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尊女卑的古代中國為何不拒絕女主?

2019-03-13 00:42:17

在中國古代政治的觀念中,女主(太后主政或女皇)似乎是一個挺負面的政治名詞,從儒家經典《尚書·牧誓》開始,就有以“牝雞無晨”(母雞不能報曉)諷喻女性不能掌權的理論基礎,後世又有漢武帝駕崩前以“主少母壯”為由賜死鉤弋夫人的政治實踐。到了近現代,出於對慈禧太后與江青這些女主的憤恨,我們便不斷自我強化著“牝雞無晨”的歷史記憶,有意無意的將“女主”地污名化從歷史照進現實。

但諷刺的是,牝雞無晨的政治觀念在現實政治中卻屢屢被打臉。據朱子彥先生做過的一項統計,中國古代臨朝稱制的女主高達40人之多:秦國1人,西漢4人,東漢6人,北魏2人,唐代2人,宋代9人,遼代3人,元代11人,清代2人。

那么,問題來了,男尊女卑的古代中國為何不拒絕女主?在那個漫長的男權時代,如果女主政治還能頂住壓力且大行於世,背後一定有一些極其強大的邏輯,以至於連“男權”這個硬約束都可以碾壓過去。當然,這裡有一個基本邏輯,即中國古代皇權是受限制的,合法性是需要得到士大夫階層的認可與合作的,因此,我們可以默認的是,“女主政治”之所以如此有生命力,一定也是得到由男性構成的士大夫階層的認可的。

我試著談論兩點。我的第一女主角會是武則天。

電視劇中的武則天形象

皇權的天然維護者

第一,女主政治雖然與“牝雞無晨”的政治觀念相背,但卻與另一政治觀念——“家天下”天然結盟。說白了,在皇權的觀念系統中,男尊女卑固然是件挺重要的事,但“家天下”才是核心啊。保證皇權不被其他家族篡奪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女主可以為這一終極目標服務,什麼男尊女卑這些小問題都可以暫時忽略。

在中國古代,女主的出現最直接的原因往往是皇帝年紀小,需要有人幫皇帝攝政。中國的政治精英們在不斷試錯中逐漸發現,什麼大臣啊、什麼王叔啊,都特別不靠譜,要么極其跋扈,要么直接就改朝換代了,只有太后(女主)才是最靠譜的。祝總斌先生在《古代皇太后“稱制”制度存在、延續的基本原因》一文中指出,與其他辦法相比,女主在維護幼主帝位免遭篡奪和保證王朝統治的延續上,保險係數要大得多。

太后為什麼靠譜?因為是親媽呀,母親總是要維護親兒子的皇位吧。對此,一個似乎成立的反例是武則天,這位“武周”的開國皇帝不就是搶了自己兒子李旦的皇位么?

但是,武則天還是將“皇嗣”的位置留給了李旦。事實上,武則天不是沒有考慮過將皇位傳給侄子,這樣做的好處也“顯然易見”,“武周”將可以由武家人傳承下去,武則天這個開國皇帝才會更有意義。但正如狄仁傑曾對武則天進言的那句話“姑侄之與母子孰親”,在這么沒有爭議性的問題面前,武則天果斷選擇了“母子”。而到了晚年,武則天的政治安排則明顯趨向於廢掉“武周”,她一駕崩就讓兒子恢復李唐吧。

即使是武則天這樣在歷史上素有“虎媽”形象的女主都捨棄不了兒子,其他兒女心腸重的女主就更不用說了,他們的執政除了滿足個人對權位的貪戀之外,根本目的還是為兒子守住江山。

用“母子親情”來界定女主與皇權的關係,很可能還是太狹隘了。在中國歷史上,也有一些太后與小皇帝的關係並非是母子。祝總斌先生曾有言,即使幼主並非親子,由於二者在制度上仍是母子關係,“女主”同樣因幼主方能取得至高無上地位,因此必然要維護其君位。

或許可以這么說,除了“母子親情”之外,在制度上,女主與小皇帝也是某種意義上的命運共同體。在中國古代的政治結構中,女主的出現自然會導致“外戚”這一政治勢力的興起。但從根本上,女主重用“外戚”不是為了撼動皇權,而只是為了培育自身的政治勢力。當“外戚”企圖篡奪“皇權”時,女主從來都是選擇站在皇權這邊。在中國帝制歷史上,從未有“母后”同意父兄篡位的先例。

作為王莽的姑姑,太后王政君自然曾是王莽政治上得勢的最大支持者。但當她得知王莽的最終目的是改朝換代時,自稱是“漢家老寡婦”,痛罵王莽是“狗豬不食其餘”,堅決與王莽劃清界限。

