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壓賈母,秒殺鳳姐,紅樓夢裡的真·人精上線了】相關文章

《紅樓夢》第四十五回 金蘭契互剖金蘭語 風...

《紅樓夢》第四十五回 金蘭契互剖金蘭語 風雨夕悶制風雨詞 第四十五回 金蘭契互剖金蘭語 風雨夕悶制風雨詞  話說鳳姐兒正撫恤平兒,忽見眾姊妹進來,忙讓坐了,平兒斟上茶來。"黛玉聽說,回手向書架上把個玻璃繡球燈拿了下來,命點一支小蠟來,遞與寶玉,道:"這個又比那個亮,正是雨里點的。黛玉自在枕上感念寶釵,一時又羨他有母兄,一面又想寶玉雖素習和睦,終有嫌疑。

鴛鴦女空羨鴛鴦|紅樓人物點評第一彈

鴛鴦女空羨鴛鴦|紅樓人物點評第一彈。其實這正是鴛鴦的特殊地位決定的,鴛鴦是賈母的財務總管,鴛鴦喜歡賈璉,那么等於說賈母的金庫對賈璉兩口子是敞開的,而鳳姐抓尖要強,賈璉又是好玩的,倆人的用度其實是很大的,他們用到鴛鴦地地方還多呢,所以,鳳姐對尤二姐吃醋,對鴛鴦確實極盡拉攏的。這樣反倒坑苦了鴛鴦,賈赦是賈璉的父親,賈赦堵死了鴛鴦的路,賈璉就是再荒唐,也不能再去求鴛鴦了,鴛鴦的愛情就徹底被埋葬了。

紅學研究(三十三)林黛玉患慢性支氣管炎未患肺...

紅學研究(三十三)林黛玉患慢性支氣管炎未患肺結核。賴嬤嬤一語將封建獨裁統治下,選拔官吏的規則抖露了底:你看那正根正苗忍飢挨餓的要多少?你一個奴才秧子,仔細折了福!如今樂了十年,不知怎么弄神弄鬼的,求了主子,又選了出來.州縣“官兒”雖小,事情卻大,為那一州的州官,就是那一方的父母.“官兒”-官員。(466)黛玉每歲至春分、秋分之後,必犯嗽疾;據此,俠家推斷:林黛玉並未患肺結核,而是自幼體弱,身 患慢性支氣管炎!

尾大不掉的“賴家”

據賴大的母親賴嬤嬤自述,他們家自她丈夫那一輩起就為賈家當奴才,不知她這是在眾人面前顯擺還是倒苦水。從王熙鳳對賴嬤嬤的恭敬態度,我們看出,賈家的主子們對賴家的勢力已經有所忌憚了。在鳳姐過生日眾人湊份子錢時,鳳姐跟賈母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讓兩個太太替寶玉黛玉出份子錢,賴嬤嬤竟當著所有主子的面也開玩笑地站起來“打抱不平”,說鳳姐不向著自己的婆婆(邢夫人)和姑姑(王夫人),倒向著外人。

第四十五回 金蘭契互剖金蘭語 風雨夕悶制風...

《紅樓夢》 第四十五回 金蘭契互剖金蘭語 風雨夕悶制風雨詞。鳳姐兒道:“這些事再沒別人,都是寶玉生出來的。”李紈聽了,忙回身笑道:“正為寶玉來,倒忘了他!頭一社是他誤了。我們臉軟,你說該怎么罰他?”鳳姐想了想,說道:“沒別的法子,只叫他把你們各人屋子裡的地罰他掃一遍就完了。”眾人都笑道:“這話不差。”  說著才要回去,只見一個小丫頭扶著賴嬤嬤進來。

