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情緒,提高情商心商

2019-04-06 13:06:47

二、管理情緒,提高情商心商
情感智力或情商(EQ),一般包括自我覺察、駕御心情、自我激發、控制衝動、人際關係等方面,掌握駕御自心的技術,具有很強的管理自己情緒的能力,保持良好的情緒,是情商的主要內容,不僅是從事各種事業和社會活動所需要,而且是保持個人身心健康的基本保證,被看作心理養生的要道。有關研究發現,在決定一個人成就的諸多因素中,智力的作用至多只占十分之二,情商更為重要。情商的重要性,近十幾年來逐漸被人們認識,已成為公務人員和許多公司錄用人才的標準之一。情商所包含的內容中,最重要的是駕御情緒、控制衝動的技術。或將維持心理健康、緩解壓力、保持良好心理狀態和活力的能力稱為心商(MQ)。
佛教教給人們許多清除負面情緒,保持積極情緒、良好心理狀態的技術,諸如:
清除心理垃圾:心理垃圾若不清除,會自然增長,如《大般涅槃經》卷十八所言:
若常愁苦,愁即增長,如人喜眠,眠則滋多。
經常練習觀察自己的情緒狀態,多體驗積極情緒,有計畫地消除消極情緒,隨時清除積壓在心中的焦慮、擔心、失望、恐懼、憤恨、不滿、憂慮、緊張、嫉妒等情緒垃圾。《重建生命》說:要把所有消極的心意,像清理衣櫃一樣清理好。行李越少,負擔越輕,越能體味人生旅程的滋味。《如何無憂無慮地過生活》中說,想像自己的身體是一部公共車,所有的心境是乘客,自心智慧的司機應緊把方向盤,不能讓即喜怒哀樂、貪婪、嫉妒、憤怒等乘客喧賓奪主而發生車禍。
臨睡前將心理整理一遍,洗掉不愉快的負面記憶,想像小溪,讓負面記憶順流而去,再低吟“我是…”、“我會做…”、“我有志於做…”,叮囑自己:明天早起一定頭腦清晰、心情舒暢,稱“心理卸裝法”,乃根據佛教修行方法創編。
心理醫生在清理諮詢者心理垃圾的同時,也很可能受到病人情緒的傳染,自己發生心理問題,需要及時疏泄清理,加強心理鍛鍊,不斷“充電”。
息怒:佛書謂“瞋是心中火,能燒功德林”。瞋怒,被佛教尤其是大乘看作危害最大的煩惱,有多種對治之道。南傳《增支部·降伏瞋恨經》、《念處經》注釋和土丹尼準法師《告別瞋怒,步向安寧》、一行禪師《轉化與治療》、康菲爾德《心靈幽徑》等,講了多種降伏瞋恨憤怒的技巧,主要者有:
1、修慈心觀。想像親愛者,發起令其快樂的慈心,將此慈心轉移於引起自己惱怒的人,或想他的優點而對他生起慈心。《增支部·降伏瞋恨經》佛言:
恨永不會因恨而停止,只有愛能夠療傷。這是古老而永恆的法則。
2、修悲心觀。想對方的可悲和痛苦而對其生起悲心。
3、修舍心觀。捨棄惱怒而令心放鬆、平靜。“妄念起時,知而勿隨,亦不壓制”。
4、覺察自己對引起瞋恨的對象沒有保持正念與反省。
5、忘記及不去想引起瞋恨的目標。
6、思惟發怒的害處。思考:每個人的業是他自己的財產,必須承受自己所造的業報,他傷害我自會受其惡報,他若發怒,對他只有害處,我若瞋恨,又能解決什麼問題?豈非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增支部》佛言:發怒者因一怒而變得醜陋、痛苦、不會多財、不會發達、不會有美名、沒有朋友、死後不得生於人天,猶如火葬台上被燒焦發臭的木頭一樣沒有用處,只會使他的敵人高興。應當如此訓誡自己:
如果你發怒,你或許能,或不能令他痛苦,
但瞋恨所帶來的傷害,卻肯定當下令你遭受痛楚。
若被瞋恨蒙蔽的敵人,正走在趣向惡道之路,
你是否想要通過發怒,隨後跟著他們的腳步?
