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找台階,可能放棄對伊朗發起“終極制裁”

2018-09-29 14:38:09

導讀: 撕毀《伊朗核協定》之後,特朗普曾經放出狠話:“誰跟伊朗做生意,就不要想跟美國做生意”。

撕毀《伊朗核協定》之後,特朗普曾經放出狠話:

“誰跟伊朗做生意,就不要想跟美國做生意”。

8月7日零時,美國不顧相關國家一致反對,悍然重啟對伊制裁,第一波矛頭指向金融領域。

最致命的第二波能源制裁將在11月4日實施,根據美國計畫,伊朗的石油,天然氣等能源產品出口量將被歸零,這意味著伊朗在美國解除制裁之前,將得不到外匯收入。

待伊朗經濟危機爆發後,必定會引發社會動盪,接下來美國就可以動手搬掉這塊中東大石頭。

計畫是完美的,但現實並不如美國所願,中國,俄羅斯是不會理睬美國威脅的,中國還要增加對伊朗石油進口份額,美國利益與我們的能源安全哪個重要?我們的小汽車與加油站,只是能源戰略的最後一環。

德國,法國,甚至英國也不願配合美國,在這個問題上它們跟中俄共同利益大於分歧。

其它主要伊朗石油進口為日本,印度,韓國。

日本態度是,等11月4日制裁啟動後,將放棄與伊朗的能源契約,吞下這枚苦果。

印度是伊朗石油第二大進口國,僅次於中國。起初印媒放風說印度願意配合美國,但印度還是被人點醒,11月份將繼續向伊朗購買原定的900萬桶石油,也就是說,印度不管終極制裁是否啟動,都不會配合美國。

只有韓國在完全配合美國,9月25日,伊朗石油部長贊加內表示,韓國是目前唯一一個將石油購買量歸零的國家。

韓國可能是唯一的冤大頭,當制裁和恐嚇看不到效應,反而促使中俄德法英形成統一戰線時,美國動搖了。

白宮安全顧問博爾頓日前表示,美國的目標是將伊朗能源出口歸零,並不會對任何與伊朗交易的國家存在豁免條款。但是,這只是目前的計畫,不一定會實行。

另一名白宮官員稱,美國內部已經在討論,是否應與一些國家合作?是否應當制訂豁免規則?

數月來,華盛頓首次傳出放棄對伊朗制裁的訊息,說明特朗普動搖了。

9月25日的聯大會議上,特朗普還在呼籲“徹底孤立伊朗”。同時,博爾頓信誓旦旦說:美國不會允許歐盟或任何其他國家繞過制裁。華盛頓將“帶有攻擊性地”和“堅定不移地”實施對伊朗的制裁。

話說得這么滿,牛吹得這么大,現在要吃回去,怎么找台階?倒成了個問題。

11月4日還沒到,在一些親美者眼中,無論白宮是否自食其言?特朗普都偉大的天才戰略家。

制裁:嗯,粑粑英明神武,決不跟壞蛋妥協。

食言:嗯,粑粑能屈能伸,深謀遠慮,又擴大朋友圈。

輿論場的確存在這種兩頭堵的現象,總之,美國永遠是正確的。

為什麼美國在短短几天之內就悄悄變慫了呢?

聯手抗美

8月7日零時,美國對伊朗第一波制裁一啟動,8月23日,歐盟就宣布向伊朗提供1800萬歐元援助。

錢不多,就是個意思,告訴美國我們不支持你的做法,告訴中國,我們還是有節操的。

美國也在做工作,9月8日,國務卿蓬佩奧,國防部長馬蒂斯一起出訪印度,除了忽悠印度繼續配合美國“印太戰略”,在軍事上對抗中國外,主要就是逼印度削減對伊朗石油進口。

這哼哈二將到來,印度心理是有陰影的,他們威脅用美元匯兌、國際結算方面來制裁印度,當然,你要是配合的話,我們還是好朋友。

伊朗石油物美價廉,對印度非常重要,憑什麼為了美國利益而中止與伊朗能源契約?

儘管腦子慢,但最終印度還是做出了選擇--繼續購買,站到中俄德法英一邊。印度不可能單獨對抗美國,肯定有人給了它信心。

9月24日前後,聯大會議是個關鍵節點,一邊是美國處於歇斯底里狀態,另一邊,中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德國、伊朗在紐約舉行部長級會議,並發表聯合聲明稱,歐盟將為與伊朗結算建立專門的金融機制,以規避美國制裁。

這份聲明很重要,但沒有被炒作,對美國不利的事情,何必讓大家知道呢?

