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戕者,殺魚弟

2018-08-01 20:35:24

這是思維補丁的第353篇文章

(一)

如果不是選擇喝下百草枯,昔日網紅“殺魚弟”恐怕早已被網際網路遺忘。

8年前,殺魚弟靠一段殺魚的視頻走紅網路,引發眾人感嘆和關注。

像素並不高的那段視頻里,當時年僅9歲的孟凡森非常嫻熟地殺魚、去鱗、裝袋、收錢,一氣呵成地像一個十足的“老魚販”,與他稚嫩的小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網友們送了他一個花名:殺魚弟。

視頻火爆之後,殺魚弟及其家庭更多的細節,通過記者的採訪和鏡頭被人們所知:

比如殺魚弟的父母整整生了6個孩子,而殺魚弟是家裡的老大;

比如父母並不是沒錢供孩子上學(本身九年義務教育也不需要多少錢),但“孩子不願意讀書”。

那段時間,殺魚弟甚至還被請到電視台參加節目,紛至沓來的記者和教育部門相關負責人,都對殺魚弟的父母進行了教育,表示這個年齡的孩子,必須接受義務教育。

後來,在電視台鏡頭的注視下,殺魚弟重新回到了校園裡。但時隔不久,就有另一條後續新聞報導:

重回校園的殺魚弟並沒能堅持讀幾天,而是又重新回到了魚攤前殺魚。

不過,那時,網紅殺魚弟的熱度已經消減了。

人們都說,網際網路的記憶只有7天。沒錯,7天之後,再大的震驚也會煙消雲散。那些曾經呼籲殺魚弟應該重回學校的人,早已經把他遺忘了。

當人們再一次在鏡頭下看到殺魚弟時,卻竟是他倉惶求生的片段,在醫院的監控視頻中,一位赤膊奔跑,面色慌張的少年衝進急診室,告訴醫生:

自己剛剛喝了百草枯。

事後根據醫生的口述和孩子父親的回應,觸發少年服毒自殺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一場僅有2毛錢差價的爭吵所導致:

因為一位顧客大批量購魚,殺魚弟的父親承諾給這名客戶每斤便宜2毛錢,而這一事情殺魚弟並不知情。所以當客戶來買魚時,殺魚弟就和顧客爭吵了起來。

而殺魚弟的父母得知此事之後,都衝出來凶了孩子幾句,17歲少年一怒之下,喝下了百草枯。

2毛錢之爭,這當然僅僅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新京報》對殺魚弟父親的採訪中,我們得知,百草枯已經買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殺魚弟尋死之心,想必不是一日之寒。

只是,這一次,他實在沒能說服自己,被崩潰的情緒徹底淹沒了理性的克制。

百草枯作為一種劇毒農藥,目前醫學上並沒有治療百草枯中毒的特效藥,也就是說,喝下百草枯人,死亡率幾乎是99%。

另外1%是考慮到我們當下社會的現實情況,畢竟,有些“幸運兒”喝下去的是假冒偽劣的百草枯。

殺魚弟雖然已經轉到更好的醫院治療,雖然他的父母表示“砸鍋賣鐵也要救孩子”,雖然我衷心希望殺魚弟能夠活下來……

但只要稍微了解百草枯的殘酷,就不免陷入到深深的絕望之中。

有人說,百草枯的殘酷是給了你後悔的時間,卻永遠不給你後悔的機會。

人服下百草枯之後,多臟器功能即開始迅速衰竭,肺部會逐漸開始纖維化,這個過程目前的醫療水平無法終止和逆轉,到最後,服毒者是被活活憋死的,而殘酷之處還在於,百草枯不損傷大腦,所以人的意識是無比清醒的。

一位急診室醫生曾經這樣回憶一位百草枯中毒病人的最後時刻:

“28歲,青壯年。他死的時候,是數著數死的,血氧保護不斷下降、呼吸越來越困難,他看著醫生們,從一開始數,數到130的時候,就沒有聲音了......”

(二)

悲劇發生後,網路上一片罵聲,全部針對的是殺魚弟的父母。

的確,殺魚弟的自殺,與其糟糕的原生家庭環境有很大關係。

但我們必須遺憾地承認:

在我們的社會裡,很多父母只在上床時努力和辛苦過,一旦孩子生下來,他們似乎就完成了畢生的教育任務。

只要孩子餓不死,能長大,就算“成人”了。

教育是不可能教育的,該喝大酒喝大酒,該打麻將打麻將。孩子在外面抽菸喝酒燙頭,揍一頓完事,孩子闖禍,揍一頓完事,孩子學習不好,依然是揍一頓完事。

仿佛只要拳腳相加,自己的孩子立刻就能變得乖巧聽話,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了。這當然是愚昧父母的另一層悲哀:

他們試圖用家暴的方式來教育孩子,以此來證明,我們可不是不愛孩子啊,我們可不是不管孩子啊,我們罵過他,打過他啊!