還有一個例子是北周的楊太后。當他聽說父親楊堅(後來的隋文帝)要篡位時,也極其憤怒,這還是考慮到當時的北周靜帝並不是楊太后的親生兒子。

在父子相承已成為傳統的帝制時代,母權沒有傳續的途徑,並且是皇權的天然維護者。正是基於這一考量,無論士大夫階層如何出於男權價值觀反感女性當政,最後都只好“放任”並支持40位女主的出現。

績效合法性

除了作為皇權的天然維護者之外,在帝制時代,女主政治之所以得以在士大夫集團不斷的“半推半就”中延續,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可能就要歸結於女主不錯的執政績效了。

這背後的意義在於,第一,女主通過自己的執政成績部分破除了“女性不適合搞政治”的污名化觀念;第二,用現代的政治觀念來看,“績效合法性”也有其生存空間,換句話說,即使你的政治模式有違於主流政治價值觀(男性做皇帝),只要你經濟搞得好,老百姓有東西吃,你就有了繼續執政的合法性。

甚至可以說,中國歷史上的女主的平均執政成績要高於男性皇帝。在我們很多熟悉的女主中,其中不僅不乏“大帝”級別的,更重要的是,其中基本沒有淪為底線以下的昏君暴君這一級的。

有趣的是,女性易出偉大政治家這個似乎很普世。如果要搞英國歷史上最偉大國王的評選,伊莉莎白一世和維多利亞女王一定都是前幾名的種子選手;在俄國歷史上,除了彼得一世以外,另一個可以被稱作“大帝”是葉卡捷琳娜二世;西班牙的伊莎貝拉女王,她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贊助者,也是現代西班牙的締造者。

談到女主,歷史敘述中最慣常被攻擊的無非是呂后與慈禧太后。先說呂后,儘管她身上勾連了無數有關私德的宮廷政治段子,但正如《史記》所說,她的統治時期是“天下晏然”,犯罪的人非常少,嚴厲的律法幾乎不用,老百姓安心種莊家,安居樂業,衣食無憂。這基本上就只差用“盛世”來形容了。

呂后

慈禧也沒什麼好說的。她的那些破事很大程度上是時代局限,換個誰大清朝都不會好太多。更何況,她也算是“同光中興”的第一主持人。但無論怎么說,慈禧都不太可能是中國歷史上表現最差的那一檔政治家。

修復過的慈禧照片

而說到“好皇帝”這個級別的女主,那就更多了。漢初的竇太后,文景之治的重要操盤者之一,漢武帝的政治導師,林心如還專門為她拍過《美人心計》;北魏的文明太后,魏孝文帝的政治導師,她主政的時期是北魏平城時代最繁盛的一段;遼國的蕭太后在《楊家將演義》中很有名,別的不說,和北宋簽的那一份《澶淵之盟》便已是功德無量,保了百餘年的和平;清初的孝莊皇太后也很有名,不多說了,康熙前期的政績都得算她一份……女主這個群體有政績的實在太多,只能挑幾個最有名的說說。

當然不能忘了武則天,她的統治時代號稱是“政啟開元,治宏貞觀”,即使考慮到男寵和酷吏這些政治污點,武則天總還是一位“盛世級”的女主。清代大史學家趙翼在《二十二史札記》中為她專辟了一條“武后納諫知人”,記錄了很多武則天的偉光正。趙翼認為,武則天雖然性格很嚴肅,身邊大臣犯了錯誤她往往是暴風驟雨,但事過境遷,“待之如初,或更加富貴”,“故人人懷於利,至死而不思退”。

在納諫這個問題上,武則天甚至要超越了唐太宗的級別。最讓人佩服的是,武則天即使面對大臣諷刺她與男寵關係混亂這么羞憤的事情,她也很能忍,甚至還賞賜諫言之人。儘管她對張昌宗張易之兄弟極盡寵幸,但卻從來不聽兩位小白臉攻擊朝中大臣的枕邊風,面首是面首,大臣是大臣,她分得非常清。

女主在政績上的成功或許是一種對男權壓力的回應。就好比唐太宗的貞觀之治算是對“玄武門之變”的一種回應,女主們在政治生涯中,大多地表現更為勵精圖治,這在一定程度上正是為了緩解“牝雞無晨”的政治壓力,用政績來回應質疑。

當這個時代的痴漢們自以為是地用各種“牝雞無晨”式的理由去嘲笑女性從政時,他們多半不知道,你們剛剛讀完的這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