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遠方朋友

2019-02-11 21:29:09

也許你會去到這裡,海浪與你相伴,陽光合你歌唱。

人生相遇有的是偶遇,有的緣分,有的就屬於知己,你悄悄的來,無聲息的走,丟下讚揚,雖然沒有留下隻言片語,我已經感受到你的鼓勵和厚愛。——題跋

我是去年九月二十九日在三六零安家的,第一次你是在十一月二十九日十三點來訪的,後你又在當天的十七點二十分再次來訪的,開始我沒在意,因為朋友間的互相走訪司空見慣的事。後幾次你的幾次來訪我注意了:你在十二月九日,十二月十七日和昨天一月十八日。你幾次用匿名走訪,這樣就愈發引起我的好奇心,您是誰呢?“遊客”一個很中性的名字,您是倜儻男還是雅淑女?

古人云:百無一用是書生。(不過本人乃一介村夫,用書生這個詞有些抬高了。)他們以爬格子為樂,以交文友為快。看景寫語,觀雨吟詩。春夏秋冬有寫不完題材,雲霧斜陽亦可在筆下遊走。

我知道,我的文章寫得不怎么好,皆因文化底蘊不足,在該讀書時沒能好好學習,汲取文化素養,因被時代所裹挾,放棄了可貴的讀書大好光陰,猶如起伏不定的江濤上漂浮的一根枯枝、一片敗葉,漂著漂著就落入江底或滯留於江畔,溪邊的荒草野冢間,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同行人頭也不回的遠走了: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只留一聲感慨與我做伴。

我也知道寫作不能僅僅依靠一腔熱情,更重要是依仗文化底蘊的長期積澱,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們那一代人雖然被人們奉承為“知識青年”,我頗感覺很是可笑,我們這幫人充其量學歷極少數是高中畢業,更多的是國中畢業、肄業或國小畢業、肄業,斗大字不識一籮筐,就連詩詞中的普通初步入門平平仄仄平都弄不清,以這樣的文學功底進入那無限美妙的文學殿堂撰稿寫文,談何容易,雖然話糙,可理並不糙蠻。

我等此類粗俗人物,何來的雅韻?何來的文采? 推車的,擔當的,出勞力的,也想寫文?這些人物在古代被稱為下九流,就是販夫走卒一類。小人物也敢舞文弄墨,豈不把孔老夫子氣瘋了?人家是:滿座皆鴻儒,來往無白丁。弟子三千,賢人七十二,如同夜空里繁星無數,隨便挑一個都是璀璨之星。就連看門的門官也是落地秀才,滿嘴的之乎者也,深厚的文學功底讓人仰慕,歷史典故如數家珍皆能一一道來,還能詳細說明出處。

雖然,說此番話有點自貶,可我認了,誰讓咱沒能有機會好好學習,以至於肚腹空虛。胸無點墨呢。古語:仁者應知恥而後勇。

現在,每當動筆修書都感到舉步維艱,雖然很想文筆行雲流水。陋章一氣呵成,卻難以做到。我也知道做人應穩,文筆應浪,讓思緒做到天馬行空,努力做到電石火花照亮文章,給讀者送去心情愉悅、為人啟迪和前行力量。我這一代人,全因底子薄,個人修養差,做人,做事全靠興致所在。應知道僅僅靠興致寫作是很難維繫下去的,脆弱的寫作興致,就像風中的燭火隨時都能被一股小風所熄滅。

夜闌秋色靜無嘩,更鼓散敲傳天涯,燭光閃爍照鍵盤,滴滴答答栽新花。

遠方朋友:你在這個時候悄悄來了,攜著一縷春風,披著一縷暖意,還帶著些許鼓勵。如今我那業已乾癟的思泉,又勃發出微微生機。夜色里,在我擊打鍵盤時仿佛身後站著你,離我那么近,以至於您的鼻息吹進我的頸窩痒痒的,您又好像貼在對面牆上,兩隻炯炯有神的眼睛凝視著我和鍵盤,似乎看見你調皮的眨眼,再添一絲淺笑,似乎還聽見你短促嘆息,又似乎看見你舒心一笑讚許的點點頭,就這樣你默默注視我的一舉一動,時間有多長不知道。忙碌時,我時而眉頭緊皺,時而眉心舒展,有時輟筆冥思苦想良久,有時快速敲打鍵盤。放鬆後,我才感覺你的存在,感受到你的呼吸,感受到你的心跳,可我轉身或抬頭看去,您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如悄悄來一樣,你又悄悄走了,冬雖寒心卻不涼,深更耕鋤而不困。因為有你細心的提醒與點撥,更有你溫馨的鼓勵,你用你的體溫傳遞著讚許。

