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品高官,刺殺了一品大員】相關文章

張國擎:辛亥不眠夜(上)

徐紹楨,徐總兵,徐司令、徐大帥、徐將軍!如果像外界傳說的那樣,張人駿就不召他徐紹楨來了,乾脆讓張勛與鐵良合圍滅了新軍第九鎮,或者今晚拿下徐紹楨,先斬了首,再滅第九鎮,從目前的實際情況看,完全能做到。1908年,徐紹楨在視察時發現3營士兵龔士芳筆記本上有反滿詞句,僅勸退敷衍了事,事後兩江總督端方得知這個龔士芳是革命黨人,要徐紹楨找回來,他就是不理睬。張人駿抓住徐紹楨的手,緊了緊,將徐紹楨想說的話捏住了。

徐錫麟與浙皖起義

徐錫麟與浙皖起義1907年,光復會員徐錫麟領導了震驚中外的浙皖起義,一舉擊斃清廷巡撫恩銘。這位前任巡撫曾幾次代徐錫麟致函清浙江巡撫壽山,請其為徐錫麟等入日本陸軍學校以方便,後徐等入日本振武學校受阻時,俞又致電浙江新巡撫張曾揚,要其電告駐日公使陸大燮“謂諸人已改作官費,請其即速保送。”在徐錫麟謀入官場後。浙皖起義區別於同時代的革命起義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浙皖起義是兩省的聯合起義。

北洋往事:那些軍閥那些人(8)—清廷大勢已去...

這炸彈一響,革命黨便紛紛衝進署門,那些巡撫衛隊個個目瞪口呆,竟然不敢抵抗,急得巡撫增韞只得往馬廄里藏身,不巧革命黨眼明手快,當場給逮了個正著。革命黨人大憤,向九江軍政府求援,於是李烈鈞便派兵進入安慶收拾殘局,最後由革命黨人孫毓筠出任安徽都督。11月4日晚,起義成功的革命黨派出50人的小分隊前往蘇州策反新軍,次日新軍和革命黨便進入蘇州,並占領了各大衙門,要求程德全宣布獨立。

辛亥革命值得紀念,而民國卻不值得留戀

從1912年3月,孫中山下令限期15天,全體人民一律剪掉辮子,隨後各地掀起了剪辮子的狂潮,同時孫中山下令廢止了纏足惡習。辛亥革命之所以能推翻清政府,孫中山領導的革命黨起到了關鍵作用,但是清政府本身的確氣數已盡,把能得罪的人以及不能得罪的人全得罪光了。所以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首先播下了革命的種子,培養了不少革命力量,同時讓革命思想深入人心,動搖了清政府的基礎,然後又在武昌推翻了多米諾的第一塊骨牌。

雷頤:清王朝的最後時刻

1910年10月25日,東三省總督錫良、湖廣總督瑞澂、兩廣總督袁樹勛、雲貴總督李經羲、伊黎將軍廣福、察哈爾都統溥良、吉林巡撫陳昭常、黑龍江巡撫周樹模、江蘇巡撫程德全、山東巡撫孫寶琦、山西巡撫丁寶銓、河南巡撫寶棻、新疆巡撫聯魁、浙江巡撫增韞、江西巡撫馮汝騤、湖南巡撫楊文鼎、廣西巡撫張鳴岐、貴族巡撫龐鴻書等,幾經商議,認為時機緊迫,聯名致電軍機處代奏,批駁那些反對設立內閣、開國會官員的觀點。

時代 | 暗殺的”黃金年代“:清末民初暗殺活...

雖說是暗殺, 但是比起槍,革命黨更鐘愛炸彈這種新生事物。吳樾以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投身暗殺事業,革命黨的暗殺團體如雨後春筍紛紛建立,對清廷省部級高官的暗殺日益增多,暗殺事業越發成熟。支那暗殺團,東方暗殺團,北方暗殺團紛紛建立,蔡元培,陳獨秀,汪精衛,陳璧君,秋瑾等人正是各團體的骨幹力量。這些總督,巡撫,將軍級別的大員們在革命黨暗殺手冊上一一記下並等待著一一勾去,李準鐵良二人更是多次遭到暗殺。

他親手開槍擊斃恩師,遭遇破腹挖心,被親兵炒...

