而美國才是國際秩序的攪局者。”大俠擲地有聲說。

鍾大俠用一段慷慨陳詞結束了自己的演講:“中國人民不是嚇大的,從來不怕鬼、不信邪。不管世界如何變化,中國將堅定不移地與國際社會一道,致力於構建新型國際關係,致力於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人類進步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這次,所有人都聽懂了。

專訪/螺螄道長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