五國與伊朗在著手建立一個特殊的結算機制,要趕在11月4日前讓這個機制運行起來。

原先歐洲為了規避美國制裁,有兩套土方案:

一,與伊朗交易不再使用美元過帳,而是直接以物換物,以石油換商品。

二,對因此遭受美國制裁的歐洲公司進行補貼,鼓勵它們繼續與伊朗貿易。

這類方案畢竟只是一時之需,無法解決長期問題,中俄加入後,一個直捅美國命門的計畫出現了。

美元霸權,是美國制裁它國最主要的基石,也是美國收割全球財富的源動力。

沒有人敢在這個問題上挑戰美國,特朗普卻逼得大家不得不坐下來想辦法打破美元霸權。

歐盟主席容克在九月份說過,強迫歐洲人使用美元是荒謬的,因為歐元同樣可靠。要知道,容克大多數時間是為德國代言的。

法國財政部長勒邁爾更是公開表示,希望擁有"完全獨立於美國之外"的金融工具。

中國在三月份開始用人民幣進行石油期貨貿易,在其它國家眼中,這是對美元在世界能源市場統治地位的一種質疑。

俄羅斯則忙著囤積黃金,減持美債。

當美元--石油體系被有意識打破時,美國夢想的萬世霸權將被動搖。

9月24日歐盟與伊朗建立的這個特殊結算機制,將會變成了一個獨立於美元之外的支付系統。

表面理由是規避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真正動機是改變歐元,人民幣對美元的地位。

所以,對伊朗實施終極制裁前美國動搖了,隨著美國國力的下降,它發現自己無法再隨心所欲地擺布盟國。反過來,通過這一次較量,其它國家也發現在共同利益的基礎上,大家可以一起抗擊美國。

玩火自焚

伊朗是一塊很難啃的骨頭,從小布希到歐巴馬經歷十幾年,美國最終還是簽署了《伊朗核協定》,不是因為小布希和歐巴馬比特朗普無能,而是從方方面面考慮,美國只能選擇這種解決方式。

無論特朗普出於何種動機?為了羞辱歐巴馬或證明自己的威力。撕毀《伊朗核協定》後,事實證明,被孤立的不是伊朗,而是美國。

伊朗問題,牽涉到歐洲地緣政治利益,經濟利益,能源安全,一個不擁有核武器,處於國際原子能機構監督之下的伊朗,符合所有人利益的,除了美國和以色列。

沙特出於世仇和教派衝突,在制裁伊朗時站在了美國一邊,甚至不惜掏出巨額金錢購買美國武器,以鼓勵美國全力致伊朗於崩潰境地。

但美國連沙特也要羞辱一番,10月2日,特朗普在密西西比的共和黨集會上口出狂言,他說:“我們保護沙烏地阿拉伯,如果沒有我們,你(國王)可能撐不到兩個星期,你必須為你的軍隊買單”。

沙特交保護費從來不含糊,但你不能這樣羞辱他。昨天,沙特王儲薩勒曼回應,“與美國關係開始以來,我們一切都是用錢買的,一切都不是免費的, 我們不會為我們的安全再支付任何費用。”

美國花幾十年時間,在阿拉伯世界找到了這個最富裕,最堅定的盟友,沙特沒少給美國錢,也沒有沒少給美國提供幫助,甚至在美國大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時,都保持了沉默。

特朗普說這些話,就是在玩火,美沙關係撕下了一切遮羞布,只剩下赤果果的金錢關係。如果誰還認為特朗普是個天才戰略家,那就讓他永遠天才下去。

歐洲媒體說特朗普政策無法保持連慣性,無法得到信任。其實老頭何止如此,他明顯是一個極度情緒化的人,問題他是美國總統。

連印度,特朗普也不放過,普京這次訪問新德里時,印度準備向俄羅斯購買S400防空飛彈系統,美國馬上威脅要用《以制裁反擊美國敵人法案》制裁印度。美國軍火商都在勸特朗普放過印度,畢竟印度也是美國軍火大買家。

在歐洲,法國與德國矛盾重重,但在伊朗問題上,兩國站到了一起。連英國也不願在這個問題上得罪全歐洲,同樣支持維護《伊朗核協定》。

歐盟屈服了會怎樣?比利時首相米歇爾9月26日警告,如果歐盟離開伊朗,中國將取而代之,我們不能一味追隨美國。

想把伊朗石油出口歸零,沒有任何希望,反倒是美國出口中國石油歸零。網媒喜歡用這樣的標題《美國完全停止對華石油供應》,給人一種錯覺,是美國主動不賣中國石油,恰恰相反,是中國停止向美國購油。

在伊朗問題上,最猶豫的是日本,一方面,伊朗石油是它的能源保障之一,一方面,日本在政治上無法脫離美國。安倍晉三最理想結果就是,美國可以單獨豁免日本,讓日本可以不受制裁地與伊朗進行石油交易。

但這只是日本一廂情願的想法,特朗普大棒掄起來,是六親不認的。

離11月4日,不到一個月時間,大家還在較勁,一邊要逼美國放棄終極制裁,一邊要勸住伊朗不要鋌而走險。

火是美國點起來的,不管美國是找到台階下台,還是一意孤行,畢竟,誰也無沒預測特朗普的無厘頭行為,但最終還是會驗應那句老話:

玩火者必自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