他親手開槍擊斃恩師,遭遇破腹挖心,被親兵炒菜吃了!徐錫麟出身浙江紹興名門望族 ,父親做過縣吏,家中店鋪興旺。恩銘把徐錫麟叫來,和他說了兩句話,驚心動魄,“有人說你是革命黨!”但得到徐錫麟否認後他緩和下來說“是啊,哪有你這種富貴榮華、深得上司信任重用的革命黨呢?!”然後還信任地委派徐錫麟去會辦搜捕工作,徐錫麟忍住感動之心決意藉機緊急部署起義,就把刺殺定在巡警學堂甲班畢業典禮日作為起義的開端!

清末的那些熱衷於刺殺的熱血愛國青年(轉載)

清末的那些熱衷於刺殺的熱血愛國青年(轉載)清末的那些熱衷於刺殺的熱血愛國青年  清末至民國的政治性暗殺大致可分三類,一是當政者對異己的暗殺,二是在野的革命者對統治者的暗殺,三是外國勢力對中國政治人物的暗殺。萬福華行刺王之春,細讀之後,你很難相信這也叫暗殺。辛亥革命後,清室遜位前,還有兩起暗殺,將清末的革命暗殺推向了頂峰。

揭秘辛亥革命時期的暗殺活動

揭秘辛亥革命時期的暗殺活動。1903年5月,留日學生革命團體軍國民教育會中,一部分激進分子組織了一個秘密的暗殺團,通稱軍國民教育會暗殺團,參加者有黃興、陳天華、龔寶銓、楊毓麟等人;《民報》編輯兼發行人張繼,陸續刊登了《虛無黨女傑蘇菲亞》、《俄國暗殺團首領該魯學尼》及各國無政府黨人暗殺活動的照片,發表了《無政府主義與社會主義》、《巴枯寧》、《近世無政府主義》等大量介紹無政府主義的文章;

看過1907年徐錫麟刺殺恩銘案,才明白刺殺成功...

看過1907年徐錫麟刺殺恩銘案,才明白刺殺成功其實挺難的。徐錫麟刺恩銘這個案子,之所以能轟動一時,首先是因為刺客與被刺者的身份。與以往革命黨人行刺不同,徐錫麟是以大清官員的身份行刺,引起了清廷內部極大的不安與震驚。徐錫麟就是紹興人,20歲中了秀才後,先在紹興府學堂當了幾年數學老師。徐錫麟買到這個編制後,由他的一個親戚叫俞廉三,在湖南當巡撫,推薦給了安徽巡撫恩銘。徐錫麟在安慶起義,秋瑾則準備在金華起義。

水煮日報583期:熊成基不怕死

水煮日報583期:熊成基不怕死。但是早有防備的安慶巡撫朱家寶,一聽西太后駕崩,就立馬想到革命黨可能會起事,日夜兼程打道回府,坐鎮布置。熊成基含著熱淚,對兄弟們說“諸位先回家,另謀出路,但我熊成基推翻大清王朝的決心不變,定當有時機,再當舉事!”這場安慶大起義讓清廷感到震怒,他們對洋人俯首聽命,對漢人平民敢於起義則絕不手軟,清廷四處搜拿革命黨人,或斬首示眾,或碎屍露天,對於“元兇”熊成基更是重金懸賞。

誓滅胡奴出玉關——徐錫麟刺恩銘

誓滅胡奴出玉關——徐錫麟刺恩銘誓滅胡奴出玉關——徐錫麟刺恩銘給筆者印象最深的徐錫麟照片,有兩張  第一張,是他身穿巡警學堂制服的戴帽照片,戴深度近視眼鏡,文質彬彬,極其儒雅;滿清末年,買官跑官是公開的,加上徐錫麟的表叔俞廉三又是湖南巡撫那樣的封疆大吏,幾封親筆書信一寫,徐錫麟等人很快就擁有了"道台"、"知府"等官銜。徐錫麟沒記住他,他卻記住了徐錫麟。徐錫麟等人,率領學生,依次在操場上向他們行禮致敬。

清末主張新政的要角,大力發展教育,最後被革...