看遍浮華,喜歡你溫暖如初的樣子

說起為奴,賈府里的賴嬤嬤孫子當了官,當著李紈鳳姐等,賴嬤嬤曾嘆道:“我那裡管他們,由他們去罷!前兒在家裡給我磕頭,我沒好話,我說:‘哥哥兒,你別說你是官兒了,橫行霸道的!你今年活了三十歲,雖然是人家的奴才,一落娘胎胞,主子恩典,放你出來……,你那裡知道那“奴才”兩字是怎么寫的!寶玉更是沒有主子派頭,襲人也“眼裡心裡只有一個寶玉”,用今天話來講,襲人工作唯恐出錯,做事幾乎用盡全力。

紅樓夢告訴你,一個女人是怎么旺三代的

只聽賴嬤嬤接著道:鳳姐兒是邢夫人的兒媳婦,是王夫人的內侄女兒,倒不向著婆婆、姑姑,倒向著別人。這老太太最厲害的是,她沒讓孫子再進賈府當接班奴才,而是從小供他讀書識字,愣是靠著賈府的關係,花錢捐了個州縣官兒當,開始和賈寶玉一桌喝酒稱兄道弟,算是徹底擺脫了奴才的身份。有賴嬤嬤這樣的老太太在,賴家怎么可能不興旺?紅樓夢裡賈母、劉姥姥、賴嬤嬤這三個人精老太太,論人生智慧可謂是三足鼎立,各有一套。

紅樓中的大媽之賴嬤嬤

紅樓中的大媽之賴嬤嬤。雖然在主子面前口口聲聲奴才,可是奴才的譜子擺的比主子還大,他們如此婢膝,無非就是想利用主子而已。賈府管事之一,她在賈府里屬於年高而有體面的嬤嬤。賴嬤嬤不僅當著眾人面數說孫子,還用嚴厲的口吻教訓寶玉,責備賈珍,但眾人感到的只是她財富、年高、機智、忠心,使她這個名份上的奴才在賈府眾多人物中占了一席特殊的地位。但這樣的奴才也只是依附主子而已,當主子失勢之時,他們也是最先跑路的一群。

《紅樓夢》里第一豪門奴才是誰?家裡不但出了...

因為書中交代,賴大的母親賴嬤嬤是賈府頗有體面的老下人了。在商議怎么做壽怎么湊份子的時候,“賈母忙命拿幾個小杌子來,給賴大母親等幾個高年有體面的媽媽坐了。賈府風俗,年高伏侍過父母的家人,比年輕的主子還有體面,所以尤氏鳳姐兒等只管地下站著,那賴大的母親等三四個老媽媽告個罪,都坐在小杌子上了。” 在後面的商議中,也可以看見這個賴嬤嬤也是可以隨意插話的,和賈母似乎也有一點平起平坐的意思。

紅樓夢——賈家的奴才為什麼敢耍大牌

紅樓夢——賈家的奴才為什麼敢耍大牌讀書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經常從書里的細節找到很多好玩的,容易思考的地方。賴嬤嬤是伺候過賈母甚至賈母上一輩老人的退休奴才。但明顯沒把自己當奴才,很隨意的口吻詢問寶釵,順便議論了一下寶玉,衝撞,這是她對寶玉冒失性格的潛意識評價。奴才就是奴才。有沒有發現,一個王朝的中後期都會不斷出現各種權臣,甚至宦官(就是奴才,在皇帝眼中,大臣也是奴才)這種情況,明朝最嚴重。

晴雯被攆,絕不是襲人告密

晴雯被攆和襲人無關

向陽 : 圈點石頭記--給出路未必有生路

賈府奴才有四條出路。對於出路,奴才和主子,主子和主子,奴才和奴才,想法各個不同。第二幕,寶釵黛玉、寶玉黛玉各自有話。寶釵和黛玉聊的是"病",寶玉黛玉聊的是"斗笠"和"燈"。第三回黛玉入府就此破題,黛玉服用的是"人參養榮丸",二十八回王夫人推薦"天王補心丹",寶玉開出創意的"海上方",統統是藥療。寶玉來望候黛玉,重點本是黛玉,話題的重音卻一一落著在寶玉身上。黛玉擔心寶玉失足,寶玉關心黛玉的吃飯和吃藥。

《紅樓夢》中,賴家發家史告訴你,頂級奴才是...