因為你在身邊,才能耕耘不輟,所以才有拙文數篇,融入文字的我感受到語言像一串美麗的珍珠,把生活里的趣事以及對各種事物的看法,編織成美麗的項鍊,掛在生活的脖子上,讓朋友們一起感覺到生活的美好,以及對未來的期許。在生活的字裡行間,我也能看見平淡的四季風雲,也能給人們帶來的快樂。從文字縫隙里我看見許多,許多。

春天能看見:日出江花紅似火,春來江水綠如蘭。

夏天能看見:水晶簾動微風起,滿架薔薇一院香。

秋天更美了:風折黃葉落碧潭,紅楓倒影馬頭牆,斑駁碎影似剪裁,又披一件美麗裳。

冬賞雪聽音: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我們都是大自然的孩子,都是大海里一束浪花,也許我們之間會有一人停滯在江岸,溪邊的某個地方,但是我們終將匯合在大海母親懷抱,願君未有行期卻有歸期,我們一同拍擊海岸,一同迎來陽光,一起觀看自然美景,一同書寫篇章。

我會靜靜的等你,直到你再來的那一天。因為,你的來訪始終鼓舞著我,就像深夜巡道的更夫,尋光而來,給熬夜苦讀,夜闌耕耘人的燈盞添一勺燈油,這就是大家都知道古典故事“加油”的來歷。

古語云,受人點水恩,必應湧泉報。雖然,我不缺銀兩。但是,我很看重有人喜歡我的拙字、陋篇,這是對我最大的精神犒賞,本人一貫以取之與友,用之與友的想法,所以苦苦將你尋找,一是向你表示感謝。二將原銀奉上,有你的鼓勵與讚許足矣。

因為你已經幫我將小船的風帆拉起,因為你已把車輛加滿了油和水,因為你已經撥開前行路上的障礙。所以我就沒有其他方面的奢求。古有:惺惺相惜之說,愛屋及烏之理。大家都喜歡文學,共同語言還是有的。

君若愛酒,我將奉上薄酒一壇,請你自斟自飲,在炭火煙霧繚繞里促膝攀談,望你不吝賜教,我洗耳恭聽,再向你求教一二,讓我們一同感悟文字的雋永與深層意境。

君若愛茶,我將備好清茶一壺,我斟茶,你暢飲,在茶香四溢的屋子裡,一絲茶香螺鏇而上,直達頂棚,讓它歇息在梁坨上,傾聽你我圍爐夜話,讓它也徹夜不眠。

如果你既不愛酒。又不喜茶,就讓我們圍坐桌案旁,在靜靜夜色里,聽不遠處譙樓,鑼敲三更,棒打五鼓,脆聲陣陣遞入耳鼓讓快意爬上心頭,於蒼茫夜色里,四目對視,什麼也不說,此時無聲勝有聲,一切都在不言中,用眉目,用心跳傳遞所有無法用語言表達的一切,靜候天明的到來,這種意境也不壞。

遠方雄雞報曉:咯咯咯,世間萬物也急忙伸了伸慵懶的腰,晨曦中新的一日將要登程上路,隨風飄動的小雨灑滿了遠處的荒徑。滿地遍布的枯草,正在孕育新的生命。

在晨幕霧靄中,在煙雨紛飛里,用罷簡陋早餐的你,將告辭、離開我的茅廬,踏上你的歸途,我會替你取下掛在牆壁上的蓑衣和斗笠,幫你穿戴好,再遞你一根輔助遠行的竹杖。

你像美麗的花朵,永駐我心間。

你只抬頭看我一眼,抱拳一揖,於無言中起身了,我知道此時說什麼都是蒼白的,沒有意義的,我送你一程又一程,送君十里到長亭,彼此作揖揮手道別於綠色掩映阡陌道旁,你頭也不回地默默走了。送君千里終有一別,您的身影變小了,我先是踮腳駐足遠眺,看著你越走越小,快變成一個黑點,直到黑點身影消失在霧漫蒼涼的鄉間小路拐角之處,它被樹叢遮掩了,我恨不得砍伐樹叢,再用目光送你一程……最後雖然你業已消失在天際間,實在看不見你,我依舊不想離去。因為在阡陌小路上,在雨絲紛飛的雨絲里,在你走過的茂密樹叢里,還留有你的熱量和笑靨,您的身影還在不住的晃動。

我將牢記您的名字:遊客,直到我們相見的那一天。或者我遠離這個世界的一天!

謹以此文,送給我那位從未露面,卻在悄悄關注我的朋友。

本文寫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