1906年,他奉命前往安徽擔任安徽巡撫,接受過新思想的他開始在安徽大力推行新政,並大膽採用嚴復等新人。政績裡面,尤其於教育方面最為顯著,例如創立安徽陸軍測繪學堂、安徽講武堂、安徽綠營警察學堂,安徽將校研究所,安徽師範學堂。1907年恩銘整頓巡警學堂,開辦警察處,並任命徐錫麟兼任巡警學堂會辦,然而這一任命也在不久後讓恩銘丟掉了性命。1907年7月6日,徐錫麟在安慶巡警學堂外刺殺安徽巡撫恩銘,恩銘身中數槍當場斃命。

竟然都是蒙古人:辛亥革命時最忠於清廷的兩位...

竟然都是蒙古人:辛亥革命時最忠於清廷的兩位大臣丨近代史論語。正在這時,兩廣總督陶模去世,而廣西又有會黨造反,於是朝廷又急忙命岑氏南下廣州署理兩廣總督,兼督辦廣西軍務。與此同時,原本已經任命為閩浙總督的錫良,被急令入川,接岑氏的班。還在1900年的庚子事變,北京淪陷後,武衛軍管帶陳宧跟隨榮祿護駕西行,一路上遇到了趕來勤王的甘肅按察使岑春煊和湖南布政使錫良,給兩位後來前途似錦的高官留下了深刻印象。

末世悲歌, 滿人五虎將: 大清王朝最後的希望,...

末世悲歌, 滿人五虎將: 大清王朝最後的希望, 卻死的一個比一個慘。這就是所謂的滿人五虎,鐵良,載澤,良弼,恩銘,端方。慈禧太后為了遏制袁世凱,暗中培養鐵良,讓他幫助袁世凱一同練兵。但是,端方很快又被重新啟用,大清王朝需要他這樣有才華的“自己人”。1902年,端方當了湖廣總督,1904年,改任兩江總督,1905年,再改任閩浙總督,還沒有來得及上任,又和五大臣一起出洋考察。1909年,因袁世凱被罷免,端方擔任了直隸總督。

馬 勇|劉師培那撥回歸社會主流的人

馬 勇|劉師培那撥回歸社會主流的人。劉師培夫婦既然知道章太炎曾致信張之洞,知道章太炎與清政府也有錯綜複雜的關係,因而他們夫婦在上海也留有一手,由劉師培出面致信章太炎,表示為章太炎所託事情估計張之洞那裡希望不大,現在正在想法與兩江總督端方進行交涉。所以端方的大度和安撫很容易感動劉師培這樣原本就很柔弱很感性的讀書人,劉師培遂不管不顧於1908年初上書端方,表示願意放棄革命,回歸主流,加入政治變革的隊伍。

徐錫麟死前自供:巡撫恩銘對我好是私誼,殺他...

徐錫麟死前自供:巡撫恩銘對我好是私誼,殺他是公義,不違和。庚子年時,史堅如在廣東巡撫衙門後埋設地雷,企圖炸死廣東巡撫德壽。待地雷響後,史欲探結果而獨自前往巡撫衙門,路上被人認出而被捕。徐錫麟刺死安徽巡撫恩銘而遭凌遲處死。死前,徐錫麟說:“滿人妄想立憲,便不能革命。殊不知中國人之程度不夠立憲,以我理想立憲是萬萬做不到的,革命是人人做得到的。”端方郝然復坐,不能出一詞。

中國近代史上的暗殺時代,刺客遍天下的清末,...