《相應部》佛偈說:以瞋報瞋,比先發怒更為糟糕。“在覺知他人的瞋怒時,還能正念地保持平靜的人,是促進自他兩者幸福的人。”《雜阿含經》卷四十1110經譯為:
知彼瞋恚盛,還自守靜默,於二義俱備:自利亦利他。
《佛性論》卷四比喻說:如蜂被觸怒,放毒螫人,“若心起瞋,則能自害,復能害他。”
7、與朋友交談。
8、通過適當的言談化解怒氣。至多以非攻擊的方式表達不滿,如“我覺得受傷,你的所作所為沒有考慮到我的需要。”
9、想想臉上有鼻子和頭上有角的比喻:若別人的指責是事實,如同說我臉上長有鼻子,不應發怒;若別人的指責不實,如同說我頭上有角,也沒有理由生氣;如果對方對自己的指責屬實,應解釋道歉並修正自己。不僅不應怨恨別人,也不應怨恨自己,怨恨自己常常導致沮喪,不利於心理健康。
10、問自己:“對此我能做什麼?”如果可以改變情況,何必發怒;若無法改變情況,發怒又有什麼用?“什麼都不好,沒關係,心情一定要好。”
11、檢查自己如何致此,在近期內做了什麼而導致今天的局面?理解別人對自己無禮是因為自己曾經傷害過他,責任還在自己。
12、記住自己從仇敵那裡得到的益處:他指出了我的錯誤,使我得以改正;他給了我鍛鍊忍耐力的機會。那些傷害我們的人能夠幫助我們成長,他們給予我們的恩惠比好朋友還要大,應當感謝。
13、不以“他對我如何”的自我中心立場看問題,而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為對方尋找合理的理由,理解別人的煩惱、無明是驅使他對我無禮的元兇,而心懷煩惱是痛苦的,他因不快樂、苦惱才會對我無禮,當對之生起憐憫時,怨恨就會消失。
14、有人觸怒你,只要你能體諒他人的處境,多從好處著想,認為事出有因,情有可原,就可以淡化憤怒和不快。
15、當對方發脾氣時,不要與之爭執,而要先想辦法讓他止息怒火,平靜下來。或走開,讓自己冷靜下來。
16、對社會上的不平現象和惡人,也不應怨恨,應以慈悲心諒解他們都是業力驅使的眾生,我只有儘量幫助別人、改善不合理社會現象的責任,沒有怨恨社會和眾生的理由。
17、一行禪師《轉化與治療》教人:不去注意憤怒的對象而先返觀自己的內在,深觀憤怒植根於自己的欲望、自大、毛躁及猜疑,環境與他人是次要因素。用心理學家教人的槌打枕頭等方法發泄怒氣,維持不久,也可能因複習而加深怒氣,壓制或趕走怒氣,就是壓制或趕走自己。
18、理性思考,善用憤怒。憤怒原是一種對抗威脅、困境和危險的心理反應,如與敵意結合,則具破壞性而大發雷霆,如能從敵意中分離出來,則會成為一種能提醒自己振作起來的警訊,所謂“文王一怒安天下”;憤怒與慈悲正義結合,會激發壯闊的理性行動。應放下敵意,讓憤怒之氣成為奮發有為、促進成長,甚至孕育恢弘之氣的憑籍。
19、《心靈幽徑——冥想的自我療法》教人經由禪觀,將憤怒憎恨轉為深層慈悲和寬恕,靜觀,想我若遭遇同樣的處境時,不也有同樣反應?憤怒總是源於困境。壓抑和積蓄憤怒會中毒,應如同觀察暴風雨般,看它來了又去,將憤怒憎恨轉為深層慈悲和寬恕。
20、降低緊張度,放鬆,或數數,從一數到10以放鬆,或通過注意呼吸、做柔軟體操等來放鬆。
21、觀察使我憤怒的對方本空。如《增支部》佛偈所言:
既然諸法只能維持一剎那的時間,
那些造了可憎之行的諸蘊早已滅盡,
而如今你又是向什麼生氣?
如果另一者並不存在,想傷人之人又傷得了誰?
你的存在是傷害之因,如是,為何你還生他的氣?
