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禹錫|又被貶啦 天亮就出發】相關文章

中華文化—處世篇 . 醒世箴言《名人格言錄》...

韓愈(768~824) 字退之,號昌黎,故世稱韓昌黎,諡號文公,故世稱韓文公,唐朝河南河陽(今河南孟州)人,另有祖籍鄧州一說,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後歷任朗州司馬、連州刺史、夔州刺史、和州刺史、主客郎中、禮部郎中、蘇州刺史等職。天聖元年 (1023) 九月,又貶寇準衡州司馬,是時寇準病篤,詔至,抱病赴衡州(今衡陽)任,病故於竹榻之上,衡州團練副使李迪迎寇準屍靈厝于衡州(今衡陽市)岳屏山花葯寺,妻子宋氏奏乞歸葬故里。

吹盡狂沙始到金

吹盡狂沙始到金——走近大唐詩人之“詩豪”劉禹錫。公元四九三年,魏孝文帝遷都洛陽,劉亮一家也跟著來到了洛陽,這也是劉禹錫祖籍洛陽的來歷。貞元十六年(公元800年),服喪期滿的劉禹錫,進入杜佑(詩人杜牧的爺爺)的徐泗濠節度使幕府,任掌書記。詩的後兩句“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意思是說,現在朝廷中這么的多大官小官,都是我劉禹錫貶出京城後才提拔起來的,你們都是我劉禹錫的晚輩。

中考文言文閱讀·柳宗元傳

元和十年(815),(柳宗元)按舊例被移作柳州(今屬廣西)刺史。那時朗州司馬劉禹錫被移作播州刺史,詔書下達時,柳宗元同自己親近的人說:“劉禹錫有老母,年齡已大,如今他要到蠻方遠郡去做刺史,在西南絕域的地方,來回有上萬里的路程,哪能讓他和老母一起去。如果(母親不去,)母子各在一方,這便成永別。我和禹錫是好朋友,我哪能忍心看他母子這樣呢?” 於是立刻起草奏章,請求把柳州授給劉禹錫,自己卻到播州上任。

種桃道士歸何處?

種桃道士歸何處?劉禹錫經過了十年的貶謫生活才回到長安,現在看到玄都觀里新栽的桃花,很有感觸,回來以後就寫了一首詩:有一些大臣對召回劉禹錫,本來就不願意,讀了劉禹錫的詩,覺得這首詩表面是寫桃花,實際是諷刺當時新提拔的權貴的。劉禹錫又被派到播州(今貴州遵義市)去做刺史。後來,大臣裴度也在唐憲宗面前替劉禹錫說情,憲宗總算答應把劉禹錫改派為連州(今廣東連縣)刺史。以後,劉禹錫又被調動了好幾個地方。

唐詩:《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

唐詩:《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今天跟大家分享柳宗元的七律,《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為什麼這么說呢,看題目《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這是柳宗元登上柳州城樓寫詩,寄給身處漳、汀、封、連,四個州的朋友。寫的就是這首《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一首詩給四個人同時看,這不就是發朋友圈嘛。既突出了整首詩的悲劇色彩,又呼應了詩題中的《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讓人覺得心思縝密,而又盪氣迴腸。

【唐詩成語49】韓愈、柳宗元之“大放厥詞”:...

【唐詩成語49】韓愈、柳宗元之“大放厥詞”:都過去了,還計較啥呢?柳宗元先寫《衡陽與夢得分路贈別》:而柳宗元與韓愈,也通常被人並稱“韓柳”。當然,永貞革新很快就以失敗而告終了,韓愈和柳宗元的命運便都因此發生了重大改變。因此,當柳宗元在柳州病逝以後,時在袁州刺史位上的韓愈也是悲從中來,連寫了《祭柳子厚文》、《柳子厚墓志銘》、《柳州羅池廟牌》三篇文章,極力稱頌柳宗元的為文、為人和為官功績,表達心中哀思。

【詩藝花蹊】 詞牌:杜韋娘

【詩藝花蹊】 詞牌:杜韋娘。詞牌《杜韋娘》原為唐教坊曲名。因劉禹錫詩有“春風一曲杜韋娘”句,宋人借舊曲名和劉禹錫的詩句,另翻慢詞,逐漸演變成詞調。因為詩語譏忿,觸怒了新貴,劉禹錫又被貶為連州刺史。有一天,劉禹錫與元稹、韋楚客相邀到白居易家聚會。這首詩把那些當權的小人氣得半死,因此劉禹錫再次被貶,經多次調動,劉禹錫被派往蘇州擔任刺史。杜韋娘正格雙調一百九字,前段九句四仄韻,後段十句五仄韻。平平平仄,

柳宗元代友遠遷 | 木木文摘

柳宗元代友遠遷 | 木木文摘。而劉禹錫上有八十老母,倘若跟隨劉禹錫遠赴播州,則恐有性命之憂。柳宗元為之哀嘆道:“此去播州路途艱辛,劉禹錫還有八十老母,體弱多病,怎能與他同去?”於是柳宗元立即上書朝廷請求道:“我願意代替劉禹錫去播州,若因此而重新獲罪,我也萬死不辭!”此舉令朝臣大為感動,於是改派劉禹錫到境況稍好的連州任刺史。柳宗元與劉禹錫,就是一對肝膽相照、堪托生死的知交好友。

以《陋室銘》為模板,看廣告人怎么寫好地產文...