中國近代史上的暗殺時代,刺客遍天下的清末,看那時的刺客風雲。當時載洵、載濤二人剛剛從國外考察回國,當時汪精衛帶著炸藥混在車站迎接的隊伍中,卻因為不認識兩人而無法下手,人都不認識也去暗殺,這不是去暗殺,這是去送死啊,他的第一次暗殺行動就這樣失敗了。汪精衛的第二次暗殺目標是載灃(當時的攝政王),載灃是皇帝溥儀的生父,當時大清權利的實際控制者。

徐錫麟

徐錫麟 人物簡介。針對秋瑾徐錫麟為表兄妹和情侶的說法,徐乃達經過考證均不成立,在徐家家譜中沒有發現和秋瑾的關係,秋瑾是拿著光復會會長蔡元培的介紹信第一次見到徐錫麟,如果是表兄妹就不需要介紹信。錫麟街是為了紀念為推翻清廷在安慶犧牲的烈士徐錫麟而命名的。1906年春,徐錫麟以候補道員的身份來到安慶,出任安徽巡警學堂會辦,他積極發展革學堂起義”,一度攻占軍械所,但終因寡不敵眾,起義失敗,徐錫麟慘遭殺害。

秋瑾被殺緣何清廷恐慌?無論官方說什麼,民間...

秋瑾在此期間秘密聯絡各路會黨首領,同時發展浙江武備學堂、陸師學堂和弁目學堂的師生們,使得光復會成員迅速擴大。知府貴福帶領趕到紹興的新軍開始搜查徐錫麟的住所,有訊息說他們之後就要到大通學堂對秋瑾實施逮捕,那時秋瑾已從報上獲悉徐錫麟在安慶殉難的過程,她“泣於內室,不食亦不語”,拒絕逃跑。貴福平素與大通學堂多有來往,與秋瑾個人也可稱關係密切,曾寫“競爭世界,雄冠地球”對聯一幅送給別號“競雄”的秋瑾。

善耆:所謂開明

倘以端方為參照,肅親王善耆大概是那個時代與他最接近的人:論年紀,端方生於1861年,善耆生於1866年,屬於同代人(清亡之時,執掌朝政的中堅力量正是“50後”和“60後”,考究他們的知識與政治水平,可窺國運之一斑);談論憲政,善耆遠遠不及端方——彼時政壇大佬,只怕無人能望端方之項背——其長處在於行動。善耆交通革命黨人,並非認同革命理念,嚮往革命精神,他考量的不是革命大義,而是國家興亡,或者說政權的穩定性。

心態史視角下的孫寶琦與辛亥山東獨立

經孫寶琦的文案樓辛木的介紹引見,丁佛言在當時巡撫府邸的“楊煙蘆雪之榭”面見孫寶琦,“備陳利害,娓娓千言”,孫寶琦雖然沒有明確表示,但已經頗為動容。[1] 以筆者目力所及,國內有關山東獨立運動和孫寶琦的論文僅有孫紅旗的《辛亥山東獨立之際孫寶琦角色重新解析》(《湖北社會科學》2011年第4期),該文認為效忠清廷雖然不能全用在孫寶琦的身上,但是在贊成獨立和取消獨立的過程中,忠於職守是對其最為恰當的評價。

程家檉:與虎謀皮

程家檉:與虎謀皮。後來張繼論革命之功,把程家檉與孫中山、黃興相提並論,列為三號人物——這本是他的好朋友宋教仁的位置:“中山提倡革命者也,克強實行革命者也,韻蓀(程家檉字韻蓀)組織革命者也。”“……向使學界而無韻蓀,則中國同盟會必不能以成,北京而無韻蓀,則吾同志死者必不可勝數。完全終始,一手維持,韻蓀大矣,然而韻蓀不言矣。”彼時還有一人,與程家檉聲應氣求,不僅想程家檉之所想,甚至行程家檉之所未行。

就是他! 命令將徐錫麟烈士睪丸砸碎挖心取肝,...