奴才中混得最好的,要算賴嬤嬤。賴嬤嬤的孫子賴尚榮,一出生,賈家就讓他脫去了奴才身份,有了自由之身,而後跟著賈府的子弟一起讀書上學。賴尚榮做官了,賴嬤嬤憶苦思甜,教育孫子說:“長了這么大,你哪裡知道那‘奴才’兩個字怎么寫?也不知道你爺爺和你老子受的那苦惱,熬了兩三輩子,好容易掙出你這個東西。”賴尚榮祖輩、父輩所受的苦,就是對於主子的奉獻。主子眼裡,吃苦耐勞的奴才是好奴才,是值得提拔的奴才。

紅樓夢從這三個人身上,我感受到賈府里的正能...

岫煙出身的窮酸,加上邢夫人在賈府的人緣,我們難道指望賈府諸人對岫煙好嗎?當邢夫人把岫煙交給鳳姐安置的時候,鳳姐一開始是像一貫的行事作風,七竅玲瓏的心思,讓岫煙跟迎春一處,想著“倘日後邢岫煙有些不遂意的事,縱然邢夫人知道了,與自己無乾。”哪知後來看著岫煙心性行為,“竟不像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樣,卻是個極溫厚可疼的人。因此鳳姐兒反憐他家貧命苦,比別的姊妹多疼他些,邢夫人倒不大理論了。”

紅樓外看——管家

紅樓外看——管家。中國封建社會裡的大家族都會設立一個管家,幫助主人分擔瑣碎的家事,一個忙不過來還要設幾個分片管家。賈家二府也有管家。來升的家人都在兩府里做事,榮府里有來興,應該是他兄弟,而且第十六回里賈薔說“來管家的兩個兒子”也跟著採買。賈府還有其他的分管管家。曹家也是奴才身份,只不過是皇帝的包衣(奴才)。曹雪芹寫管家的命運其實也是在為曹家做寫照。而那些管家們也不過是“與奴才做奴才的奴才”。

紅樓姑娘與紅樓媳婦

在這個習俗下,賈府的媳婦們,鳳姐、李紈、尤氏,包括邢夫人與王夫人,吃飯時環伺賈母的情景,便可以理解了。賈母吃過飯,對說王夫人說,“你們去吧,讓我們自在說話兒",王夫人才帶著李紈與鳳姐兒離開。在賈母面前,王夫人與邢夫人是兒媳婦,李紈與鳳姐是孫媳婦,在賈母吃飯時,姑娘們坐著,王夫人卻帶著李紈與鳳姐在一旁伺候“捧飯"、“安箸"、“進羹"。而在賈母邀集眾人商量給鳳姐湊份子過生日時的,其座位的安排也很有分寸。"

真正害死鴛鴦的不是賈赦,是賈母,只一件事就...

真正害死鴛鴦的不是賈赦,是賈母,只一件事就暴露了賈母的真心。鴛鴦的優秀為她招來了災殃,賈赦因為覬覦母親的財產而打起來鴛鴦的主意,而且發誓要把鴛鴦搞到手,邢夫人親自出馬,動員王熙鳳,同時施壓鴛鴦的哥哥嫂子。鴛鴦雖說是榮國府的家生奴才,但她被賈母倚重的程度是很高的,賈母非常看重鴛鴦的人品和忠誠,所以,鴛鴦才得以掌握著賈母的所有財產。三、鴛鴦是賈母控制賈府的重要工具。

奴大欺主

鳳姐的話並不誇張,這些豪門的下人們,尤其是那些家生奴才,一代一代做下來,早已深諳此道,做成了人精,專門會與主子鬥智鬥勇,哪有幾個是服服帖帖的。總之,他“從小跟著太爺們出過三四回兵,從死人堆里把太爺背了出來,得了命。自己挨著餓,卻偷了東西來給主子吃,兩日沒得水,得了半碗水,給主子吃,他自己喝馬溺”。倘或賈府遭難,又或任意原因,賈家人流落街頭缺衣無食,絕不再會有下人自己挨著餓,偷了東西來給主子吃。

《紅樓夢》中每一個哪怕最卑微的角色,也最終...