以《陋室銘》為模板,看廣告人怎么寫好地產文案|界面新聞·JMedia.和州的縣令負責接待工作,職務雖然比劉禹錫低,但勝在掌實權,劉禹錫又是犯了錯誤下放顧問。於是,縣令給劉禹錫安排到城南,面江而居。這就叫文案,生生把三線城市的普通安居房寫出了首都豪宅的氣勢,這個文案思路流傳了千年,直到現在依然是最為主流的地產文案。劉禹錫去了今天的常德,柳宗元去了永州……,一共八人,個個下放為司馬,人人有份,史稱八司馬事件。

刻薄韓愈和厚道白居易

劉禹錫熬到了憲宗去世,在穆宗、敬宗、文宗、武宗時期,他先後擔任夔州(四川奉節)刺史、和州(安徽和縣)刺史、集賢殿學士(皇室圖書館官員)、蘇州(江蘇蘇州)刺史、汝州(河南臨汝)刺史、同州(陝西大荔)刺史和太子賓客(太子的侍從和顧問)等職務。韓曄為汀州(福建長汀)刺史,後調任永州(湖南永州)刺史,病逝於永州任上。陳諫為封州(廣東封川)刺史,後調任循州(廣東惠州)刺史、道州(湖南道縣)刺史、通州(四川達縣)刺史,卒於通州。

【覓詩記】劉禹錫: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

由此可知,劉禹錫認為最好的花是牡丹,而其他的花,包括桃花在內,品味都不高,所以劉禹錫的這後兩句詩——“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可以解讀為:這些品味不高的桃花,都是我被貶離開京城之後才冒出來的。因為劉禹錫的這首詩寫得太好,所以迅速地被京人傳唱,當時恨他的人覺得終於找到了破綻,於是立即錄下這首詩,前往朝中舉報,同時向有關部門歪解此詩,說劉禹錫寫此詩的真實目的是怨恨憲宗當年對他的貶斥。

“高富帥”柳宗元|人生不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比我早生一年的白居易,27歲考中進士,然後喜滋滋地曬朋友圈:慈恩塔下題名處,十七人中最少年。白居易27,孟郊46,而我21歲考中進士。比如前面說到的白居易,以及和白居易同一年出生的劉禹錫。這次,朝廷把我貶到柳州。於是,我上書朝廷,表示願用自己的柳州換劉禹錫的播州。然而,白居易畢竟是白居易,是那個敢寫《長恨歌》諷刺唐明皇的白居易。《琵琶行》中有句詩,剛好道出了,我一直以來想對白居易、劉禹錫等難兄難弟說的話:

古代男人寫詩,竟然也為撩漢? | 意外

其實唐代也不全是這么虐的基情故事,也有很多為人稱道、一言不合就撒狗糧的CP。因為這條忘了禁止皇帝的朋友圈,下麵點贊的韓泰被貶為漳州刺史,柳宗元貶為柳州刺史,韓曄貶為汀州刺史,陳諫貶為封州刺史。據考證,元稹寫給白居易的唱和詩有182首,白居易回給元稹的詩有212首。翻譯一下,這首詩大意是:讀遍元詩與白詩,一生少傅重微之。正如白居易所言:“小通則以詩相戒,小窮則以詩相勉,索居則以詩相慰,同處則以詩相娛。”

詩豪劉禹錫如何調侃得美人

詩豪劉禹錫如何調侃得美人。詩豪劉禹錫。劉禹錫的小船進入了偏僻的少數民族地區,這裡有好聽並且難懂的方言和唱曲,劉禹錫學著適應,司馬的官不是什麼大官,劉禹錫不在乎那個權力,劉禹錫泡在了讀書寫作上,他將自己寫成了一個理論家和哲學家,並且逐步熟悉了那些地方民歌,他覺得來自於民間的歌子通曉易懂,極富深情,慢慢喜歡起來,並自行加工創作,他的詩歌也就進入了演唱,有了更多的讀者和聽眾。劉禹錫去和州當的是刺史。