心理學家常言:發泄與強壓怒火,是兩種極端的處理方式,都無法真正去除惱怒。真正能根除惱怒的方法只有大乘菩薩行以無所得的般若智慧使自心安忍不動的“忍度”。
消除嫉妒:要明白嫉妒的結果首先是損傷自己,其次是損傷別人,然後受到別人報復的損傷,如《法句經·利養品》佛言:
嫉先創己,然後創人,擊人得擊,是不得除。
《西藏醫心術》說:
如果有人在嫉妒的荊棘巢穴中匍匐,第一小步就是要想到有人比我們還不幸,祝他幸運。
治療嫉妒的良藥是隨喜。土丹尼準法師《開闊心,清淨心》中說,嫉妒時,嘗試從對方的角度去看問題,明白他因此而高興,也希望別人為他高興,應與他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悅。為別人的成功而歡喜,會使大家都歡喜。
心理學家說,消除嫉妒的積極方法,一是將嫉妒作為一種促進自己的動力,靠自己的努力去取得壓過對手的成就,或尋找新的價值,在其它方面努力取得成就而超過對手。二是主動去幫助所嫉妒者,從對方的感謝和自己的付出中消除嫉妒。消極的方法是達觀,想開些,淡然處之,平靜客觀地審視自他,承認人比人強乃是自然,無須與人比較,俗言:“人比人沒活了,騾子比馬沒馱了。”或以“酸葡萄”心理故意貶低對手,或以“甜檸檬”心理自認為境況很好以自我安慰;或重新檢討引起自己嫉妒情緒的東西是否值得嫉妒,以清醒的眼光觀察對方不值得嫉妒。
醫治驕慢:應明白驕慢是阻礙自己前進的障礙,會惡化人際關係,應該清除。《開闊心、清淨心》說:若以自己的學歷和知識為驕傲的資本,應想這是老師教育培養的成績;若因有錢而驕傲,應想錢是來自他人,並不永遠屬於我;若因自己年輕、漂亮、強壯而驕傲,想這些都是變化的,每一秒鐘我們都在衰老;若因聰明而驕傲,可想一個難題去解決,使你意識到自己聰明的局限,驕傲自然就會被驅散。洪啟嵩《以禪療心》說,修空大觀,想像無雲晴空,鑒照傲慢,可以消除傲慢。實際上,治療傲慢最有效的應是無我觀,若觀我且沒有,何來傲慢?
消除恐懼:恐懼是人情感中難解的癥結之一,對死亡、疾病、失敗、登高、黑暗、異性、生人、動物等的恐懼,令人緊張不安、震懍、心慌、憂慮,嚴重者成為恐懼症乃至休克。《經集·舍利弗經》佛言:
不應該畏懼五種恐怖:蚊、蠅、蛇、與人接觸和四足獸。
《雜阿含經》卷三五第 981 經佛告比丘:若比丘住於空閒樹下、空舍,有時恐怖,心驚毛豎者,“當念如來事及法事、僧事,…恐怖即除”。《小品般若經·阿惟越致相品》說“菩薩常應不驚不怖”。對有害的恐懼,應不掩飾,不逃避,要面對它,了知它是自己虛構出來的東西,其真性是一種精神力量,可以激勵自己,把恐懼轉化為勇氣。洪啟嵩《以禪療心》說:應記住:“怕失敗的人,容易失敗;怕病的人,容易生病。”對恐懼觀察、審問,究竟是個什麼?坐禪觀想地大,想堅硬穩實的大地遍一切處,想像恐懼沉入大地,可以治癒恐懼症。
《西藏醫心術》說,對強大的恐懼,可從容易進行的小步驟開始,訓練自己逐漸去接受和克服。如患空曠恐懼,可在恐懼出現之前,走出大門一小段距離,迎接恐懼,讓它生起,體驗它,提醒自己:這只是我心中的一種情緒而已,我可以放下它。保持身體和呼吸放鬆,有意使自己舒適、輕鬆。了知恐懼並不能傷害自己。如此循序漸進不斷練習,直到恐懼消失。也可觀想恐懼是體內搖晃不定的迷霧或黑影,從力量來源發出強力祥瑞光束,把迷霧黑影驅逐出去。或觀想強有力的佛菩薩或護法神在面前出現,發射出強力,加持自己,自己成為本尊,像本尊一樣無所畏懼。或持誦真言,持時想得到佛菩薩的加持而從心中放射出強大的力量,驅散恐懼。最有效方法,是以般若智慧觀所恐懼、能恐懼皆空不可得,《般若心經》云:
以無所得故,無有恐怖。
日本白隱禪師原來患強迫症,“肝膽常怯懦,舉措多恐怖,心神睏倦不寧,寤寐則夢遊異境”,經參禪,證悟生死無常,豁然而愈。
心理學家驅除恐懼的方法有:提高嗓門說話、走路抬頭挺胸;想像恐懼的情境並幻想征服所恐懼者,以憤怒迎頭痛擊恐懼,睜大眼睛擴展恐懼的感覺,用雙手拇指壓住鼻子兩側大聲呼“啊”等。
用密教的本尊觀,自觀為本尊,特別是自觀為有降魔大力的馬頭明王等忿怒本尊,大聲念誦本尊真言,想像隨真言放射出強烈火光,最有驅除恐懼之效。
減緩壓力:現代病百分之七十與壓力有關,以放鬆法治療,佛教的各種禪定都有減壓特效,專注呼吸、觀心等效果最佳。即禪堂中常用的經行——全身放鬆繞圈走,也有減緩壓力、調節情緒的作用,心理學家說反覆走動及有節拍的動作能緩和激動,使腦電波和諧。洪啟嵩《以禪療心》說:想像自己如一受壓的海綿,自然鬆開,想像身體像風、水一樣放鬆,骨骼像海綿放鬆,腦髓內臟與肌肉放鬆,各大系統與細胞放鬆,全身由雪化成水,再化成氣,再化成光明。
自我渲泄:心中的痛苦、鬱氣、怒氣、怨氣等,必須想辦法發泄,不能積存在心的銀行而讓其自生利息。可用禮佛、哭喊、長吁短嘆、唱歌、盡情舞蹈、劇烈體力勞動、體育運動、交談、記日記、給自己寫信、寫詩等方法渲泄。《摩訶止觀》卷二云:
如人憂喜郁怫,舉聲歌哭悲笑,則暢。
該書《輔行傳弘訣》卷五解釋:
如人極憂,大哭則暢。若有極喜,縱歌則暢。……重憂大喜,在意未泄,故以身口歌哭助也。
心理學家也說,大哭一場,或大笑,可以治療悲傷。研究發現,哭能排泄不良情緒,有利於健康。哭時可加大肺活量,促進新陳代謝,使人感到爽快。眼淚是一種有害的化學物質,應排出體外,“強忍眼淚等於自殺”。但哭的時間過長也有害,不宜超過15分鐘。
對待弱點法:不太在意自己的弱點,承認自己並非完美,從挫折中吸取教訓。須知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正視弱點缺陷,去積極改善,而不掩飾隱藏。佛教以“覆”(掩蓋過錯和弱點)為不善法,列為應棄除的煩惱。越是擔心暴露自己的弱點,越容易處處防衛,只能引發阻抗作用,使人消極退卻,造成自尊受損,失去自信、樂觀和為自己權益作主張的勇氣。鄭石岩《精神體操》說:
保持自然和坦誠,可以補救的弱點,反而容易改正;無從補救的弱點,也能化險為夷,受到歡迎和尊敬。
消除焦慮:焦慮,佛書中名“憂”,是現代人普遍的心病,醫學證明焦慮特別有損健康,洪啟嵩《以禪療心》說先應弄清焦慮的原因:或幻想危險而恐懼,或誇大危險,或假想出最壞的結果,或毫無自信,借誇大危險及焦慮來逃避。治法:1、完全放鬆身心,想像隨呼吸吐盡憂鬱。2、細密深刻地感受呼吸。3、觀想柔和喜樂的氣息遍滿全身。4、明照所有的焦慮。5、如詢問犯人般詢問憂慮,仔細寫下憂慮的告白。6、以明鏡般的智慧觀照憂慮的本質。7、用因果觀察,超越憂慮。8、以清明的智慧照破憂慮的烏雲。9、以行動落實無憂的新生。四句話治療焦慮症:
利而不害,為而不爭;少私寡慾,知足知止;知和處下,以柔勝剛;清靜無為,任其自然。