就是他! 命令將徐錫麟烈士睪丸砸碎挖心取肝, 4年後, 他被砍頭分屍。清朝末年,有兩位大名鼎鼎的烈士,他們是老鄉,一起加入光復會,一起留學日本,一起發起浙皖起義,最後二人相隔9天,先後犧牲在屠刀之下,這二人就是徐錫麟與秋瑾。徐錫麟手槍。為了達到嚇阻革命者的目的,徐錫麟活著的時候,就被鐵錘砸碎睪丸,後被挖心取肝當了下酒菜,可謂死的極其慘烈。在徐錫麟犧牲4年後,端方親率2000餘新兵鎮壓四川保路運動。

端方:死於革命風暴的一品好官

端方:死於革命風暴的一品好官。慈禧太后問端方:“新政已經實行了幾年,你看還有什麼該辦、但還沒有辦的?”端方回奏:“尚未立憲。”慈禧太后問:“立憲有什麼好處?”端方說:“立憲後,皇位可以世襲罔替。”慈禧太后聽後,若有所思。端方曾任湖北巡撫,其所帶的湖北新軍也可算是他的“舊部”,這些人早上還到端方帳前拜問“元戎”,但晚上的時候端方就變成了他們所詬罵的“索虜”。

革命前夜的定點清除

吳樾與他人籌劃用炸彈去把五大臣炸死,以此喚醒民眾。9月24日,吳樾就起身,打扮成僕人的模樣,懷揣炸彈混進正陽門車站,踏上了五大臣乘坐的高級包廂,但遇上衛兵盤問,吳樾恐怕事情敗露,急忙從懷中取出炸彈,不料列車已經發動,炸彈被震落在他的腳下,吳樾壯烈犧牲,盤問他的衛兵身受重傷,五大臣中的紹英傷了右股,端方、戴鴻慈受了輕傷,載澤在慌亂躲藏時擦破了頭皮,五大臣被嚇破了膽,逃回府邸後不敢去出洋考察?

光復會起義的經濟賬

1906年年底,徐錫麟分發到安徽,得到新任巡撫恩銘的重要,在進入官場之初,徐錫麟是陸軍國小堂會辦,月薪不過數十元,不要說運動革命,就是官場應酬也無法支付。(徐錫麟:《越王勾踐論》)早在去安徽之前,1906年冬,徐錫麟在杭州白雲庵與秋瑾、呂公望把酒訣別,便表示:“法國革命八十年始成,其間不知流過多少熱血,我國在初創的革命階段,亦當不惜留學,以灌溉革命的花枝。”所以,他是抱著流血念頭到安徽去。

辛亥前後刺客列傳:康有為派梁鐵君暗殺慈禧

辛亥前後刺客列傳:康有為派梁鐵君暗殺慈禧 辛亥前後,清廷擁有組織嚴密、武裝到牙齒的數十萬新式軍隊,而革命黨赤手空拳、籌款艱難。1904年,萬福華來到上海,與章士釗等革命黨人結交,並加入暗殺團。據《新案紀略》所載,其間徐錫麟種種行動被人看出破綻,遂向安徽巡撫恩銘告發,而恩銘自認為對徐錫麟有恩,居然不信,召徐錫麟開玩笑似地對他說:“人言汝為革命黨,汝其好自為之。”徐錫麟鎮定而坦然:“大帥明鑑。”

轉型中國 44

徐錫麟。清廷此時正在實施法律制度的近代化轉型,卻不惜逆流而動,以如此殘忍的手段殺害徐錫麟,更坐實了革命黨對其“假立憲、假改革”的指控。徐錫麟,臨刑前拍攝。徐錫麟以四品官員的身份而為革命黨暗殺之事,對清廷高層究竟產生了多大的震動,不妨參考陶湘當日寫給盛宣懷的一封個人書信。但當革命與改良互為動力,同時消長——改良之遲緩激發革命,革命危及朝廷又推動改革,已然注定改革只能救國,而永遠救不了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