劉禹錫靠什麼贏得生前身後名  孫琴安

劉禹錫靠什麼贏得生前身後名  孫琴安。劉禹錫的貶謫生涯比唐代一般的詩人時間更長、磨難更多,無怪乎清人在《論詩絕句》中論及劉禹錫時感嘆:“自比冬青最耐寒,升沉無定七朝官。”因劉禹錫一生經歷過德宗、順宗、憲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七個王朝,而且政治上大起大落、曲折不平,故有“升沉無定七朝官”之句。總的來看,劉禹錫是中唐最優秀的詩人之一,在律詩、絕句方面的成就甚至超過韓愈、白居易,幾乎已成定論。

陋室之外的劉禹錫

陋室之外的劉禹錫劉禹錫(公元722847年),字夢得,唐洛陽(今河南洛陽)人。這首小詩傳開後,武元衡大怒,指使人彈劾劉禹錫“挾邪亂政,不宜在朝”,把劉禹錫貶到比朗州更遠的連州去當刺史,後又調任夔州、和川刺史。白居易一再驚嘆:“詩敵者,非夢得而誰?”“彭城劉夢得,詩豪者也。其鋒森然,少敢當者。”可見劉禹錫“詩豪”美稱名副其實。他的詩主要有諷刺詩、詠史懷古詩、歌頌戰爭詩和抒情酬贈詩。

豪放不羈的詩豪-劉禹錫

豪放不羈的詩豪-劉禹錫。執事者覺得對跟隨“二王”的八個人的處置仍舊嫌輕,仍然不足以彌補他們的心頭餘悸,於是再下詔令,再貶一層,貶劉禹錫為朗州司馬,柳宗元為永州司馬,韓泰為虔州司馬,陳諫為台州司馬,韓曄為饒州司馬,凌準為連州司馬,程異為郴州司馬,韋執誼為崖州司馬。——劉禹錫《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  病從口入,禍從口出。郎州司馬十一年,連州刺史七年,再接著轉到了夔州當了五年刺史。

大唐詩人講演錄(61-65)

元和初,韓愈正在洛陽任五品河南令,用盧仝的話說----“唯有河南韓縣令/時時醉飽過貧家”(見盧仝《苦雪寄退之》詩),韓愈是“醉飽”,而盧仝卻餓著,不難想像盧仝的貧困程度。三月,劉禹錫被委以播州刺史(今貴州/遵義)/柳宗元被委以柳州刺史(今廣西/柳州)/韓泰被委以漳州刺史(今福建/漳州)/韓曄被委以汀州刺史(今福建/汀州),這些地方雖屬極偏遠的“下州”,但畢竟由原來的六品司馬連升兩級為四品刺史。

這兩人前半生事事相同,堪稱中唐詩人第一CP

柳宗元寫了《天說》與韓愈進行辯論,劉禹錫看後提出補充,作《天論》三篇寄給柳宗元,柳宗元讀後,又寫《答劉禹錫天論書》對天命作了進一步的討論——這段故事涉及中唐三大文豪,成為文學史上的一段佳話。柳宗元寫詩贈別:在此前不久,劉禹錫的母親謝世了,柳宗元收到訃聞後,三次派人去弔唁,還安慰劉禹錫“夢得啊,你要節哀順變”,兩人甚至約好了要一起回京。可是,當劉禹錫扶著母親的靈柩走到衡陽的時候,收到了柳宗元的訃聞。

詩豪劉禹錫經典詩詞,23年被貶我又何懼,一切...

詩豪劉禹錫經典詩詞,23年被貶我又何懼,一切挫折皆是詩的養料。王叔文賜死,王丕被貶後病亡,柳宗元去永州,劉禹錫去朗州。劉禹錫的這首詩,寓深刻的思想於縱橫開闔、酣暢流利的風調之中,詩人好像是在客觀地敘述往事,描繪古蹟,其實並非如此,劉禹錫在這首詩中,把嘲弄的鋒芒指向在歷史上曾經占據一方、但終於覆滅的統治者,這正是對重新抬頭的割據勢力的迎頭一擊,這就是劉禹錫,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你不知道的“詩豪”...

你不知道的“詩豪”劉禹錫。此後,王叔文被賜死,劉禹錫、柳宗元等人被貶為邊遠地區的刺史,在前往貶地路上,皇帝覺得還不解恨,另一道聖旨傳來:繼續貶,劉禹錫從連州刺史貶為朗州司馬(今湖南常德)。如果排列一下劉禹錫的好友,首當其衝的非柳宗元莫屬。他和劉禹錫合稱“劉柳”。當革新派一眾人等,再度因劉禹錫桃花詩被貶,柳宗元並沒有埋怨好兄弟。白居易寫了首贈詩《醉贈劉二十八使君》,感嘆劉禹錫這些年來貶謫之苦。

劉禹錫:熬死對手,挺住我們能贏!