心理學家說,一般人的憂慮,40﹪屬過去,50﹪屬未來,只有10﹪屬現在,而92﹪從未發生,剩下8﹪可以輕易應付,大多數煩惱會在第二天早晨輕許多。區分什麼是客觀處境,什麼只是自己的推測;問自己:真的嗎?有這么嚴重嗎?有什麼我能做的?檢討焦慮是否值得。將大的憂慮和困難拆散,分解為若干小單位,逐步減輕憂鬱指數的強度,可治療準憂鬱症,名“憂慮分解遞減效應”。轉移注意力,喜新厭舊,適當放棄,使自己氣定神閒,可以治療“信息焦慮症”。嚼口香糖、巧做放鬆動作、雙手互握、觸摸光滑物體,可以消除焦慮煩躁。用佛教的無常觀,將焦慮看作流過去的江水,將心神集中於現在、當下,禪宗言:“活在當下”,應享受美好時光,不想太多。

消除悲傷憂鬱:洪啟嵩《以禪療心》說,修淨水觀,想像清淨的水,觀想自己化為淨水,在心海中描繪人生遠景,可以治療悲傷憂鬱。張淑美《失落與悲傷的面對與超克》說:“透視失落與悲傷的本質,瞭然清楚於萬事萬物,包括自己的肉身生命以及人我關係等等,都是因緣假合而已,都會隨因緣變化而終至消失。則該去的就會去。同樣的,如有因緣,仍然會有新生與希望,則會來的也終會出現。如是平常看待,則失去了也不是失落,悲傷也無須太過。”
孔子曰:“仁者不憂”。白居易《讀道德經》詩謂“少教冰炭逼心神”。宋石成金歌曰:
莫要惱,莫要惱,煩惱之人容易老。世間萬事怎能全,可嘆痴人愁不了。
此“煩惱”之義,同現代漢語,指焦慮、憂煩等負面心態。心理學家說:對人對事寬宏大度,主動吸收新知識,建立挑戰意識,拓寬情趣範圍,不與他人比較,將生活中美好的事記錄下來,不掩飾自己的失敗,嘗試以前從沒做過的事,與精力旺盛又充滿希望的人交往等,可以驅除憂愁。
幽默法:幽默是一種健康機制,能緩解矛盾,解除緊張,減緩恐懼感,怡暢心情,化干戈為玉帛,化不和為友情,是心理保健的良方。幽默還能減輕病痛,治療過敏性皮疹等。要學會幽默,拿自己不如意的和發窘的事逗自己開心。西諺有云:“一個丑角進城,勝過一打醫生。”《生命的重建》說:常把自己的心理問題當作一個喜劇來處理,你會覺得有趣、好笑。喜劇和悲劇其實是同一東西,完全依人的觀念而變。
笑:經常使自己的表情怡悅、輕鬆、自然、安祥、年輕,是一種有效的自我調節心理技術。《瑜伽師地論》卷四三說,菩薩應對眾生恆常“舒顏平視,含笑為先”。星雲法師稱“快樂的微笑是保持生命健康的唯一藥石”。科學家說微笑時身體釋放免疫物質,笑能刺激體內釋放內啡酞,產生幸福感。人言:最容易讓自己快樂的方式,是笑一笑。“你微笑面對生活,生活才會面對你微笑。”經常主動微笑,臉上常常微笑,心中就會愉快、微笑。微笑,其實是決心要使自己愉快的表情。以幽默刺激而捧腹大笑,對著鏡子逗自己笑,經常逗自己大笑,乃至假裝開心大笑,也會使自己真的開心。
讀書誦經法:好書是人的最佳的精神滋補品,書中有最好的精神顧問,書房是情緒的緩衝點,在讀書中與聖賢哲人、名家對話,既可提高精神境界,調節心情,又可增加知識,獲得高級的樂趣。人言:一個坐擁書城的人是最堅強的人,縱然他在生意場上、官場上、名利場上失敗,也仍然能在其文化精神的世界裡呼風喚雨。以書櫃代替酒櫃,靜心讀書,不但增加知識,且有調節心理、減輕壓力、健身健腦之效。世傳杜甫詩能治病,《苕溪漁隱》云:
蓋其意典雅,讀之者悅然,不覺沉疴之去體也。
尤其是閱讀佛書,念誦佛經,屬多聞與般若的修習,其調節情緒、升華心靈的妙用,更非一般書籍可比。
聲音瑜伽:以特定的姿勢發出特定的聲音,有改變性格、增強體質、最佳化情緒之效,諸如:
心情開朗樂觀法:站立,兩腳分開與肩齊,雙膝微曲,舉起雙臂,同時上身向後聳,從丹田連續發出“阿”音。
增強實踐、進取性格法:雙膝跪立,兩手支齶,將身體向後仰,同時發出“衣”音。
增進決斷力法:直立,兩收交叉抱胸,稍俯,閉口,縮肛,感覺將下腹往上推,同時發出“屋”音。
敏捷精進法:一腳前跨,上肩上舉,兩肘彎曲,發出“唉”音,成弓箭步,身體徐徐前俯,胸部向前挺。