《紅樓夢》中每一個哪怕最卑微的角色,也最終一一成為故人。鳳姐得到誇獎是因為她提議在大觀園設個小廚房(後面這小廚房惹出不少風波,皆由此起) ,大冬天的,寶玉和眾位姑娘就不用灌一肚子冷風,跑到前面去吃飯了。鳳姐的小廚房計畫正合賈母的心。為了寫賈母如何喜歡寶琴,這一回甚至要用寶玉的眼睛看到寶琴睡在賈母身邊。野鴨子毛的鳧靨裘給了寶琴,孔雀毛的雀金裘還是得給寶玉,親孫子就是親孫子。但是紅樓夢不一樣。

曹雪芹:紅樓夢17

一時只見賈珍、賈璉、賈蓉三個人,將王太醫領來。只薛姨媽和賈母對坐,邢夫人王夫人只坐在房門前兩張椅子上,寶釵姐妹等五六個人坐在炕上,寶玉坐在賈母懷前,底下滿滿的站了一地。襲人回明寶玉的事,賈母不樂,便命人接去。寶玉為難。這裡邢夫人王夫人也說鳳姐,賈母道:“什麼要緊的事!小孩子們年輕,饞嘴貓兒似的,那裡保的住呢?從小兒人人都打這么過。這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喝了兩口酒,又吃起醋來了!”說的眾人都笑了。

別說今天你是官了便橫行霸道起來

嬤嬤們,是作者在《紅樓夢》眾多奴僕中所描寫的一個層面,她們往往都是由於家境貧寒年輕時便以奶媽的身份賣身豪門,從此世代為奴,又由於她們服侍過主子甚至從小把他們奶大,到了年邁往往比年輕的主子們還體面。如賈璉的奶媽趙嬤嬤,可以同主子坐在一處吃酒,談天說地;如今這賴嬤嬤又當著眾主子的面,數落了這番對孫子的訓導,雖然本意是在討好賈母,但言語中亦不失對世間那些數典忘祖,當了官就橫行霸道者的鞭笞。

賈府里的老嬤嬤

賈府里的老嬤嬤紅樓夢裡的人物眾多,寧榮兩府的主子奴僕少說也得700人左右。其中最典型的有四個,賴嬤嬤,李嬤嬤,趙嬤嬤和迎春的奶母。賈母忙命拿幾張小杌子來,給賴嬤嬤等幾個年高有體面的嬤嬤坐了。賴嬤嬤身上有賈母的影子。李嬤嬤和迎春的奶母就是這樣,她們比起賈璉的奶母趙嬤嬤來,言行舉止差遠了。賈府里的老嬤嬤們應該說良莠不齊,有賴嬤嬤,趙嬤嬤這樣有修養,有品行的,也有李嬤嬤,迎春奶母那樣依勢仗貴,粗魯無禮的。

《徹解紅樓》〔200〕:賴嬤嬤話“奴才”

《徹解紅樓》〔200〕:賴嬤嬤話“奴才”李紈、鳳姐都忙道喜,原來賴嬤嬤的孫子被選為知州了,賴嬤嬤特來請老太太、太太、鳳姐等赴宴。下邊是賴嬤嬤教訓孫子時說的話:“……曹頫的46件《奏摺》上,每一件都寫著:“奴才曹頫跪奏”字樣。賴嬤嬤上邊的一席話,如同當年曹李氏教訓曹頫一般。曹家,既有軍功,親信,也有奶嬤嬤成份,即使官至三品,五品,但“奴才”的地位是不變的。賴嬤嬤說:“你一個奴才秧子,……