劉禹錫:熬死對手,挺住我們能贏!劉禹錫被下放到湖南常德擔任縣公安局局長,雖然從中央被貶到基層,不過劉禹錫的心態卻是相當樂觀。就這樣,劉禹錫踏上了二貶之路,先後被下放到連州、夔州及和州。在和州,劉禹錫被貶為一名小小的通判。卻因為當地的縣令是政敵舊部,劉禹錫處處被穿“小鞋”。一來和州,劉禹錫就被安排住在五環以外的三間民房。劉禹錫用短短八十餘字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氣得縣令差點吐血。

無詩不成唐(三)

中唐是劉長卿、韋應物、戴叔倫、劉方平和大曆十才子的時代,也是韓愈、柳宗元、劉禹錫、元稹和白居易的時代,我覺得中唐至少應該和晚唐平起平坐。劉禹錫做過夔州刺史,白居易做過忠州刺史。劉禹錫做過蘇州刺史,白居易也做過蘇州刺史。白居易離開杭州調往蘇州後,元稹發現杭州人為了表示對他的懷念,“自此一州人,生男盡名白。”   晚唐江南詩人張為製作了一幅《詩人主客圖》,論述中晚唐詩人流派﹐開創後世論詩分派的先河。

大詩人劉禹錫在唐朝文學史上的地位太低,至少...

大詩人劉禹錫在唐朝文學史上的地位太低,至少是“前十強”之一。過去我們對劉禹錫的評價太低,其實他在唐代文學家之林中應居“前十強”之列,他不但是一位大詩人,還是優秀的辭賦作家、論說文作家、小品文作家。劉禹錫(772—842),唐朝中期文學家、哲學家,人稱“詩豪”。後歷任朗州司馬、連州刺史、夔州刺史、和州刺史、主客郎中、禮部郎中、蘇州刺史等職。

道是無晴卻有晴,詩豪劉禹錫不為人知的一生!...

道是無晴卻有晴,詩豪劉禹錫不為人知的一生!劉禹錫,字夢得,洛陽人,生於公元772年,唐朝著名詩人,和白居易共稱“劉白”。後王叔文被賜死,劉禹錫與柳宗元等八位朝廷官員,全部降職調離京城長安,分別貶到西南各偏僻地區,這也就是“二王八司馬”事件。不出意外,這首詩還是得罪了當時的權貴,再度把劉禹錫貶到播州(今貴州遵義)任刺史。柳宗元心念劉禹錫還有八十多歲的母親需要贍養,便上書希望可以和劉禹錫對調貶所。

?身邊有小人怎么辦?

信手,劉禹錫在房屋前寫下:面對大江觀白帆,身在和州爭思辯。劉禹錫的第三個房子在城中,沒有長江水,沒有得勝河,沒有孤帳也沒有柳絮。劉禹錫的《陋室銘》絲毫沒有提及知縣。到和州的七年前,劉禹錫走過一次運,長期被貶來貶去的他,接到長安天子的召喚,要他到京城開文藝座談會。到了長安,劉禹錫跟死黨柳宗元去長安看花。到和州的四年後,劉禹錫又回到了長安。和州的縣令,劉禹錫忽略了,滿朝的文武,劉禹錫卻只看若閒花。

政治鬥爭殘酷異常,失勢被貶的劉禹錫擰不彎腰...

政治鬥爭殘酷異常,失勢被貶的劉禹錫擰不彎腰,二十年笑到最後。在朝廷中,劉禹錫和王叔文、柳宗元、韓曄等人結交,逐漸形成一個以王叔文為首的政治集團——王叔文曾是唐順宗李誦的侍讀,李誦即位後,王叔文得寵。劉禹錫的這首詩得罪了朝廷的當權者,他們以劉禹錫的詩“語涉譏刺”為由,再次將其貶謫到更為偏遠的播州任刺史(播州即今貴州省遵義地區),之後又改任連州刺史、夔州刺史、和州刺史。

劉禹錫 新舊唐書本傳

劉禹錫 新舊唐書本傳

劉禹錫的趣味故事

劉禹錫的趣味故事。劉禹錫玄都觀。在飲酒間,劉禹錫一時詩興大發,便做了這樣的一首詩:“高髻雲鬢新樣,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見慣渾閒事,斷盡蘇州刺史腸。”“司空見慣”這句成語,就是從劉禹錫這首詩中得來的。劉禹錫被貶到朗州作司馬後,經常到桃花源散心。後來,那些有錢有勢有人來了,一到入口處,抬頭看到那塊大石碑,知道司馬大人劉禹錫要保護桃花源,只好悻悻地說:”既然劉司馬題了字立了碑,今後誰也不準拿一草一木!