安祥、溫柔法:一腳前跨,雙手兜住嘴巴,發出“喔”音,同時上身儘可能前俯。
以放鬆的心態,傾聽樹枝搖擺聲、溪水流淌聲、海浪起伏聲等,可以調節情緒,還有降低血壓等療效。
注意下意識的煩惱:若心結剛形成時不去解開,將會種植在下意識中,長得更強更緊。首先要從浮現心頭的影像、感覺、思想、字眼、下意識行為等,覺知到煩惱,追究其原因。問自己:為什麼當他人說那個時我覺得不舒服?為什麼我要那樣說?為什麼我不喜歡電影裡哪個鏡頭?為什麼我看到那個女人會想起我媽媽?為什麼我恨像他那樣的人?……尤其在坐禪時,沉在心海底層的結使會上浮,此時應注意正觀,將其轉化。
轉化:一行禪師《轉化與治療》說,用開刀切除的方法驅逐不良情緒,丟掉部分自己,不如將其轉化。轉化工作分五步:
1、在每個感覺、情緒剛一出現時,以正念注視,立即辨識。
2、與之合一,以覺知呼吸來滋長正念。
3、平靜情緒,如同一位媽媽溫柔地摟抱她啼哭的嬰兒。
4、放開情緒讓它走。
5、看深進去,找出毛病的原因。
從佛法看來,對治及心理學家所用的情緒管理法,多屬世間善法,只能暫時制伏或避開煩惱,有些方法還有壓抑煩惱的副作用,難以從根本上消除煩惱。心理學家發現:如果拚命想用意志力控制或消滅負面情緒,有時會製造出“雙重困難”——不僅負面情緒難以控制,而且還會增加想控制它們而控制不了的煩惱。或者會出現“情緒酒醉”狀態——會被不知不覺誘入自己所害怕產生的不良情緒中無法擺脫,而想要努力保持的快樂情緒卻不由自主地轉瞬即逝。只有用佛教無常無我的正見如實觀察煩惱性空,乃至明見自己心性,才能從根本上消除負面情緒,轉煩惱為菩提。《西藏醫心術》強調,破除一切煩惱、心病的根源——我執,是最佳的治療方法,“體悟心的真性是最究竟的治療”。在紛亂緊張的生活中,若能澄徹思慮,靜觀自心,發覺那潛藏在內心底層的本心,你將會獲得解脫和快樂,發現生活、世界無處不是美好。可以用精神分析與佛教修觀結合的方法,先自由聯想,把自己的念頭、情緒寫下來,然後分析我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想法、情緒,分析到底,就會發現念頭後面醜惡的動機,都是因為一個我執。深入觀察此所執自我的虛假不實,不好的念頭、不良情緒便會從根本上消蹤。
知足常樂:為佛陀的重要教導。《法句經·泥洹品》謂“無病最利。知足最富”。《佛遺教經》佛言:
知足之法,即是富樂安隱之處。知足之人,雖臥地上,猶為安樂;不知足者,雖處天堂,亦不稱意。不知足者,雖富而貧;知足之人,雖貧而富。不知足者,常為五欲所牽,為知足者之所憐憫。
生活的主要意義是快樂、幸福,而快樂、幸福在自心,與占有多少錢財、名位等身外之物並非成正比。研究證明,幸福感與財富的多少沒有多大關係。財富多者多感到活得累,常為獲得財富而辛勞,為保住財富而擔憂,為遭偷盜、劫奪、綁架而害怕,或滿足財富欲後更感空虛、痛苦,如有的大款感嘆:“我們窮得只剩下錢”,正是“雖富而貧”;財富雖少,如許多勞動者,粗茶淡飯,而活得充實快樂。古來很多有精神品格的人,能安貧樂道,如顏回陋巷簞瓢,飯蔬食飲水而不改其樂,受到孔子的讚嘆。古今佛教徒中,這種安貧樂道者甚多。
洪啟嵩《以禪療心》還列舉了一些調節情緒、治療心病的禪法,如:月輪觀治療絕望;無量悲心觀治療厭惡他人,先悲憫自己;用喜無量心觀治療寂寞;用通明禪治療煩悶,想像隨呼吸吐盡煩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