賞析《紅樓夢》中人物關係——主僕關係

四十六回——鴛鴦女誓絕鴛鴦偶中,邢夫人和兒媳婦鳳姐兒商議和賈母討要鴛鴦的事,鳳姐兒和邢夫人說:“依我說,竟別去碰這個釘子去,老太太離了鴛鴦,飯也吃不下去的。那裡就捨得了?”一句“老太太離開了鴛鴦,飯也吃不下去的”足以說明鴛鴦在賈母的生活有中多么重要。其三,晴雯原是賈母房裡的丫頭,分到寶玉房裡,按賈母的原意是留著將來給寶玉做屋裡人的:第七十七回,王夫人攆出了晴雯,晴雯不堪羞辱,病情加重,含冤而死。

珍愛紅樓---賴嬤嬤

從簡單的推測賴嬤嬤是賈母從史家帶來的陪房,一如周瑞家的與王夫人,王善保家與邢夫人,旺兒家的與鳳姐的關係。如果賴嬤嬤是賈母當年的陪房,那在賈母面前自然是不一般的地位了。賴嬤嬤這番話極寫實,很有些真實存在的感覺,也許賴嬤嬤便是另一個賈母吧,她的話,是說出了賈母的話。把美麗的小晴雯送給賈母當丫環,給賈母喜歡的寶琴送花,自然都是她與賈母溝通聯絡的小技巧,偏又做的漂亮,讓賈母喜歡,是深知心意與喜好的。

紅樓夢身份最特殊的人,主子都給他三分薄面,...

紅樓夢身份最特殊的人,主子都給他三分薄面,奴才卻敢這么糟踐他。二是焦大對賈府有恩,在創業之初隨老太爺出過三四回兵,從死人堆里把寧公賈演背出來,偷了吃的給主子,自己餓著,得了半碗水給主子,自己喝馬尿,這份恩賈府是都認可的。賈雨村處理葫蘆案時,出現了一個門子,他無私地向初入仕途、不知深淺的老爺傳授了做官訣竅,圓滿解決了案件,結果不但沒有升賞,反而被主子尋個小事發配了事,原因只不過是知道主子的貧賤經歷。

賴家祖孫三代的升騰浮沉

這簡直就是一部賴嬤嬤自述的“奴隸成長史或成功史”,賴家三代在賈府,頭一代賴爺爺、賴嬤嬤是奴才,靠的是任勞任怨、不講條件和精幹靈活,到了第二代賴大、賴二就當上了榮寧兩府管家,第三代賴尚榮就做州縣官了,一切得益於賈府的“主子恩典”。同時也注重感恩,她的孫子賴尚榮在賈府的幫助下被選出來做了州知縣,賴嬤嬤喜笑顏開,連擺了三日酒,頭一日,便請了賈母等人,讓賈母、王夫人等施恩者高興。

《紅樓夢》里“奴才”兩字怎么寫,細思極恐,...

《紅樓夢》里“奴才”兩字怎么寫,細思極恐,聽賴嬤嬤跟您講。其中,最有意思的是“你哪裡知道那‘奴才’兩字是怎么寫的!”賴嬤嬤大概是書中地位最高的僕人了,屬於有資格在賈母面前坐小凳子的極少數人之一。奴才殺害主子,都要凌遲處死。結果,探春說:“誰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檢點,那裡又跑出一個舅舅來?”探春只認王夫人的弟弟王子騰為舅舅,如果與趙國基這種奴才沾上關係,她這個庶出的小姐地位就更低了。

到底誰在過生日

賈敬誕辰,賈珍要風光大辦,去都外道觀中請賈敬回家受禮。賈敬誕辰席面上,邢夫人王夫人落座之後說道:若細加考察,“來過生日的”不相干的人員當中,不僅僅是賈赦、賈政、賈璉、寶玉等男主子,邢夫人、王夫人、鳳姐兒、尤氏等女主子,他們僅屬“一小撮”。憑此即可放言,其實是底下媳婦婆子奴才小子們,幫赦政珍璉邢王夫人鳳姐寶玉等主子們替賈敬過了生日,開了宴會,坐了席面,享了宴飲。賈府宴會,都讓那些下人“過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