於是當打罵過後,孩子依然成績不好,想要混社會時,父母便覺得自己的責任已然盡到,“是這孩子自己不爭氣,不愛學,我們也沒辦法”。

對孩子缺乏基本的關愛與管教、頻繁的辱罵和家庭暴力、對孩子年幼輟學卻聽之任之,在孩子突然走紅後,將店名改成“殺魚弟水產”……所有的這一切,我們都能在殺魚弟的過往人生中看到。

我在農村長大,見過底層的掙扎、粗鄙和涼薄,殺魚弟這樣缺乏管教和關愛的孩子,就是我小時候的玩伴和同學,甚至,就是我自己。

坦白講,這樣的農村父母,我聽聞過太多,也親眼見過太多。

即便他們因為生計全家搬到了城裡,但本質上,引發他們家庭悲劇的那根導火索,並沒有從源頭上掐滅。

我了解他們的家庭生活,了解他們同孩子溝通的方式,也了解這些孩子的生存狀態。

我也了解網友們的憤怒。

但是,對於一個因為擔心無法給予孩子最優質的教育資源,而連二胎都不敢生的城市中產。他是很難理解殺魚弟的父母,為什麼生活那么苦了,還一口氣要生6個孩子的生存思維的。

所以很多人只是奚落一句:保險套就那么貴嗎?而根本無法理解,他們的家庭與他們的人生。

必須強調:我根本不想替殺魚弟的父母開脫,我甚至都不“相信”他們口中砸鍋賣鐵也要救孩子的話。

我想表達的是:

指責殺魚弟的父母,其實是沒什麼意義的。我不罵他們,是因為即便他們有閱讀的習慣,也不太可能訂閱思維補丁這樣類型的公眾號。

對於任何一起社會悲劇,他人基於道德上的批判和壓迫,是最不能改善弱者悲慘處境的方式了。

(三)

我很早寫過篇文章,大概說過:

其實別人的苦難煎熬,絕望無助,我們是根本無法做到“感同身受”的,除非你也曾經歷這樣的傷痛。

所以安慰一個悲傷的普通人,最好的方式不是告訴他“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而是坐在一旁,袒露自己的傷口,講述自己也曾經有過的艱難時刻。

人是環境的產物,這是一個尖銳而殘酷的事實,但是,似乎在我們這個社會,很多人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我常常舉一個退役美國大兵的例子:

他在戰場回來,家人朋友都覺得他變得不可理喻。然後他問了一個問題:

你們知道,為什麼一個為人和善,心存悲憫的人,只要去戰場上待一個月,如果他還活著的話,那他可以毫不眨眼地向女人和孩子開槍。

在這樣一個極端的例子中,人們的關注點常常是扭曲的,比如很多人會問:為什麼?為什麼你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為什麼你如今看起來像個魔鬼?

不要問為什麼,面對這樣的改變,正確的問題應該是:

你都經歷了什麼?

因為你沒經歷過天真無邪的孩子,沖你微微一笑,然後突然掏出手槍要你的命;因為你沒經歷過看起來溫柔和善的姑娘,突然原地爆炸,讓你一整個班的戰友瞬間喪命。

人是環境的產物,很多時候我們過於高傲地覺得,自己和那些悲哀的人不一樣,自己更理智、更自信、更努力,但可能僅僅是因為:

你根本沒有走過他們的路罷了。

這起悲哀之中,目前我最欣賞的一段評論,來自新京報評論員陳迪。他說,很多網友指責殺魚弟父親對孩子過於“粗糙”,可是:

“感情若是纖細精緻,在他們的立場上,日子是要過不下去的。粗糲的神經,既是生存的需要,也是倖存的結果”。

我無疑渲染另一種“底層悲哀無助”的社會撕裂論,但還是那句話:

人是環境的產物。他們自己的人生,連同他們孩子的人生,最常見的不是一朝選在君王側,也不是金榜題名登雲台,而是以悲涼無助的姿態,在人間的反覆輪迴罷了。

人間,真苦。

這裡是思維補丁,謝謝你的閱讀。

【作者簡介】

慧超,接客很貴的公關男一枚

作者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作者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